假设“换头术”既从技术上解决了难题——依照现时科技发展的趋势,技术怀疑论者恐怕越来越少,也通过了法律关口——即使是在“发现”、而非“制定”法律的意义上,并且还取得了一般意义上的伦理宽容——即使移植后的身份问题也不再成为问题,那么,也仍然存在不可绕过的社会问题。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在可供移植的头颅有限的情况下,究竟谁才有能得到这枚头颅,或者说是“重要的”身体得到了头颅,还是“重要的”头颅得到了身体。

光明网评论员文章约稿说明
  • 11月12日,四川雅安市某中学在召开家长会时,由家委会成员向每个家长收取1000至1200元的“感恩费”。

  • 11月13日,哈尔滨市公布了关于对129名党员干部及工作人员为非法营运出租车充当“保护伞”问题查处情况的通报。

  • 有多名网友反映,在个别共享单车企业申请退押金超过两个月后仍未收到退款,但有黄牛声称收取费用可以帮助退款。

  • 无牌照滥放贷款、动辄500%的利率、暴力催收、泄露用户隐私,现金贷到底是金融创新,还是线上高利贷“陷阱”?

  • 电商平台有卖家推出“代点红包”服务,向用户收取1至1.9元不等,卖家通过点击红包帮用户获得“手气最佳”红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