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宗明

“坑人成自我挖坑”的舆论制衡规则

  “高校女教师刘伶利患癌遭开除”事件,被曝光已逾一周了。对事发高校兰州交大博文学院的校领导来说,这一周或许很漫长,度日如年般的漫长。

  因为违法开除刘伶利、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还有人事处领导放狠话“别跟我哭,我见多了”,校方付出了沉重代价——学校在官网发致歉信,人事处领导被停职,院长陈玲等赴刘家当面道歉,校方赔偿50万元……但这些赎罪性动作,仍难消除公众的怒火,该院院长陈玲被网民“人肉”,算是仍在为当初那个冷血的决定“偿债”。

  网民“人肉”,起于某种自由心证基础上的自然正义观:“自作孽不可活”,虽然校方及有关校领导道了歉、撤了决定、赔了钱,可毕竟那一纸违法的开除决定,无异于勒紧了那条挂在刘伶利脖子上的“绝望”的白绫。而今逝者长已矣,校方迟来的处理,虽是好事,可从救急救危的角度讲已于事无补,而学校声誉也宛如被折了的纸张,皱了就很难再彻底抚平了。更何况,校方态度的陡转,明显是以媒体曝光为拐点的,这难免被更多地视作舆情危机应对之举,而非发轫于“良心发现”的悔改动作。

  “挽弓当挽强”,公众的怒火,总会自觉地先喷向那些罪责难逃的主事者。涉事学院院长就遭到了网民“揭老底”,尽管她在承认校方处理失当之外竭力澄清,校方不知刘伶利患癌,开除决定是集体拍板,可就算患的不是癌症而是其他疾病,校方也不能违法将职工开除,这是常识。身为开除决定生效的决定者、拒不履行法定义务的民办高校法人代表,她也难辞其咎,很难将自己从开除患癌教师的责任链中摘除。

  事实上,她被起底的身份、扒出的荣衔,在网上太容易检索出来:如她2011年被“2011中国高等教育品牌总评榜”评为“中国会责任教育家”,2013年5月在“中国民办教育家协会成立十周年庆典”暨“全国民办教育表彰大会”上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民办教育人物”……

  但眼下还有媒体曝出,其博士头衔及学术身份都存疑,而为她颁发荣誉称号的“中国教育协会”、“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中国民办教育家协会”等,都是民政部公布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

  本来作为一院之长的陈玲,有着“立法委员会委员”称号,还戴着一连串“中国××”的荣誉,包括“最具社会责任”“感动中国”之类的道德旌扬,可其治下的学院,却做出对患癌女教师“甩包袱”的无德与枉法之事,就挺讽刺:如果说,那些光鲜的荣衔是高高举起的“铭功”石头,那开除患癌女教师无异于用这些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用于鼓掌的巴掌,现在全都用在了打脸。

  而被扒出荣誉来自山寨社团、博士头衔可能系捏造、其学术著作竟横跨很多不相关领域等,则更是被打脸近乎打肿:人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在厚德之名下行背德之事,那沽“名”也就是给自己挖坑。就像古代装孝子,私底下却是“举孝廉,父别居”,那难免贻笑世人。“阳光下越是暗色调的东西越显眼”的反差效应,终究是确切存在的。

  实质上,在刘伶利事件上,有很多自我标榜和真实所为之间的巨大反差:本该作为人文精神高地的高校,对患病女教师视同“盲肠”急欲切割,这是荒诞之一;该校自奉“全国十大知名品牌独立本科院校”,其校训中还有“博衍明德”字眼,这是荒诞之二;而院长陈玲的光鲜荣誉,则为这“名”与“实”两端早已失衡的的天平,再添失衡的砝码,此为荒诞之三。

  本来这些荒唐让人很难理解:尽管那些荣誉都是“溯及既往”而非预见性的评价,可本应“为人师表,行为世范”,戴着“最具社会责任教育家”帽子的校长,怎么就能做出这么冷血的事来呢?而今,多数荣誉来自山寨社团,算是为这种悖谬提供了逻辑自洽的解释:原来这些荣誉本就挺“水”的,其可信度也并不高。很多人起初觉得,无责任感之人获“最具社会责任”的荣衔,也是对荣衔的玷污,现在觉得,这些荣衔兴许本就没多少分量可言,也跟涉事获奖者的德行配一脸。

  而该院院长陈玲被扒出的“黑料”,跟开除多名患病教师的行为一起,合成了印证这所民办高校乱象频出的逻辑闭环。本质上,这也是解剖民办高校办学乱象的一只麻雀。

  而对于涉事院长而言,“坑人”的做法终成自我挖坑——其行为污点成了被人肉的索引,这也遵循了牵引舆论制衡规则的果报论。

  在网络时代,道德评判的显微镜,早就成了人们的内置瞳孔,对公众人物来说,哪怕“恶小而为之”,都很难避开舆论指斥的“飞刀”;且很多时候,你朝一个无辜者扔去一支飞镖,就是将自身摇身变成靶子,千万支质疑乃至唾骂之箭会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网民还会“迂回打法”,揪出当事人360°里的“死角”去穷追不放:早前因在车祸现场露笑脸引质疑的“微笑局长”杨达才,就被网民扒出名表;如今涉事院长因开除患癌教师,被扒出荣誉注水、学历或不实,都是公众的围观制衡法。

  “出来混迟早要还”,这是舆论制衡的常见规律,而若混得的还有虚名,混时还曾伤害弱者,那要还的道德成本必然会更高。(佘宗明)

[责任编辑:曹艺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