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

科学家对科学素养基准的质疑体现了科学精神

  4月18日,科技部、中宣部发布了关于印发《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通知。《基准》一经发布,即受到公众的关注。很快,一些科学家发现,《基准》的某些内容需要商榷,甚至明显存在错误。中科院国家天文台陈学雷等八位科学家专门撰文,表达对《基准》一些问题的意见,呼吁科技部和中宣部组织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进一步的审议和修改。(北京青年报4月25日)

  这8位科学家说,正如《基准》第3条指出的,科学的精神是求真、质疑、实证。因此,《基准》应该是作为一种指南,而不应作为一种只允许机械地背诵和考试而不允许质疑的教条,否则它就和提高公民科学素质的初衷相违背了。认真对待科学家提出的质疑,就是一次很好的科学精神普及。在《基准》中出现基本的错误,这当然是不应该的,但如果有关部门对错误采取回避的态度或者加以掩盖,这是和《基准》所倡导的科学精神背离的。

  一些舆论将关注点集中在科学家对行政部门的“挑战”上,觉得他们胆子很大——就是发现错误,也可采取内部沟通的方式反映,而不必采取公开撰文的方式。这是一种缺乏科学精神的看法。对于科学问题,就应该实事求是,讲是非,而不是权衡利弊,如果考虑到行政部门的权威,以及担心质疑会带来某种不利影响,而不敢把意见表达出来,这就是对科学的矮化,这种环境和观念,会影响整个社会的科学素养提高。

  前不久,常州发生校园与“毒地”相邻事件,有舆论质疑,为何科学家群体集体失语,在这种公共事件中,科学家应该坚持独立发表专业意见,这有利于让公正了解真相,也提高社会对污染问题的科学认知。这种呼吁,其实蕴含着对科学家的期待。把这两件事对比起来,对《基准》进行质疑的科学家,是值得尊敬的。

  从公民的科学素养培养看,允许批评、质疑,是最基本的社会环境要求。因为离开了批评和质疑,就不可能有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进而就会出现没有事实依据、缺乏逻辑、背离常识的谣言满天飞。懂得有理有据的批评、质疑,这应该是科学素养的最核心部分,每个国民都应该具备这种素养,更不要说科学家了。

  由于教育和学术的行政化、功利化,近年来我国的科学家群体的整体形象日益模糊,在一些重大公共事件中,科学家担心惹事而不愿意发表意见,甚至有的为维护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胡乱发表有违常识的意见为利益方背书,这严重损害科学家的公信力,也不利于科学精神的普及。以此来看这次科学家对科技部门的质疑,就难能可贵,众所周知,科技部门掌握着科研资源的配置权,如果在科研项目评审中行政力量介入干预评审,就可能让质疑的科学家没有“好果子吃”。

  我们当然希望这只是无中生有完全没必要的担心。而要彻底消除社会的质疑和担心,就需要科技部门以严谨的学术态度做好两件事。一是对《基准》内容进行开门审查,听取各领域专家的意见,修正错误或不完备的地方,确保《基准》的每一条表述都科学、准确,无可挑剔。二是要检讨、反思《基准》编制中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错误?《基准》编制的错误和近年来教材编写中出现的错误一样,都和行政主导,委托给几个专家编制,然后再由行政审批确定的做法有关。要避免教育和学术中的低级错漏,必须改变这种由行政主导的机制,而由专业的教育和学术机构主导,实行学术管理和评价。不独《基准》编制如此,我国整体的学术管理和评价都应如此,这是回归、重树科学家形象和尊严的关键所在,也才能带动全民科学素养进一步提高。(熊丙奇)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