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昌俊

雾霾应急预案不能太任性

  1月30日夜间22时许,石家庄市政府下发紧急通知,决定自12月1日8时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Ⅰ级)响应,中小学、幼儿园停课。而12月1日凌晨2时多,石家庄市政府又临时通知各中小学、幼儿园不停课,只是停止一切课外活动。夜间22时发布紧急停课通知,本来就显得是不按常理出牌,结果4小时后,又再次取消原有停课通知,只是改为停止课外活动,所谓“朝令夕改”或莫不过如此了。

  众所周知,公共应急预案往往牵涉到整个社会运转模式的再调整,其涉及面之广,影响面之大不言而喻。仅仅是雾霾应急预案中的“停课通知”,一发布一取消,对于无数个家庭和学校的影响都不容小视。更为重要的是,如此“朝令夕改”的做法,不仅严重损害应急预案的严肃性,长此以往还将降低市民对于应急预案的固有心理预期,令应急预案的社会执行力打折扣。然而从更大的视野来看,仅仅是与雾霾有关的应急预案,出现如此近乎“儿戏”的做法其实已经非首次。

  如2013年12月22晚,天津市环保局曾在官微发布发布Ⅲ级(黄色)重污染天气预警,并提出从23日零时起按照日期末尾数确定机动车限行尾号,然而,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天津交管部门却宣布“限号政策暂不执行”。结果闹得市民无所适从,引发强烈吐槽。除此之外,前不久环保部派出督查组对山西南部等地区的雾霾应急响应情况开展专项督查时也发现,一些城市仍存在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措施落实不到位的情况。如山西省临汾市,启动污染预警级别明显偏低,启动时间滞后。

  说到底,无论是应急预案的“朝令夕改”、各部门之间的“打架”,还是落实不力、反应不及时,都是应急预案启动机制不协调、不成熟的一体多面。若说应急预案因为是应急,出现紧急发布情况尚算情有可原,但一旦信息发布出现“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窘况,甚至政出多门“闹乌龙”,那显然就只会“越应越乱”,反倒成为社会的负担,理当零容忍。

  因此,正如此前相关专家所指出的,完善应急预案,首先要保障启动流程上的规范与制度化。最关键是各部门之间的权责分配,比如天气信息上报权、预案决策权、信息发布权等,就必须做到既分工合作又紧密有序。无论是“越位”还是“缺位”,也都应有相应的责任追溯机制。其次,在预案信息发布上,更要有服务意识和市民视角,少一点“半夜鸡鸣”式的突击发布,尽量给社会留足准备空间,减少应急预案执行给社会带来的麻烦与不适。

  环保部早就要求,对应急预案启动不及时、应对工作不力的单位和个人,要严肃追究责任。就个案而言,石家庄的“朝令夕改”式做法,也已然属于“应对工作不力”,理当有人对此负责。且临时调整预案的问题到底出在哪,也应该给市民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并向社会作必要的道歉。而在雾霾治理成为常态化的当下,各地更应从这样的“反面教材”中,汲取教训,举一反三,真正让雾霾应急预案能够实现初衷,不至于成为让社会生惧的麻烦。(朱昌俊)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