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聃

传奇的保安硕士说出实用的求职常识

  近日,电子科技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身穿蓝色硕士服的毕业生张永辉格外引人注目。43岁的他是电子科大保安队队长助理,在该校当了17年保安。张永辉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于2013年被电子科大录取成为在职研究生,于今年成功毕业取得硕士学位。保安与硕士研究生,两种社会身份之间的落差,让张永辉一时成为焦点人物。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现在研究生毕业了,仍然想留在电子科大,继续做一名保安。

  读过太多大学保安的故事,譬如“300多个北大保安考上大学”;譬如“重点大学本科生应聘三本院校的保安”,但它们显然都不及这则“硕士保安”新闻带给人的震撼感。令人震撼的,不仅是43岁的张永辉在保安和硕士两种身份间的自由穿越,而是他展示出了一个极其少见的样本:只要有着追求学识和知识的愿望,只要有着他人不及的勤奋与毅力,不论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人都能抵达自己心中的梦想,即便他曾经是一名保安,即便他已经43岁。

  回看张永辉过去的选择与决定,无疑都会招致沸沸扬扬的议论。一如他在今日硕士毕业之后,仍然选择继续做保安。从保安而至硕士,再回到保安的岗位,此种求学过程的意义到底在哪里?继续选择做一名保安,这对已成硕士的张永辉是否是一种人才的浪费?争议会不可避免地产生。或许,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们无权对张永辉的决定说三道四,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独特生活与道路的自由。打量“保安硕士”张永辉的故事,最值得珍视的,其实是它说出的不传奇的流动常识。

  “保安硕士”张永辉的故事,至少可以分为两段来理解。一段是他自保安而成硕士的过程,另一段则是他选择重回保安岗位的过程。就前者而言,保安和硕士看似是不搭界的两个概念,尤其是对于人近中年的张永辉来说,但他依旧漂亮地实现了某种逆袭。究其原由,当然有着个人的努力,但更大的缘由,仍然在于和优质教育资源的“零距离”。大学保安,可以自由出入大学图书馆,可以便利地向大学教师求教,同时相对稳定的工作有利于自己学习备考,进而最终成为硕士。

  不难看见,“保安硕士”张永辉前一段经历说出的常识正是:只要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够被亲近,能够覆盖到每个人,那么即便是底层的保安,也能以求学的方式实现向上的流动。回到张永辉令人诧异的毕业后选择上来,重新去做保安虽不那么符合常理,但可以想见,此种看似低配的二次就业,不仅可以增赋保安岗位本身的技术含量,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社会的板结与固滞状态。这是早被无数次说过的常识:只要基于自愿,即便职业的选择“向下”,其社会效应也是良性的。

  从概率论来分析,张永辉“自保安至硕士再至保安”的经历,当然是少见的,它甚至很难被复制,所以去过度拔高其意义,又或者是去过于微言大义,都无必要。但是倘若简单地认为张永辉是大学里的“扫地僧”,甚至去放大其“43岁”等身份标签,此种解读也流于浅表。每一个人的成功,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每一个人的就业选择,都与社会紧密相关。经由“保安硕士”张永辉的传奇故事,我们更多要做的,还是要发现其中普遍的价值与意义,如此诠释才是掘进式的。(王聃)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