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宗明

“好声音”易主,IP价值:怪我咯?

  这几天,国内综艺圈最热门的PK,大概就是“中国好声音”版权之争。继今年初丢掉“好声音”模式版权后,前四季中国好声音的制作方灿星公司在新一季试图用“2016中国好声音”名称打擦边球,但遭买下好声音版权的唐德影视起诉。二者也进入了版权争夺的拉锯战。

  “好声音”易主,IP价值:怪我咯?

  而今,“中国好声音”第五季和“2016中国好声音”头衔似乎都难保。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日前就此案做出诉前保全裁定,责令灿星立即停止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和相关注册商标。

  中国好声音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选秀节目,其版权之争被导入法律程序后,如今迎来了对案件走向颇具预示性的裁定,且还是由全国首家知识产权审判专业机构——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做出的,想不引发广泛的舆论反响都难。现在好多人就在问:灿星版“好声音”是不是要成绝响了?

  无论如何,对刚开启首场录制、拟在7月份推出的“2016中国好声音”而言,这是挺要命的一击。若无法拿“好声音”的概念包装,那灿星方面大量的前期“借壳”宣传推广投入,也就成了沉没成本,而其后期名称切换的衍生成本也难以预估。毕竟,“好声音”的高辨识度,能帮其在获客层面省掉不少工夫。正因如此,灿星方面才颇不甘心,表示会提出行政复议,不会改名。

  但就眼下看,留给其的转圜空间其实并不大。“法者所以兴功惧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这起版权纠纷在法律上获得“盖棺定论”,并不难。尽管号称“自主研发”的“2016中国好声音”,在原来好声音基础上做了些调整,如对“V”形LOGO做了改动、转椅改成战车等,可其仍在强调与原来版权节目的关系,著作权意义上的“制作宝典”也未跟中国好声音实现妥善切割。

  “好声音”易主,可能有些人没法接受,像微博上就有人说是“养母养大的Baby被生母转手卖给他人”。可这煽情化拟喻,模糊不了“好声音”版权之争里的法律问题和利益关系。

  在法律和现实面前,版权就是版权,市场就是市场,不理顺这些关系,搞泛道德化的单方指控并不道德。在唐德已花大价钱买下好声音版权的情况下,灿星再去蹭“好声音”名头,也是对前者的权益损害。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说法就是:“2016中国好声音”若播出,诸多环节都有可能构成对唐德公司经授权所获的独占许可使用权的侵犯,可能会显著增加唐德公司的维权成本和维权难度,甚至难以在授权期限内正常行使权利。

  事实上,在法治社会,讲究的就是契约正义和权利公平。版权购买,是市场行为,也会遵循“公平竞争”“价高者得”等市场本位的法则。在版权引进模式下,版权合同到期后续约没达成协议后出现版权转手的现象,也再正常不过。而出高价获得了版权,别人就不应再“鸠占鹊巢”。

  好声音作为现象级的综艺大IP,在节目大卖后,据说“模式费”等版权购买费用大涨。这听上去有抬价之虞,可也符合市场自发秩序,它本质上也是版权进入完全竞争市场环境后的估价市场化,只要买卖几方自愿,就没啥问题。

  毕竟,版权本就是创造性的智力成果,对原版权方来说,研发出的哪种模式能火,本就有着很多不确定性,在有些模式大卖的背后或许也有很多模式是“亏本研发”,所以好IP好模式的高市场定价中也有对IP整体研发成本的“代偿”。在国外,有些节目或文学IP就很值钱,动辄卖上亿。

  近年来,随着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渐趋完善,国家打击侵权盗版等专项行动成果渐显,带动版权环境改善,还有资本涌入,我国IP价值也日益凸显。火爆IP的全产业链开发收益,都会令其版权购买费用高企。

  没自主产权,就必然会处在IP购买、版权续约议价的被动位置,可能承受被要高价的风险。这对国内文化企业来说,无疑是对其打造原创版权、优质IP的鞭策。

  而在现有的版权引进模式下,尊重版权价值,对侵犯版权行为保持敏感,包括对版权购买者独占许可使用权的尊重,以版权意识驱散那些“剽窃合理”的窃书非盗逻辑,也该成为社会共识。特别是在法治理念深入人心的背景下,知识产权保护,必须聚合共识,形成反侵权盗版合力。

  也只有尊重知识产权,捍卫契约精神,才能更好地激励智慧性创造。所以在涉版权纠纷案件上,发出更多尊重知识产权的“好声音”,是好事。而好声音陷入“版权门”,是知识产权价值渐显语境下情与法的碰撞,也是对人们版权意识的洗礼。(佘宗明)

[责任编辑:胡晓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