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印斌

不妨将“差评”制度移植到景区上来

  据新华社近日报道,自2007年首批66家5A景区被验收以来,十年间,国家5A景区已增至200余家。公众质疑,景区评级越来越随意,导致A级景区过滥。有业内人士披露,当前景区评级从指标打分到专家名单,都有一定操作空间,形成了“活动、公关”产业链,有专门的公关团队,甚至明码标价。

  近年来,国内的5A景区渐入视野,成为引导民众出游的重要依据。不过,与官方等级评价并不一致的是,社会公众对当下的很多5A景区颇多不满。从旅游体验到安全隐患,从旅游服务岛景区管理,从猖獗的野导拉客到难以下脚的厕所……可以说,种种难以遏制的民意不满,正在成为公众面对国内景区裹足不前、乃至选择“用脚投票”的重要因素。

  并不是说地方政府不重视旅游,也不是说国内景区在推动旅游经济上缺乏动力。诸多迹象表明,很多时候,恰恰是地方政府的深度介入,才导致旅游资源的错配,进而使游客产生厌弃。很多地方热衷于突击评A,将大笔经费投入到评级、升级的公关上。这不仅容易滋生腐败,也不可能真正提升景区的综合服务能力,由此导致的游客旅游体验差,并不奇怪。

  据报道,前不久被撤销5A景区的重庆南川区神龙峡风景区,运行仅一年就获批国家4A级旅游景区,成为4A不足两年即获批国家5A级景区。而根据相关管理规定,被公告为4A级三年以上的旅游景区才可申报5A级旅游景区。这样的“火箭式”升A,显然有违规之嫌。而此番被摘牌,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神龙峡风景区确实存在问题。

  景区重金砸向评级,却每每都能如愿,这至少表明,当下的景区评级在制度设计上确实存在问题。一方面,主要依靠行政力量主导并推动的评级,必然产生设租与寻租,且愈演愈烈。评选机构依附于国家旅游行政主管部门,身份难言独立,而其本身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也使得评选过程乱象丛生。

  据报道,此前落网的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就曾为多家景区评选4A或5A提供帮助,受贿、索贿数百万元,其中不乏全国知名景区,如安徽绩溪龙川风景区评选5A级景区等。可见,业内人士关于景区评级中存在灰色产业链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堂皇的盖子下面究竟有多少龌龊,想必不难猜测。

  另一方面,评选过程的不公开、缺乏公众参与,也有违公平正义。一个景区究竟怎么样,游客最有发言权,而在目前的评价格局中,游客满意度的权重显然过小,而且往往还容易被操弄,真实的民意很难参与对景区的评价。至于游客的日常投诉等等,更是很难撼动一个个堂皇的4A或5A景区。这样评选出来的4A或5A,当然缺乏倾听民意的动力,反正民众也不可能对其监督。

  可见,目前行政化取向的景区评级该改一改了。评级当然可以搞,但要更公开、更透明。对景区的评价应该更多的听取民意,而不是搞搞花架子,甚至以官意替代民意,从而将景区搞成个别官员的政绩工程。

  为什么老百姓在淘宝上给出的“差评”都会让店家大伤脑筋?很简单,任何评价在这里都是开放、可查的。既如此,为什么不可以将“差评”制度移植到景区评价上来?这样,不仅政府省了心,管理也会真正起效,而景区也会在公众不乏严苛的评价中反躬自省、提高服务水平。

  总有人抱怨国人出国游增长过快,其实,撇开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产生的刚需之外,旅游体验应该是理解这一现象的钥匙。(胡印斌)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