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钟的

政府意见箱旁装摄像头真是无心之失吗

  据澎湃新闻报道,陕西省紫阳县高滩镇政府便民服务中心左侧的“群众意见举报信箱”旁有监控摄像头。高滩镇政府党政办工作人员回应称,此摄像头系公安部门2014年在此路口安装的两个监控摄像头之一,用于监控交通状况;网友反映后,已对此进行整改。

  虽然当地政府部门解释,在意见箱旁边装摄像头,并非有意为之,并称“投递举报信这种方式已经很少见了”,但是,这尚不足以打消公众的疑虑。一个镇政府便民服务中心的意见箱,一般来说,处理的都是与基层群众日常生活相关的“小事”。人们所担心的是,在更大的范围内,群众意见举报的保密是否万无一失。

  不管是哪个部门在意见箱旁设置了摄像头,不管是出于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其行为对群众造成的困扰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摄像头经网友曝光后,当地政府才对此整改。从2014年到现在已有两年时间,中间居然没有任何政府工作人员觉得不妥,究竟是因为相关工作人员对摄像头没有足够的敏感,还是根本没有形成对群众举报意见的重视?

  诚然,如当地政府所说,采用信件举报的群众越来越少了。然而,哪怕仅仅是极少数的个体,其意见也不应该被忽视。对于不擅长使用网络等现代手段的中老年群体,举报信可能仍然是其首选的方式。既然意见箱还是举报渠道之一,那么相关工作就不能懈怠。不管从哪个途径举报,都不能让群众感到意见“石沉大海”的沮丧。

  实际上,不管是网络举报,还是投递举报信举报,人们对举报信息安全的担忧是一致的。网络举报尽管看上去更安全、更隐蔽,但是在技术上追溯举报者身份的难度其实也更低,相比之下,在意见箱旁边装个摄像头还算是直观的。换言之,如果连信件举报这种最传统的举报方式,都无法保障举报人的安全,那么人们又怎样形成对不确定性更大的网络举报的信任?

  一直以来,举报人信息泄露的隐患是困扰公民举报的难题。前不久,上海浦东就爆出了举报人信息被泄露事件。有消费者投诉几家超市产品质量存在问题,结果遭到商户的骚扰;更早些时候,广西南宁的谢先生举报旺旺产品广告词形成误导,结果其举报信在网络上流传开来,信上的姓名、家庭地址、联系电话等信息均被公开,谢先生本人也被接到很多骚扰电话。举报内容非但没有得到妥善处置,反而被政府内部人员公开,这恐怕是举报者最糟糕的体验。

  与举报者因为举报信息泄露后,日常生活、工作受到影响,甚至人身安全无法得到保障相比,对泄露举报信息的处理却常常是高举轻放。高滩镇在回应质疑时,也不过泛泛地说一句“该镇从未有对举报人打击报复行为”,这种停留于表面的话语根本难以让人放心。

  不让泄露信息或为泄露信息提供方便的人得到应有的处罚,就不足以还举报以安全的空间。要让群众看到泄露信息者付出了沉重代价,才会让人放放心心地投出举报信,也才能让举报受理工作获得最基本的尊严。(王钟的)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