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钟的

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更平了吗

  一款名叫“快手”的视频网站所引发的讨论,最终落在了城乡差异所产生的“隔绝感”。的确,在此之前,我身边没有朋友使用过“快手”,甚至没有人提起过这款软件。然而,这并不妨碍其在农村地区的走红。多年以前,曾有学者下结论称:世界是平的,因为科技和通讯的进步消除了空间和阶层的障碍。但是,现在看来,互联网的普及未必让世界变得更加平。

  相比十年前,我国互联网的用户结构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前,互联网是精英的工具,传播高质量、有增量的知识类信息占互联网内容的很大比例。但是,随着互联网在真正意义上成为全民工具,碎片化、消遣化和浮躁化的内容挤占了更多的互联网空间。当然,知识类的传播依旧存在,知乎、果壳网的兴起足以提供佐证。但是,互联网非但没能打破许多人的审美边界,反而制造了更多的隔绝,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仅就阶层内部的共生与自洽而言,互联网固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就精英群体而言,互联网把人从“孤灯夜读”中解放出来,知识传播的疆界被打破,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变得更加容易了。而对“草根”来说,他们获得自我满足的渠道也更为畅通。如果说之前空间的界限,让“草根”难以自我证明,那么现在“草根”已获得在本群体内自我证明的机会。这个角度带来的疑问是:互联网究竟是打破了阶层界限,还是加强了阶层分化呢?

  “用户至上”是许多互联网企业的逻辑,这似乎也是互联网发展的内在规律。用户需要什么,我们提供什么,看上去这是不证自明的商业逻辑。但是,这恰恰有悖于之前人们对互联网的期待。对一些人来说,上网是一种自我沉迷,除了反复加强自我原有的认识能力以外,并不能拓展新的认识空间。这种现象还为社会达尔文主义提供了支撑:互联网让强者逾强,弱者逾弱,而不是帮助弱者成为强者。

  你可以认为,这些问题不是网络所产生的。城乡差距、贫富差距、教育不公,这些问题本来就存在,互联网只是这些问题的表现而已。这个判断当然没有问题。然而这至少证明了:互联网对消除“隔绝感”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没有之前想象得那么大。很多之前设想的互联网的强大威力并没有发挥出来。就拿流行的网络公开课来说,尽管有了网络,你仍然无法设想一名农村留守儿童主动听取相关课程,而不是用来打游戏。

  互联网在农村地区的普及,改变了许多地方的经济形态。比如,淘宝村兴起的前提,就在于物流问题和渠道问题的解决,很多脱离了土地的农民也因此致富。但是,人们对互联网的期待,绝不局限于这种简单的经济变化,而还包括生活方式的变化、思维方法的变化——世界是平的,就是对这种互联网功能的美好设想。如今,我们不能说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更加坎坷了,不过想象中的“平”尚未实现。

  文明的进步,不光体现在满足需求的一面,也体现在磨砺自我的一面。以满足需求的逻辑使用互联网,无疑是片面和懈怠的。我毫不怀疑,互联网对促进公平、消除文明界限方面所能够起到的作用,但是,互联网的泛商业化却可能扼杀文明的萌芽。它能够满足更多的“需求”,却蒙蔽了迫切的“需要”。相比满足自我和局限的自我证明,互联网应提供更多认清自我和提升自我的机会。(王钟的)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