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佘宗明

粗糙的真相,跳不出质疑释疑“内循环”

  在调查了逾两个月后,“6·20”南京宝马肇事案迎来新进展:9月6日晚,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通过其官微通报案件后续情况,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季进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这引发舆论哗然。据《现代快报》报道,有受害者家属表示,对此鉴定结果并不认可,或申请重新鉴定。

  因为视频呈现下的极具冲击力的车祸现场画面,媒体警方两种口径下信息发布的反转,“宝马”加载的“有背景”身份想象,还有肇事司机弃车逃逸等情节,南京这起宝马肇事案甫一发生,就从极端交通事故演变成了公共舆论事件。事发后,“酒驾”说、“毒驾”说、“顶包”说等,纷纷借着揭内幕形式冒出,在舆论湖面激起一滩质疑波澜;而当地警方抛出的“并没有出现狂奔现象”说法,因“狂奔”词眼本就没有明晰界定,与民众对现场车速的观感相悖,最后还被195.2km/h的车速认定“打脸”,也让社会质疑浓度达到峰值。

  在此背景下,当地警方通报肇事司机患有精神疾病,似乎跟公众脑补出的故事发酵“第二季”契合,与黑幕论形成了逻辑闭环:首先,“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一医学专业术语造成的认知隔阂,就容易给人以忽悠的感性判断;其次,很多人虽对精神疾病类型化特征并不了解,但也有着“精神疾病会影响定罪量刑”的粗略认知,有专家也表示,被鉴定为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尽管跟属于不负刑责阶段的、完全丧失辨认和控制能力的精神病人不同,但面临刑罚时量刑或减轻从轻。

  这么惨烈的车祸,这么“奇葩”的结果,当地警方给出的嫌疑人病情通报,自然引发网上一边倒式质疑:有人已将其视作“我爸是李刚”的Max翻版,也有人表示“怎样才能患上这种病?在线等,急!”“猜不中开头,猜中了结尾”……虽说在事故发生后,就有网民觉得,“敢在闹市区车速飙到195.2公里/小时(撞击动能强过火箭筒),这不有病吗”,但此处“有病”的语义更接近“病得不轻药别停”的戏谑嘲讽,而非生理性病征。

  应该说,这层累的质疑声波,也是“民众臆断先行—官方被动回应”造成的信息隔膜的叠加效应。这起宝马肇事案,因掺杂了阶层撕裂下的某些复杂社会情绪,本就容易成为质疑声“集散地”。若当地有关方面在这场舆情危机面前,能有条不紊地及时回应质疑,拿捏好澄清的分寸,讲求传播的时、效、度,或许能将广大网民的惯性疑虑打消。不得不说,当地警方短时间内频密发布案件信息,回应可谓积极,但遗憾的是,无论是稍显简单的单声道辟谣,还是“未狂奔”式的贸然表态,都难以服众,也未达到自媒体时代“有图有真相(证据材料、证明过程)”的取信门槛。

  拿这次通报而言,就像涉事家属一样,很多人也生出同样的疑窦:关于嫌疑人作案时的精神状态,究竟是怎么鉴定出来的?在调查阶段,当地警方又做了哪些工作?但这些并未得以详细说明。平心而论,肇事者有精神疾病,未尝没这可能,这也能构成对其精神狂躁、自伤等反常行为相对自洽的解释。但即便如此,涉事警方也应尽可能公布更多警务信息,以佐证结论,一笔带过的说明显然跟反响激烈的舆情间无法紧密缝合。

  说到底,时下人们对真相的渴求,早已超出了“点和线”的低阶要求,他们要的是真相的“面”。粗糙而不全面的真相公开,注定跳不出质疑释疑“内循环”。在此也希望,当地警方能以更“精细”的信息,化解公众集结在真相追问上的公平焦虑感。(佘宗明)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