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天休假”模式的概念自去年8月提出后,社会各界对此评价不一,矛盾的焦点在于“带薪休假”究竟能否全面落实。此次全国旅游工作会议重提“2.5天休假”模式,会上着重强调了要落实带薪休假这一问题。我们担心“2.5天小长假”模式,会否仅仅限于文件或是意见层面的表达?在带薪休假尚不能得到全面落实的情况下,会否只变为“少数人的福利”?
如何保障旅游环境?

  “2.5天小长假”将为乡村游带来机遇

  “2.5天休假模式”要来了,离你多远?

“2.5天休假模式”何以屡遭笑场

  有些劳动者长期自愿加班,“带薪休假”近乎天方夜谭,这其中,有监管是否抵达的问题,也有市场供求关系的问题,需要逐步解决。又如,很多人吐槽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先休息起来”,可能会妨害行政效率,影响社会公平,这种担忧并非多余,但破解之策并不是把公务员强按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而是要真正从权力运行上加以约束。可见,“2.5天休假模式”并非仅仅是每周多休息半天的事,而是牵扯到经济社会方方面面的枢机性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那种单纯的将其视为推动国民旅游的想法,未免太天真。详细

2.5天小长假,多出半天自有意义

  在评价2.5天小长假时,应该有权利视角。一方面,看2.5天小长假是否能够成为带薪休假的补充。如果增加的半天假只是公休的延续,只是让人们每周多出半天休息的时间,那么带薪休假的需求将依然强烈,带薪休假的匮乏将依旧存在。另一方面,看2.5天小长假能否成为普遍的权利。即便,2.5天小长假不能改变整体的休假格局,但毕竟是多出了半天的假期。问题是,哪些群体能否享受到2.5天小长假,这多出的半天假期,是否会影响到公共服务的秩序与质量。只有从权利视角审视2.5天小长假,才能对其效果作出客观而全面的评判。详细

“2.5天休假模式”如何成为全民利好

  “2.5天休假模式”从根本上说,它是因于“激发旅游消费需求”而来。沿着此休假模式的逻辑,固然是可以在旅游时间上创造条件,但是消费需求的刺激,除了时间上的保证外,还牵连到休闲成本、旅游供给等因素。如果在国民收入上不能有相应的提升,如果旅游供给不能提质提量,不能保证一个健康有序的旅游环境,又如何保证“2.5休假模式”实现刺激旅游消费的初衷呢?详细

如何保障带薪休假?

  落实2.5天小长假不能止于鼓励

  “2.5天小长假” 弹性还需带薪休假的刚性保障

2.5天休假模式该怎么开启

  自去年11月份以来,河北、江西、重庆等地相继出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2.5天休假模式,并进行了一些积极尝试。而在今年年初的地方两会中,不少地方政府更是明确提出在2016年鼓励夏季2.5天休假制度。然而,许多地方更多还是在重复上述国办的“若干意见”,这种鼓励更像是一种口头鼓励,而较少有地方政府真正拿出务实政策激励用人单位予以落实。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政策落地还需要在如何“错峰休假”、“弹性休息”上进行更多的积极探索。详细

“2.5天休假”如何成为现实的权利

  尽管有正式的法规依据,带薪休假的规定仍未能得到严格执行,而“2.5天休假”目前只有国办文件作为政策依据,要成为职工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权利,谈何容易?国务院能否为此专门制定一个条例,目前看来不大可行。最“省事”也最有效的办法是,国务院修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将夏季“2.5天休假”确定为一种法定假期(或增设一个集中休假的“避暑假”),与新年、春节、劳动节等并列为国家法定节假日。若能这样,实行“2.5天休假”就具备了比带薪休假更过硬的法规依据和更加刚性的法律约束力,落实起来也就相对容易了。详细

“两天半休假”,像个标题党

  解决员工的休假问题,不能仅靠画大饼,也不能简单渲染老板和员工的对立,而是要客观分析休假所面临的问题。为什么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带薪休假落实得普遍比企业好,不是因为这些部门和单位的领导更有法律意识,而是他们没有经营压力。带薪休假落实比较差的行业,往往也是企业生存压力较大的行业。无视这个客观现实,仅归咎于老板们的道德意识或者法律意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