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想斌

官员爱迷信,这个如何破

  日前,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称,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白雪山因严重违反政治、组织、廉洁纪律,给予其党籍、行政开除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通报中指出白雪山“长期搞封建迷信活动”。(12月29日《京华时报》)

  与白雪山类似的官员,还有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其罪名便包括“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近些年,随着反腐的深入,落马官员在任上的迷信活动频频见诸于媒体。

  梳理官员的一些迷信活动,大概能呈现四种情况。一是,为求个人升迁而迷信“大师”,从“大师”李一到王林,身边总少不了烧香磕头以求权位升迁的官员。二是因做贼心虚求神明保佑的,颇为戏剧的是,湖北巴东县科技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谭某,在一次朋友聚餐中,只穿了一天的新皮鞋鞋底掉了,他随即找到当地小有名气的“神算”帮他算命,这位“神算”说他印堂发黑,而且新鞋掉底寓意“他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将会败露,会有噩运”。谭某因此主动自首,交代了受贿10万元的事实,后来在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而谭某,亦因此开创了贪官落马的新方式——算命“算”出来的贪官。

  第三种情况是,为保个人权位福祉而装神弄鬼,如李春城,曾将亲人坟墓迁往都江堰后,曾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此外,在一个重大投资项目接连出现不利突发事件后,李安排道士做法驱邪。第四种情况便是政府机关集体参与迷信活动。大多数官员迷信只是私下隐秘搞,所以集体迷信的很少见,但不是没有。据媒体报道,山西交口县竟是县委县府班子集体通过迷信活动以“祈求”升迁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因为自己数年未得升迁,认为是县委大院的“风水”不好,便执意找“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该县数十名党政干部曾齐刷刷跪在香案前,“代表县委县政府”,虔诚地埋下了“镇邪物”和“升官符”。

  官员作为一个无神论的秉持者,却往往陷入到迷信的圈套之中,这是很难让人理解的——以官场权谋的智慧怎么识不破迷信的把戏?抛开围绕大师和迷信活动搭建的政商圈子和灰色利益输送外,官员所面对的更多是财富的不正常积累与官场中尔虞我诈的形态,他们越来越热衷于相信通往财富和权力顶峰的超自然力量,尽管这样的方式在很多时候看上去很隐秘。

  要说这依靠算命这种方式获得的超自然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估计连信奉算命之人自己都未必能说得清楚。一个可猜测的逻辑是,官员在权力、金钱、感情等方面的变数要比一般人多,每个选择都决定需要审慎对待。尤其是官场权位的变化,对于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他们来说,升职往往不是努力工作的结果,而是通过站队和拉关系实现的,到了一定的位置,更相信升职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于是, 很多按风水行事、信奉算命的官员,便会觉得自己不必对公众负责任,只需要烧香拜神、供养算命大师,便可以仕途通达、逢凶化吉。

  从这个角度来看,至少算命“大师”那里能够给他们一定的信息价值。但结果又如何呢?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尽管“大师”王林为其寻找的“靠山石”,试图保刘志军“一辈子不倒”,可终归是锒铛入狱,落得个啼笑皆非的下场。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是封建社会对士大夫的要求,当然这套自我言行的约束显然不太适合当下热衷迷信的官员,因为在官员身上几乎所有的迷信活动都跟腐败相关,那么要破官员迷信就必须先破腐败,当权力没有了腐败的条件,变得光明磊落的时候,官员自然就没有迷信鬼神的必要了。(马想斌)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