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钟的

教材如何成为大学生“不能承受之重”

  “花了700多元,教材还是没买够。”这是云南某高校法学专业大一学生卢小林的烦恼。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高校大一新生购买教材的开销较大,不少学生到二手书店或复印店购买盗版、影印教材。不少学生认为,统一订购“折扣少、到货慢”,觉得“吃了统一订购的亏”,“还不如自己去旧书店买二手书”。

  因为大学教材往往属于学术类专著,总体印量少,加上各项成本高昂,导致其定价要比一些畅销书高,而且很少打折。然而,教材真的卖贵了吗?这却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大学教材定价高可谓是一个国际性现象,一些发达国家的教材比中国的更厚、印刷更精致,即使考虑到收入水平差异,教材仍然是当地大学生的“不能承受之重”。难怪有留学生开玩笑:校园中的土豪绝对不是开豪车的人,而是每学期都买新教材的人!

  对一些中西部高校的学生和家境贫寒的学生来说,七八百块钱的教材费可能接近一个月的生活费,的确是不小的开支。相比之下,学校里的复印店出售的“影印教材”,价格就低得多。正版教材的较高定价,从客观上刺激了盗版市场的发展。

  但是,如果因此降低正版教材定价,无异于饮鸩止渴。现实是,即使教材维持现有“较高”的定价,作为知识生产者的作者,仍然只能从教材销售中获得较低收入。众所周知,很多大学教师忙于跑课题、拉项目,却不太愿意静下心来编一本好教材,这跟编著教材带来的回报有限直接相关。

  近日,宜宾学院“公务员考试”选修课教师郭五林的行为,亦反映出教材困局的一个侧面。这位教师要求学生购买其所编写的教材,而且与期末分数挂钩,每买一本书期末考试时加5分,每人最多可以加20分。不难发现,为了得高分,学生不光要买一本教材,而要重复购买四本。这种大学老师变相强制学生帮忙推销教材的行为,固然令人不齿。不过,教材销量的有限使得作者也不得不承担起一些销售义务,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呼吁提高作者收入,保障知识创造热情的同时,让学生能够廉价地使用教材,是解决这一困局的直接思路。事实上,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在一学期课程学习结束以后,再次“使用”教材的可能性非常低。对一些课程来说,即使在上课期间,教材也是可有可无的——老师上课按照自己的思路讲,而教材在实质意义上只是一本参考书。因此,有必要充分提升教材的使用率。

  比如,学校应帮助学生建立起教材的流转制度。因为教材内容相对稳定,几年之内变动不会很大,上届学生向下届学生出售旧教材,有利于双方共赢。因为教材定价高,一些学生一开学就从图书馆借教材,通过多次续借,免费地使用一学期。然而,图书馆馆藏复本有限,教材往往“一抢而空”,反而让有临时需要阅读教材的人借不到。对此,学校不妨设立有偿的教材出租业务,让学生以合理的价格租到教材。

  如此,有助于打击泛滥的盗版教材市场,还学术空间以清朗。当然,更值得令人深思的是,尽管好教材不多,教材的种类却着实不少,同样的一门课程市场上可能有十几种甚至更多的教材,其中不乏滥竽充数者。在保障正版教材销售渠道后,有必要鼓励作者编著精品教材,让优质教材获得更大市场。大学各学科要设立专门的教材委员会,以学术标准确定课程使用教材,避免教材沦为任课老师的推销产品。(王钟的)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