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马想斌

在该养老的时候,为何还要劳作于田间

  6月6日,在上海财经大学举办的“老龄社会公共政策挑战与治理创新”国际论坛上,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张雄教授负责的课题组带来了《2014中国农村养老现状国情报告》。报告显示,超过六成的农村老人不喜欢进城养老。在各地区农村老人持不喜欢态度的比例中,东部是69.5%,中部是68.1%,西部是64%,东北部是67.6%。

  生活不习惯,没有亲友熟人说话,生活费用过高等,都成了农村老人不喜欢进城的因素。但最为重要的原因,恐怕来自于老人内心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按照中国农村进城的逻辑,一般都是农村家庭不遗余力的供养孩子读书等各种途径,努力奋斗到让孩子能够在城市里落地安家,这便算是完成了一个农村家庭的城镇化,也成了讨论农村老人进不进城的前提所在。

  但对于大多数业已进城的农村人来说,整个社会并未给他们太多能够在城市高质量生活的条件。更为准确的说,并不完善的社会保障和并不公平的社会财富流动,让城镇化下的农村家庭难以完成养老的城镇化。尽管进城了,他们依旧生活的很拮据。这使得绝大多数农村老人,眼看着自己子女在城市里奔波,自然于心不忍再为他们添“麻烦”。于是,那些没有亲友熟人说话、生活不习惯的原因,大多成了他们劝慰子女的借口。

  很多人可能不能理解,以家庭养老这样传统方式并未改变的情况下,农村老人进城为何觉得是添“麻烦”呢?除了他们进城为自己增加的生活成本压力外,更重要的是来自于这种基于生活压力所产生的观念。

  所谓观念,有两层含义,第一是传统家庭养老的观念里,“父慈子孝”是家庭养老的一个合理道德逻辑。“父慈”在先,后才有“子孝”。这看似是一种道德观念,实则背后有着经济理性的判断。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双向反馈,实质上反映的是一种特定的隔代经济互惠关系,没有这种经济互惠关系,稳定持久的赡养格局就难以建立。

  这样的观念投放在当下农村老人的思维,便是认为有劳动能力而且能够继续为儿子的小家庭创造价值、发挥余热的老人,一般能得到更多的赡养资源。而那些原来与儿子媳妇关系处理不好的、体弱多病的、丧失劳动力的或者仅能自保的老人,通常不能得到较好的经济供养与生活照顾,尤其是在城市里,每一步都要用钱的时候,他们更觉得这是给自己孩子添“麻烦”。

  于是,“父慈”在农村老人看来,便是继续劳作、继续为家庭贡献财富,直至身体再也扛不住劳动的时候,他们才会觉得,这才到了“子孝”的时刻。但放在过去几十年几百年里,很多农村的老人,年龄到了养老的时刻,绝大多数会安心颐养天年,同样是“家庭养老”,为何老人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呢?

  这便有了第二层观念,农村老人觉得自身的价值,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贬值。这在社会学的概念里,有个专门的名字叫“建构性低价值”。所谓建构性低价值,并不是事实层面农村老人就是一个老而无用的群体,而是农村老人的低价值感是被一种环境和话语所建构产生的。随着城镇化和农村劳动力的向外转移,农村老人成了社会整体被忽略的群体,社会层面对农村老人的观感缺少一个正向价值的评判,同样这也在心理上给农村老人带来了自我效能感偏低的结果。也因此,即便到了养老的年龄,农村老人依旧喜欢回到田间地头,通过劳作来寻找自身的价值。

  而由此也产生了农村空巢老人的社会现象。显然,农村老人不愿意进城养老,不仅仅涉及养老等社会保障的问题,更是城镇化背景下社会发展的难题。所要解决的问题,应当扩展到城镇化背景下社会财富分配的机会公平。否则,当进城的孩子没有优质生活的获取途径,那么农村老人始终都难以进城养老。(马想斌)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