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当下水救人遭遇“污水害人”

5月16日,温州市苍南县51岁民警张光聪,在下水奋力救起跳河轻生女孩后,因污水呛入肺部而感染得病。网友喊当地环保局长看望英雄并道歉。苍南县环保局长苏中杰随后称会去慰问,“深表致歉!表达敬意的最好方式是把环境保护好。”(5月24日 新华社)

下水救人,却遭遇“污水害人”,委实有几分倒霉。民警奋力救人,本是正能量爆棚的桥段,可“臭水河”的背景色,却转移了话题,让舆论焦点从“见义勇为”挪到“河流污染”上。河流污染,竟让下水成了“高危动作”,这无疑警醒人心。

跳到河中救人,不料因污水呛入肺部,结果感染得病。这般跌宕情节,无意中抖露了河水污染之严重:“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黑臭河里的水,却害人匪浅,竟让人失却免疫力。可以想见的是,当下水都会有染病风险,是否该下河救人,也就成了很考验勇气的难题——除了虑及溺水之危,还得担心污水之下,身体抱恙。

从新闻表述中看,该河“河水很黑,一团团脏东西飘在水面上,散发着阵阵恶臭”。河流臭气熏天,水质必然堪忧。当地环保局长苏中杰对此深表抱歉,谦抑之态,值得肯定,但将改善环境生态,显然不能止于道歉。环境治理,也需“真功夫”。

如果说,下河救人受感染,是对河流污染的曲线“控诉”,那“请局长游泳”的微博发难,无疑是直接的质询与鞭挞。

今年2月,多名网友在微博上开出不菲的“出场费”,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引发社会热议。而苍南环保局长,也在受邀之列。“悬赏游泳”,当然只是噱头,可其中寓含的民意诉求,却不容回避:河流污浊,殃及百姓,治理乏力难辞其咎,官员理应正视难题,裨补缺漏,加快环境整治。

拿“官员是否敢游泳”去评判水质,未必科学,但若河水受污染严重,游泳也就如“冒险”,救人自然裹上染病风险。就此而言,无论是“请局长游泳”,还是救人染病,都指向着对水质污染的拷问。它饱受热议,也暗含公众的现实诉求——对百姓而言,“绿水蓝天”应是诗意栖居的外围屏障,当雾霾污水成生活负累,公众幸福指数势必会被拉低。

污染之下,谁能抽身?民警张光聪的遭遇,显然不是个案。当污水致病的尴尬景象,将见义勇为跟河流污染一并呈现,难免令人五味杂陈:莫非救个人,还得自备潜水设备,“武装到牙齿”,以免染上皮肤病、呼吸淤塞等?

据了解,在今年温州开展的整治中,共排查出600多条垃圾河、黑臭河来。随着环境治理的“加码”,河流水质或能改善。但循序整治,应该以实效对接民众期许,若它缺乏持续性与执行力,民众以“请局长游泳”来表达不满,也就难以消弭。

英雄难过“污水”关,是对河流污染的检举。但愿在民众倒逼下,环境治理能换来生态的切实改善,也祛除公众的环境焦虑。(佘宗明)

[责任编辑:邬庆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