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印斌

改名后的高校真的能上天吗

  近日山东滨州学院官网发布一则信息,称学校召开更名论证会,拟更名山东航空学院,消息一出即引来网友吐槽,“你咋不上天呢”。据了解,近十年来,全国近2000所高校中,有近一半改过名字。近6年来,我国共有472所大学更名,占高校总数的23%。有学者研究指出,1981至2010年间,全国高校校名“存活率”仅为21%。

  一个原本旨在培养地方中小学教师的高校,即便是此前滨州学院已经设置了飞行学院、航空工程学院、机场学院等院系,真的就能够一飞冲天吗?

  根据教育部2006年《普通本科学校设置暂行规定》,就办学规模而言,称为学院的,全日制在校生规模应在5000人以上。而到目前为止,滨州学院尽管连续两年扩招了飞行学院,2016年该院飞行学院也只是计划招收310名考生。这样的办学规模,乃至师资队伍、教学科研水平、基础设施等等,能够支撑“山东航空学院”这样一个高大上的名称吗?

  况且,只是由一些领导内部开个会、“论证”一番,就要大喇喇启动改名,也不符合程序正义。而由此带来的社会反弹,以及美誉度的损伤,似乎也不是高校所能够承担的。

  这样的仓促与草率,令人遗憾。这表明,时下一些高校虚浮、逐利的倾向已经十分严重。不是去扎扎实实地深耕专业,整合资源,提升办学水平,扩大学科影响力,却总希望一鸣惊人,通过改名等表面功夫实现所谓的“跨越式发展”。贪大求全,恨不得来个“宇宙”之类的宏大叙述,似乎高校的名字有着无穷的魔力,可以帮助学校从丑小鸭变成天鹅。

  而一些地方政府也往往乐于推波助澜,甚至成为高校改名的幕后主导,动辄以行政化的思维来主导大学的建设。表明上看似乎是在热心助学,实则还是政绩思维在暗中作祟。

  其实,高校并非不可以改名,问题是要顺势而为,不可生搬硬套,更不能拍脑瓜子决策。高校固然应该拥有办学自主权,但这种自主权应该体现在活泼的学风、民主的空气,乃至追逐最新科研成果的努力上,一味盯着校名,无异于缘木求鱼。人才如何培养、专业如何设置、教学与科研如何协调……这些都是慢功夫,需要长期、艰苦、韧性的践行,不能急,更不能一名遮百端。

  滨州学院并非不可以填补山东省在航空人才培养上的空白,但首先需要做的不是拿开架势占住一个名目,而是应该先把事情做好。

  风暴眼中,当地媒体罗列了滨州学院在航空方面的诸多努力,比如,2006年设置了飞行技术专业;先后与国航等12家单位“订单式”联合培养航空人才,2015年还买了一架波音客机;等等。这些做法也许很“打眼”,但却并非改名的充要条件,更不能就此断言“滨州学院更名时机已经成熟”。

  说到底,高校热衷于改名,奉行校名“拜物教”,流露出来的仍是深深的不自信。

  而从教育管理的层面看,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似乎也有必要进一步细化规范高校名称,明确改名标准和程序。不仅要内部论证,更要接受外部置评。同时,还应该建立科学有效的高校办学质量评价机制、高校信息公开机制以及第三方评价机制。

  说远一些,近十年间,国内半数高校改名,未免也有些失序。即便不援引国外名校百年校名如一的例子,我们自己似乎也没有必要如此折腾。而在这一次次折腾中,历史传承、文化氛围、大学精神等等,日渐稀薄了。(胡印斌)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