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昌俊

网络词汇无需词典来正名

  近日,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发布了《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对2015年的热词和流行语进行了盘点。像“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等都榜上有名。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和社交媒体的高速发展,各种新词、流行语在不断产生。日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9.6%的受访者会频繁接触网络用语62.1%的受访者建议将有意义和创意的词汇收进词典。

  就在不久前的过去,面对网络词汇和用语的兴起,担心此种新生力量会损坏传统语言纯洁性的声音还占据着上风。但现在看来,这种心态已经大为改观。此次调查,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要求将有意义和创意的词汇收进词典,已经给出了有力的证明。这种调查结果所对应的,显然就是网络词汇正被更多人接纳的现实。

  超过一半的人要求将有意义和创意的网络词汇收入词典,代表的是对网络词汇的肯定与重视。但在今天,重视网络词汇,是否非得要通过将之纳入词典的方式来表现,其实都已经成为一个问题。毕竟,相较于传统词汇的变化速度和路径,网络词汇已有很大的不同。比如,不少网络词汇可能火过一阵就开始被遗忘;比如传统汉语中的新词一般是通过入选词典而被加以确认,从而逐渐被推广、使用,但网络词汇却无需词典这类官方力量的“加冕”,而更多源自自发式生长。因此,纳入词典,已无多少必要。

  汉语的发展,从来就是一个不断吸纳、推陈出新的过程,现有汉语中也含有诸多外来词汇,它们本身是时代文化发展的一种注脚和产物。那么,相较于以纳入词典的方式来体现对网络词汇的重视,更需要的或许是一种观念的开放,即不能先入为主的将汉语设定为一成不变的语言体系,从而放大网络词汇对所谓汉语纯洁性的影响。应该看到,语言的纯洁性,都是相对的,只要它符合社会的使用需求,契合时代的文化背景,新词即是对原有语言体系的丰富,而非破坏。比如,网络语言的流行除了具体的网络场景外,其最大的特点便是表现为高效,而“省力”与“效率”,正是语言规律中的一条强势原则,这应不是以其它标准为转移的。

  以信息社会为背景的互联网时代的来临,语言发展的范式正在被重塑。别说是具体某个词汇的变迁,就如语言这一形式本身也拥有了更多的可能。如去年,“笑cry”的表情就被牛津词典评为2015年度“词汇”。牛津词典部长卡斯帕•格拉斯沃说:“这代表着传统的字母式文稿正在努力达到21世纪交流的可视化、快速化要求。而出现类似表情符号这样的东西来填补二者之间的缝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它具有可变性、迅速性,并蕴含了感情因素。”就此而言,依靠逐渐兴盛的网络文化而不断加速的网络词汇的更新,或许仅仅只是当前交流形式变迁的一种开始。

  除了交流,语言也是思想的外壳。不可否认,当前一些网络词汇,确实给人以浅薄甚至粗鄙的观感。然而,一个词汇的生命力有多长,其语义与现实到底存有多大冲突,或许只能放到一个更长的时间内才能得到公正的答案。在不远的将来,或许我们就将拥有一个专门的网络词汇词典。但前提是,保障对语言变迁的开放性。至于,要不要将网络词汇纳入词典,确实显得无关紧要了,网络词汇无需词典来正名。(朱昌俊)

[责任编辑:胡晓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