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

还有多少教师敢履行教育职责?

  网传安徽蒙城“教师与学生冲突视频”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经当地教育、公安部门联合调查,视频反映内容属实。4月21日,涉事的5名学生再次向老师马某某当面承认错误并赔礼道歉,老师马某某也进行了自我检讨并向学生道歉,双方互相达成谅解。

  对于当地有关部门的处理,舆论颇为不解,为何要让老师进行检讨向学生道歉,老师管教学生,何错之有?而当地公安部门和教育部门称,经调查,2016年4月15日晚上,蒙城县范集中学英语老师马某某给九(1)班寄宿学生上辅导课时,因收发试卷不当与学生戴某某发生冲突,进而引发该班学生马某某等其他4名同学参与。如果按照当地有关部门的调查,老师也有不当行为,也就是说有过错,让老师道歉也就“理所应当”,可问题是,老师究竟有怎样的不当行为?由谁来认定?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法律、行政、教育的边界模糊,这是导致目前师生关系混乱,师不师,生不生,师道尊严不再的重要原因。

  对于这件事,首先应该由司法机关独立进行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对学生围殴老师的行为依法进行处罚。但目前,却是由教育部门和司法机关联合调查,调查的独立性很难保证,会受到行政和利益因素影响——当地有关部门完全可能出于息事宁人草草处理。从目前视频中的学生行为看,即便他们是未成年人,也应该依法处理,司法机关可处以行政拘留处理,而学校可给予学生记过等处理,而不能以他们是未成年人就淡化处理,这不利于培养学生的规则意识和法律意识培养,会以自己是未成年人而无法无天。

  其次应该由学校教师委员会调查教师在收卷时,是否有“不当”行为。如果有不当行为,教师委员会可按照师德规范对教师做出处罚,而教师如果对处罚结果不满,还可以提起申诉,要求学校重新组织调查,这是维护教师合法教育权的重要机制。简单地说,就是法律的归法律,教育的归教育。

  对于我国教师和学生的冲突问题,我国通常采取的调查、处理方式,是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调查,因此执行的是行政标准,在这种调查、处理方式中,教师和学生的权利都被模漠视,可以说,在行政治校的办学环境中,教师和学生都是弱者,两者的冲突,是弱者的冲突,如何处理冲突,全凭行政的意见。

  不改变行政治校,教师和学生的权利,都无法得到有效的维护,对于学生,近年来,有学校出台变态校规,把学生当做学习的机器管理;对于老师,正常的批评也不敢进行,担心批评学生引来麻烦。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当权利受到侵犯时,都很难通过正常的渠道维护,而需要采取把事情闹大的方式(网上发帖或找媒体报道),以此引起有关部门关注,有关部门再根据舆论反应进行处理。像这起事件,教师是履行正常的教育职责批评学生,还是真有什么“不当”、侵犯学生权利的行为,这需要调查清楚,否则,还有多少教师敢履行教育职责?

  概而言之,我国学校治理由于缺乏现代治理机构,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治校,学校内由行政说了算,学校行政又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没有学校民主管理机制,缺乏维护教师权利的教师委员会,以及维护学生权利的家长委员会,这让管理者、办学者、教师、学生的权责边界模糊,学生缺乏自由成长空间,教师谨小慎微。遗憾的是,近年来,很多舆论在讨论学校师生矛盾、冲突时,都脱离学校现代治理来对学生、教师提要求,要求教师要有师德,学生要尊重教师,很显然,这很难有什么效果。要让教师是教师,学生是学生,迫切需要推进中小学现代治理和民主管理。(熊丙奇)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