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印斌

“毒跑道”不能总是“茶杯里的风波”

  近日,发生在全国多地中小学的“毒跑道”事件引发持续关注。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3年底,就已经有专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当时虽然引起了一定重视,但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到2015年,全国至少15个城市集中爆发“毒跑道”风波,在当地部门“整改”之后,今年,“毒跑道”再度发生。

  眼见着,“跑道市场”在争议声中日渐扩容,越来越庞大。新华社报道说,目前国际田联认证的聚氨酯厂商,全国有十几家,中国田协审定的也是十几家,但实际在做的有数千家,仅去年就新增了近3000家。市场的指向如此明晰,则“中毒”的跑道只会更多,不然,那数千家聚氨酯厂商是干什么吃的?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聚氨酯塑胶场地都会出问题,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毒跑道”主要出在这一领域。根据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和广东省标准化研究院于2015年12月提交的《聚氨酯塑胶场地挥发性有害物风险监测分析报告》,省内抽样调查显示,总体存在不合理风险的聚氨酯塑胶场地比例高达25%。以此类推,“毒跑道”或许还未到问题高发期。

  出了问题,当然要检讨相关标准的粗疏、法律的缺失。事实上,这也是目前舆论高度关注的所在。新华社报道称,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存在若干空白。无论是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塑胶跑道的某些疑似毒性成分都没有规定。而具体到行业、产业,则更是千疮百孔,从生产、施工,再到监管,几乎每个环节都有出问题的可能。

  当含糊的、乃至缺失的标准遭遇爆发式的市场机遇,必然导致泥沙俱下、良莠不齐。不仅小问题会放大,原本不可能出问题的地方也会滋生新问题。风险,始终就像利剑悬在那里。没有出问题并不是一定没有问题,而只是一种侥幸而已。

  特别是,当风险已被个案证实,甚至成为一种公共危机,亟待矫正的时候,则行政层面的抵制与抗拒往往又会产生强大的阻力。这也是为什么2003年专家已经指出问题,而迄今才重新重视的根源所在。

  这其中,投入巨大,难以下决心叫停是一个因素;利益纠葛,难以断然切掉关联是另一个因素;或者可能还涉及到处于模糊地带的标准、规范等缺乏刚性的问题。但根本原因,恐怕还在于地方政府、教育主管部门究竟如何看待青少年权益。是不是遵循孩子利益至上,是不是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是不是以结实耐用、安全便利为第一原则等等,值得深思。

  涉及到孩子的事情,都是大事情。据人民日报海外记者近日报道,日本对于包括生产跑道材料等可能含有危害性化学成分的生产商,有严苛的资质认定,教育主管部门也有非常细致的指导意见。韩国从今年3月至6月末对所有学校的操场进行有毒有害物质检测,并计划撤除所有问题跑道。英美等国对于校园跑道亦有严格的规范。

  可见,重视云云,不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应该体现为严格的制度体系。既要防范各类问题的发生,更要有矫正的便捷路径。

  目前,一些涉事学校已开始紧急拆除“毒跑道”。教育部也表态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并将利用暑期,邀请环保、质检等部门专业机构对近期新建的塑胶跑道进行一次检测和排查。

  这些来自行政层面的积极举措,让人们看到一线希望。“议而不决”,或者只是在媒体上波澜壮阔,而到了现实生活就变成了“茶杯里的风波”,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胡印斌)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