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号难的问题一直存在于一些一线大城市。这些城市集中了全国最好的医疗资源,难免造成权力寻租和利益输送。显而易见的投机利益,推动着各色倒号者前赴后继。一边是没有挂到号的着急病人,一边是坐地起价的号贩子,中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医院,如何从结构上打破这条看似“严密”的链条,有关部门也该是给出答案的时候了。
号贩子的背后有谁的无视于纵容?

  是号贩子和患者在竞争专家号吗?

  号贩子添堵,监管干吗去了

“黄牛依赖”的心理要反思

  黄牛有着一副复杂而模糊的面孔,关于职业成因,不同学术视野有不同解释。历史学者发现,它其实是一种古老职业,社会上早就存在;经济学家认为,黄牛是供需关系产物,其安身之道在于降低交易成本;法律人士看来,部分黄牛有垄断资源、哄抬物价之嫌;公共学者眼中,它可能与资源分配方式、公共管理疏忽、公职人员腐败等有关。不同侧面切入,这些说法都有道理,一个巴掌拍不响,作为一种供需关系现象,需求方的“消费心理”恐怕也值得玩味与反思。详细

黄牛敢说“没有挂不上的号”医院脸红否

  医院放号是为了给患者看病,选择的方式和平台不同也是在为患者挂号提供便利。既不是为了囤号获利,更不是专为黄牛放号,黄牛何至于能够夸下海口承诺其“没有挂不上的号”,而且事实证明又“此言不虚”呢?。任何资源供需出现大的矛盾之后,都无法拒绝黄牛的出现,而黄牛也分为两种,一种是纯辛苦型黄牛,他们同普通患者一样准点排队,靠从窗口花钱拿号然后加价倒卖,这种全凭排队挣点“辛苦钱”的黄牛,既不会漫天要价,更无法保证“没有挂不上的号”,人们对这种黄牛往往也能够宽容。详细

究竟谁在给医院的“号贩子”撑腰

  那打击不力,总可以归咎于医院吧?有过通宵排队挂号经历的患者都知道,队首站着的都是“号贩子”的小板凳,排队的“患者”也看上去凶神恶煞、气势汹汹。寄希望于并无执法权的医院保安或者挂号室的工作人员,恢复正常的挂号秩序,显然并不现实。就连公安机关拿“号贩子”都无能为力,因为法律规定的缺位,造成了“号贩子”钻了“无法可管”的漏洞。当前我国刑法仅对倒卖车票、船票的票贩子有明确入罪规定,但对于倒卖医疗号源的号贩子没有针对性规定。详细

装睡的有关部门何时醒来?

  靠怒斥根绝不了号贩子

  净化前端生态,让号贩子无以寄生

没有号贩子看病就不再难吗

  啥样的医院是最佳医院?中国最佳医院综合排行榜是误导。真正的最佳医院,其实就是居家附近那些看病方便、能看好病的医院。协和再好,与相隔几百公里、数千公里以外的患者可能无关。当外地人吐糟到北京看病难的时候,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也坦言:北京人也挂不上号。可见,在优化医疗资源的前提下,小病下到基层医院诊治,大病向大医院汇集,公众看病或许就不再难。届时,去大医院就诊的病人不再人满为患,号贩子自然也就因为没有了市场而销声匿迹。详细

北京青年报:靠怒斥根绝不了号贩子

  靠怒斥根绝不了号贩子详细

然 玉:净化前端生态,让号贩子无以寄生

  净化前端生态,让号贩子无以寄生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