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浩月

罗布泊,被城市文明进击的死亡之地

  惊悚悬疑小说家周德东,新近推出了长达百万字的《禁区左转90度》的前50万字,这本新书旗帜鲜明地打出了“探险小说”的旗号。在去年初,周德东曾连载过一本过百万字的《罗布泊之咒》,《禁区左转90度》被作者定义为《罗布泊之咒》的正传。两本书加在一起,周德东拟用200多万字的篇幅来讲述罗布泊。随着这个题材被新派系文化与腾讯影业签下,准备开发一系列影视剧,“罗布泊”将成为闯进影视制作工业的一个引人关注的关键词。

  罗布泊会令你想到什么?关注旅行与探险的人,会想到彭加木与余纯顺,关注地理的人会想到“地球之耳”、“死亡之海”,爱国者会想到毛泽东在那里试验的核爆……但进入新世纪之后,罗布泊的确成为一个渐行渐远的地名,与之相关的神秘主义,也逐渐湮没在兴盛的小资文化与对舒适旅行生活的追求潮流当中。但对许多年届中年的读者来说,罗布泊象征着宏大的理想主义,对陌生区域的渴望与探索,对自身渺小的不羁挑战。

  写罗布泊的故事,首先作者就要肩负起一个沉重的历史责任,有能力重新打开光鲜明媚的城市之窗,再次走进广袤、隐秘、危险的罗布泊吗——哪怕是通过文字的形式?可以重启新一代年轻人对罗布泊的好奇,甚至怂恿他们动用新科技手段去尝试征服罗布泊吗?最重要地是,一位作家的文字,在面对悠远、沉重的罗布泊时,他能够克服那些总忍不住想要飘起来的情节,耐心给大家讲一个深邃的故事吗?

  周德东不着急,他在慢慢勾勒故事的骨架,在用完全当下的、现代的、甚至是网络化的语言,架起一条城市读者与罗布泊之间的无形船舰,阅读过程的开始,就是运送过程的开始,《禁区左转90度》成为一部阅读了开头之后就忍不住好奇想要跟进下去的目光探险,作者用独特的周氏美文的魅力,渲染着一个他脑海中那个比真实的罗布泊还要壮观、还要幽冷、还要充满死亡气息的“文学罗布泊”。

  一个带有复仇意念的男青年,与一行男男女女组成的罗布泊探险队,带着现今的装备走进了罗布泊。他们分别有着自己的历史、独特的情感背景、迥异的性格,而罗布泊是这伙年轻人充满刺激的新的“伊甸园”,在罗布泊里,友情与爱情,团队与个人,过去与现在,都开始重新洗牌排列……罗布泊的地下城、牵动众多人命运走向的鹦鹉、真人本体与复制人,在罗布泊的表面之下,是一个陌生的、无序的、疯狂的世界,但这个世界又不是凭空捏造的,它与人性深处的某一处存在勾连,这也是为什么罗布泊题材有着专属于它的魅力之处,因为,许多人的内心,都藏着一大片自己都无法觉察的荒芜、苍凉的罗布泊。

  科技的进步与文明的发展,在不断泯灭着人性里的野蛮、嗜血本能。过去在蛮夷地区,时有变态杀人案甚至食人事件的发生,随着城市文化的强力蔓延,尤其是互联网文明的无缝入侵,如今再偏僻的地方,都能时刻感受到全世界的人同时站在一个维度之上。科技与人文的双管齐下,其实是对人类有着阉割功能,阉割掉那些不适宜群体生活、不适用于未来发展的人性阑尾,把每个人都监守于规则之下、文明之中。那个没法见到阳光的人性深井,就这样慢慢地被盖上了,直到有一天,人类真的成为头脑发达、四肢无力的栖息动物,人性之恶或许才会被真正全面扼杀。

  在这个趋势下观看《禁区左转90度》这部小说,可以等同于认为,周德东在费力地打开那个被不断遮掩的人性深井的井盖,读者可以从书中不同人物身上,看到自己的倒影,会在阅读过程里的某个时刻,无意识地感到牙齿打颤,那是因为你在干戈、小题、夏邦邦、莉莉娅、赵军等其中的一个人身上,发现平时被自己掩藏起来的特质。这部小说无形中具备了“双鱼玉佩”的功能,人物跨过纸页,到达读者的五脏肺腑之内,制造出了一个可以被读者感受到的自我……这很惊悚,也很真实。

  过去几年非常红火的是同为探险题材的盗墓小说。“盗墓文学”已经形成,但“盗墓文化”在遭到了一些影视业人士的质疑。之所以“盗墓文学热”能够形成,是因为这个系列的作品满足了读者内心深处一些无法延续的需求。现在,周德东以一人之力开垦着有无限创作可能的“文学罗布泊”,他的罗布泊写作能否像“盗墓文学”那样形成更大的全民话题,还有待跨媒体作品阵容形成之后再次检验。但有一点确定无疑,国内探险小说走到周德东这里拐了一个弯,他所开创的探险小说写作新方向,将会吸引更多人的关注。(韩浩月)

[责任编辑:胡晓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