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昌俊

“互害式生产”只能导致自己X的自己不吃

  陈明(化名)站在已经干涸的鱼塘前,满不在乎地说,“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11月底,天津塘沽周围的过百鱼塘有些荒芜,堤岸上丢弃的空药瓶已经发黄。陈明的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

  早在月初,此地的大部分鱼塘就已经出鱼,通过鱼贩子的货车进入批发市场。而养殖户陈明却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很明显,该新闻属于前不久北京超市“活鱼下架”事件的“后续”。

  抗生素、兽药、消毒药、中药、植物用药……为了保证鱼苗的成活率,养殖户也算用尽了“洪荒之力”。但如此多的药,对人体“有没有害,还真不知道”。而在当地养殖科工作人员眼里,这些养殖户“规模都太小了,可能一年都检查不到一次”。

  种种事实证明,渔业养殖无论是在饲养环节还是监管环节,都呈现出失控的局面。在养殖户的口中,公众再次听到了“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的声音。而类似的“自己X的,自己不吃”,似乎已经成为食品领域的普遍心声。翻阅以往类似的新闻,诸如“农民用剧毒农药种生姜姜农自己不吃”、“种植户种菜,喷洒农药,自己不吃,卖给别人”、“商贩售卖漂白芋头自己从来不吃”、“污染河水种菜 只卖别人自己不吃”等等,早已屡见不鲜。

  然而这些被媒体曝光的,或还仅仅只是食品安全防线突破和食品安全感式微的冰山一角。这些种植户、生产者不约而同的心声,无意间道出了食品安全的“公开秘密”——很多时候,食品是否安全,享受知情权的仅仅只是“制造者”,或者就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生产的食品是否真的足够安全,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自己不吃”。

  可无法回避的是,没有人能够在这种生产者“自己不吃”的食品安全环境中独善其身。因此也有人将这种状态称为是“互害社会”的典型表现。是的,我们大可指责这些养殖户没有“道德的血液”,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惜出售“有毒”的食品。但太多的事实证明,道德式的指责乃至法律责任的追究,都未能从根本上扭转这种“互害式生产”的蔓延。

  一如这次媒体报道的渔业养殖,当“无证养殖”成为主流,当安全不明的活鱼能够畅通无阻的流向市场,期待养殖户能够“从善如流”终究只是一厢情愿的道德式空想。市场监管的疏漏,食品安全可追溯机制的缺失,养殖行业的产业化滞后等,或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这些问题其实包括监管者在内,大家未必不知道,只是有效的纠偏行动该如何开启?

  从养殖户“我们自己不吃”的话语中,不难明白,社会对于食品安全的要求其实已经很低,就是生产者自己敢吃就行。可让人沮丧的是,这依然只是奢望。(朱昌俊)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