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宗明

谣言止于智者,可传谣者也总自以为“智”

  总“躺枪”于谣言的赵薇,这次又被谣言找上门了。之前是“共济会”,这次是“资助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为此赵薇方面发布声明,称这是“超现实、荒诞不经、耸人听闻的谣言”,称自己“真的承载不了这个所谓的世界级谣言”。

  让赵薇中枪的,都是“世界级谣言”。而连着谣言的,还有顺着假想因果链衍生出的“爱不爱国”的无厘头解读。这种从造谣、传谣到泛政治化诠释的全套作业,生动阐释了什么叫“有污点要黑,没有污点创造污点也要黑”,至于黑的意图是诛心,还是将人批倒批臭的株连三观,就不得而知了。

  说起来,“赵薇资助希拉里竞选”的谣言,编造起来也挺容易——谣言和谣言总是曲款相同,有着差不多的品相。上次公众见到这则谣言时,它还是在美国大选如火如荼、“民主党邮件门”发酵之际,当时挨了“给希拉里政治献金”这么一枪的,主要是些中企,包括民生银行、复星集团、壹基金、阿里巴巴等,当时靶心对准的还主要是马云,说是他要“晋身总统‘超级朋友圈’”,赵薇还没入列。

  这次美国大选落幕,它又摇身一变,由头变成“希拉里竞选团队开始清账散伙,同时公布了收到的竞选资助的资金来源,中国是继沙特之后第二大外海政治献金来源”,说得煞有介事,内容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那些中企二度中枪,但这次又多了句“来自于中国大陆最大额的个人政治捐款人是女影星赵薇”。可见造谣是门技术含量不高、重在添油加醋的活儿。兴许给这传言文末再配个“赵薇看了会沉默,薇迷看了会流泪,不转不是中国人”,那就完美了。

  总有人说,“谣言止于智者”,赵薇的辟谣声明里也有这么一句。说得挺对,可问题是,不是所有人都是智者,“几亿神州尽舜尧”那是童话,要是都是智者,还要诽谤罪干啥?

  谣言特别是阴谋论式谣言,基本上都会呈现出无据、东拼西凑等特点,就像 “罗斯柴尔德家族暗中统治地球200年”,就遵循了心理学者迈克尔·舍默曾归纳的阴谋论典型特征——宣称的阴谋涉及范围广,动辄“控制了整个国家、整个经济命脉、整个政治格局”。对具备基本常识和判断能力的人来说,对其辨伪不是难事。

  但在智力细分市场,总有些特定圈层会对其特别受用,谣言就像传播学上讲的“魔弹”一样射向了他们,他们毫无抵抗力。被阴谋论、幕后说填平脑坑的信谣传谣者,还总自以为“智”、觉得真理在握。谣言本就自带逻辑闭环特质,让人脑子陷入死循环,处在谣言小众化受众市场的他们,也会在同个认知圈层内自我强化:他们脑海中被阴谋论阐释框架统辖的认知图式,很难接受“阴谋”以外的信息,在他们看来,只要是想法异己的,那就是被阴谋给蒙蔽了。

  这也是赵薇辟谣面临的现实困境:疑者恒疑,你辟谣吧,他说“清者自清,干嘛一点就炸这么敏感”;你不辟谣吧,他会视同默认,“看,没话说了吧”……他们用谣言逼着你自证清白,可你一自证清白,就落入他们下的套了:你怎么做,他都能花样找茬。

  事实上,谣言总是反逻辑的,罔顾事实的“另一面”是其基本表征:像部分中企十余年前给克林顿基金会捐款,是置于中国政府2004年起跟克林顿基金会在防治艾滋方面开展了深度合作,当年它就成为首个同中国卫生部签署谅解备忘录的非政府组织的大框架下的。但谣言会选择性屏蔽这些重要信息,会罔顾克林顿基金会是于克林顿卸任后设立、跟希拉里参选已隔十余年的背景。

  而所谓“献金说”,若知道更多常识,也不会被带到沟里:公号冰川思想库就“科普”道,美国法律禁止正当和候选人接受外国人、外国机构的政治捐助,美国政治捐赠法律对个人捐赠也早就设有“基本捐款限制”(对每位候选人单次竞选捐款不得超2600美元),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会对竞选团队经费筹集情况严格监管。

  但谣言制造者恐怕不在乎这些,他们要的效果,或许在大V、大号的传播和100000+阅读中达到了。这就需要传播平台和网络谣言长效打击机制能更积极地发挥作用。像两度中枪的阿里巴巴就不甘沉默地表示,微信成了最大的“谣言传播机”,改变了谣言的DNA,呼吁人们要辟谣不要指责,并帮微信一起找出造谣者。谣言搭上互联网传播平台的快车,确实有了“恶风凭借力”的效果。基于此,公共治理显然要更精准打击,而平台方也要依法强化源头治理,纳入大数据监测和权威辟谣机制,集纳众力治“谣”。

  对公众来说,常识也是将自己跟阴谋论爱好者撇清的认知分界线,多些常识化判断,少用“清者自清”的高标去绑架谣言受害者的辟谣选择,也是三观正常者的必备素养。(佘宗明)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