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想斌

去边界的互联网 垄断一说从何谈起?

  互联网出行已经撬动千亿级市场规模,易观预计2016年,互联网出行市场交易规模为1,712亿元,到2018年将达2, 659亿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滴滴出行宣布收购优步(中国)后,立即成为市场和公众热议的对象,而其焦点在于在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是否会带来市场垄断,一些公众从补贴减少的心情简单地认为这是垄断的结果,而从共享经济的潮流、从整体出租车市场看,专家认为,认为滴滴、优步网约车联合必然导致垄断的推论是过于简单。(9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

去边界的互联网 垄断一说从何谈起?

  短短一个月,关于移动出行的风向,在中国互联网的世界里已经变换了好几个位置。当网约车合法的消息传开,人们为能够低价享受到优质的服务而欣喜,但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后,人们开始了垄断的担忧。其后,商务部一月之内三度回应对滴滴进行反垄断调查,又加深了人们对垄断的成见。

  在一些用户与公共管理者的思维逻辑中,价格成了衡量一切的唯一筹码,这包括对新兴的共享经济的评判。于是,你免费,你就好,但你贵了,涨价了,所以你就是坏蛋。只是,坏蛋这个词略有贬义,便换成了一个专业术语,叫“垄断”。

  当然,作为网约车行业的两位“大佬”,滴滴和优步中国的合并,几乎让中国打车软件市场90%的份额集中到一个平台之下,垄断的质疑在所难免。但法律对垄断的定位,并不是依靠并购进行的。按照立法初衷,《反垄断法》原则上不反对企业通过正常市场经营以及合并等方式做大做强,甚至获得垄断地位,主要反对的是利用垄断地位从事排除竞争、限制竞争的行为。如果更通俗的讲,一个企业是否垄断,要看它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而这一前置条件是,如何定义“相关市场”。

  如果按照传统工业时代对产业与行业定义,那么就整个出行领域来说,网约车所隶属的交通行业,根据麦肯锡的行业报告,2015年全国城市出行约4000亿次,总体市场规模约8600亿美元,而共享出行渗透率还不到1%,如果谈垄断,高铁、地铁那是真正的合法垄断,刚刚才获得生存合法性的网约车其实根本没资格。

  如果我们将滴滴与优步中国的合并,就死死定义在网约车的范畴,那么相关的市场,是否能够产生从事排除竞争、限制竞争的行为?

  众所周知,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打破了工业时代的行业细分,产业已经无法描述商业活动,那些曾经被我们熟悉的产业与行业的界桩,如今到处都在松动,到处都在坍塌。而新形成的,则是一个互联网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行业与行业的边界、组织与组织的边界、产业与产业的边界,都将不复存在,一个用户的需求点,可以横跨好几个产业,甚至这样的横跨,是移动的,可变的,而不是固定的。

  于是,一个网约车的平台,在自己的生态系统里,所链接的商业行为,并不是唯一的,并不是确定的,也因此很难产生限制竞争的行为。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很多人认为,与滴滴形成竞争的易到用车,都是出行行业的竞争者,但滴滴可以通过共享的广告信息进行盈利,而易到可以通过生态产品,如影视会员等进行盈利,那么这二者之间又如何有限制竞争的行为,甚至如何形成针尖对麦芒的竞争呢?没有了这些,如何行使“市场支配地位”?

  换个更简单的表述,那就是在开放与破界的互联网世界里,或能够获得垄断级的市场份额,但很难获得垄断性的权力。这点,从近些年的互联网企业并购案中可以看出,诸多的并购的确加强了他们的市场地位,但从来没有一家令人恐惧的新巨头。纵然是三大BAT在中国互联网江湖里占据龙头老大的席位,但他们的存在,并不是支配市场,也支配不了市场,新经济依旧蓬勃发展,不断进行了社会创新,不断提高着社会效率,不但促生着新的优质的用户体验。

  这正如腾讯与360那起著名的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中,最高法院判决书写道:“反垄断法所关注的重心并非个别经营者的利益,而是健康的市场竞争机制是否受到扭曲或者破坏。”(马想斌)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