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做一个“有关”或“无关”的公民

  晒几个“批评成果”,做一个“有关”或“无关”的公民

  这篇短文的缘起,盖因亲朋好友的担忧:他们见我老是批评这个批评那个,替我捏一把汗,语重心长对我说,你这样大胆畅言,会不会出事?

  面对这样的好心和善意,我除了感谢,还得负起“释忧”的责任。后来发现,劝来劝去,说来说去,一切皆因有爱存焉,心存感激就行。至于沉默还是发声,最终取决于我。其实我的选择是“一以贯之,别无选择”——几十年来,我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公民,不管人家是否把俺当公民,俺自己绝不放弃这个角色。一路走来,虽时有风风雨雨,可是“偶有收获”时,也其乐无穷啊!

  我就和亲们分享了近期的几个“批评成果”,以此佐证“不必过于悲观”。我想用亲身经历说明,你只要做好你的公民本分,该发声的发声,“改变”是会发生的。哪怕是微小的改变,累积起来,也是一种推动和进步。而你选择明哲保身、熟视无睹,看似“安全”,但最后有可能陷入“集体不安全”,这时你也裹挟其中,无一漏网。

  先说第一个“批评成果”。有一天,上海公安局来了好几位警察蜀黍,呼啦啦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经自我介绍,有处长科长科员等等。他们和颜悦色,客气有加,口口声声说来讨教我。我当然心知肚明,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登门拜访,必有所求。我这人好为人师,见不得别人“讨教”,一见可以高谈阔论便来了劲,叽里呱啦一阵神侃,向前来讨教的警察蜀黍“赐教”了一个多小时。但见他们谦逊礼貌,耐心极好。

  “赐教”什么呢?起因是我在自己的公号上连续发文,对公安突击整顿交通秩序中的若干“过火镜头”给予了严肃批评,结果点赞如潮,个别微文甚至突破了10万+。为了节省篇幅,我就不在这儿再晒一遍微文了,有兴趣者可以百度一下光明网上的《“交警冒雨半夜贴罚单”之我见》以及我微信公众号上的《敢于用铐乎?慎于用铐乎?》——一看题目,看官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了。

  显然,警察蜀黍是为此而来。在整个交流过程中,他们几乎没有插话,他们只奉献谦逊的微笑,仿佛是我的一言堂。其中一位警察蜀黍在我喝水的空档,怯生生地说出“容我解释一句”,解释什么呢?说上海的公安,在全国范围内,当算最文明的了。这话我承认,也爱听,作为上海人,当然希望上海的警察蜀黍是最棒的。但是,我又要说但是了——正因为你们是最文明的,就更容不得有瑕疵,尤其是严重的瑕疵。

  于是聊到了那个“敢于用铐乎?慎于用铐乎”的话题。简约地概括:对于轻微的交通犯规,尤其是对于妇女,如果动辄使用对付刑事犯罪之疑犯的剧烈手段,轻易用铐,将会激起民众的极大反感,不但稀释了“治理”的功效,还会引起不良反应。我甚至“危言耸听”地给他们预设:假如动铐时,恰恰碰到激烈反抗的普通市民,一旦酿出严重后果,岂不得不偿失?有此必要么?类似的教训不用我举例了吧?

  看到他们有点动容,我干脆“一针见血”地表示:不管你们是否怀着希望我“手下留情、嘴下留情”的初衷而来,关键不是咱们说什么,还是在于你们做什么,没有阿达,还有其他人会发声,只要有类似“向妇女亮铐”的事情发生,如今人人有手机,拍个现场视频是小菜一碟,你们防不胜防,全面屏蔽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屏蔽”,就是科学执法和文明执法。虽然我高度理解“乱世用重典”和“矫枉过正”的动机,但“重”到什么程度,“过”到什么地步,还是要格外慎重,“国家公器”要恩威并重才能彰显它的权威性……

  长话短说。在和警察蜀黍彼此愉快的握别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上海街头看到“轻易动铐”的镜头……由此我相信,他们的“征求意见”是真诚的,改进工作是雷厉风行的。因为很简单,假如继续动辄用铐,“民间记录”是不会止息的。后来听人大代表说,在人代会上,也有代表谈了与我类似的看法。不管如何,在这件事上,我也出了微力,依稀看到了“批评成果”。

  其实我对乱闯红灯乱穿马路交通违法也是深恶痛绝,也恨不得警察蜀黍“重拳出击”。他们何尝不辛苦,何尝不想更文明地执法?其动机、主流、效果……总体都是好的。但是不能因为“总体文明”,就对偶尔的“过度”视若无睹。作为普通公民,有义务站出来,告诉公权力,如何正确使用,才是合宜的。这不是抬杠,不是抹黑,也不是添乱。你自己的动机是纯粹的,你的发声就会理直气壮。

  听我讲了这个故事,亲们“心有余悸”地问,你不怕吗?我淡然一笑:怕啥?你为不相干的事发声讲理,难道警察蜀黍会用强力让你闭嘴?跟我一样的人成千上万,这个代价谁付得起?所以并不是说,只要是针对警察蜀黍,就一定没有好果子吃。他们礼遇我这凡夫俗子一介书生,让我看到希望:“批评”并不总是悄无声息的,并不总是说了白说的,它有时确确实实在促进某种改变。

  这是说的与我“无关”的故事,再说一则与我“有关”的故事。也是不久前,我去上海火车站接亲戚,结果不但要登记我的身份证号码,还要登记被接者的身份证号码。我奇了怪了:接个乘客,怎么可能知道对方的身份证号码?有此必要吗?可是他们不得通融,只好辗转打电话,问清,填好,后面排起长队。好不容易进了站,又被反复提醒,必须在20分钟内离开车站,否则会被“纳入诚信系统”。当80岁老人手忙脚乱与我一起出站时,又出幺蛾子:我的“接送旅客凭证”居然找不到“扫描二维码”的地方。一问才知机器坏了,于是我就紧张起来:按照警示,如果不扫码,我就被“纳入诚信系统”了。

  后面的交涉过程在此略过,看官可以参看我《阿达曰》公号里的微文:《上海火车站,你这德性,怎敢把人“纳入诚信系统”?》。当时是一气之下立马行文,口气也蛮严厉。没想到点击率还很高,不乏与我“同仇敌忾”者。我在微文里表示,假如国际大都市的窗口都这样落后,实在不像话,得举一反三,赶紧改进。呵呵,发完之后,气也消了一些,知道说也白说,权当出口恶气。

  未曾料想,某一天我正在浦东国际机场准备出国旅游,突然接到自称“上海火车站”的电话,一听之下,打来电话的居然还是火车站的一把手,某书记。对方语气谦恭诚恳,说我的意见中肯有理,他们已经改进,希望我有机会去实地考察一下改进后的情况,还让我约定时间,说来登门拜访听取意见,云云。因为马上要登机,我就说旅游回来再说。然后在国外期间,收到了他的短信,问我何时回来,看来真的是诚心诚意……

  假如我的微文是发在主流报纸上的“投诉”,对方的表现还比较“正常”,因为会有官方意义上的舆论压力。可是发在我的自媒体上,他们也能这样重视,这是出乎意料的。由此也稍稍改变了我的看法:并非“草民的意见”都是无用功,假如说得在理,尤其是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共鸣,主事者们也不都是官僚主义吃干饭的,像火车站领导这样可能比较年轻、有现代意识的管理者,就会知错就改,雷厉风行。

  这个算不算“批评成果”?也可以算一个吧?前一个与我“无关”,后一个与我“有关”,无论有关还是无关,作为公民,都是有关的。你亲自“遇事”,当然需要理直气壮地发声;别人“遇事”,如果事关公平正义,你也不能袖手旁观——所谓“做一个合格公民”,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最后再说一个也是新近发生的“批评成果”。说的是,前一阵有观众强烈弹劾“柏阿姨”和她的《新老娘舅》电视节目,说她严重挑拨代际关系,严重损害大都市形象,甚至有法盲之嫌。对此我是表示认同的,但对“浩大声势”及“批判语言”不以为然,觉得像“对敌斗争”那样也大可不必。为此,我撰一文,题为《“新老娘舅”和柏阿姨可以休矣!》,条分缕析柏阿姨和节目短处,开出“暂时休矣”的药方,心平气和,旨在说理。

  未料,此文一经推出,点击率爆棚,数百条留言扎堆。一些有头有脸的著名文化人,其中且有几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赞同我的意见,并纷纷表示将我此文“上传”。传了没有不知道,传到哪级也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新老娘舅》节目突然停播了。据说有文件有说法,停播也算是回应民意。我倒并不一概否定柏阿姨,节目偶尔播一下也无妨,全停也不必。但是作为“上海荧屏主菜”,就有点Low了。不管怎样,果断停播,至少说明是听得进“批评”的。

  有人评点说,我在此事上“功不可没”。可是我心里清楚,没我啥功劳,要不是“汹汹民意”加“上层发话”,光凭我的劳什子文章,于事无补。可是这“汹汹民意”当中,也有我的一份,这是不必客气的。有个事可以佐证我的微薄作用:春节期间我在西安度假,突然接到文广局一个陌生电话,说上海电视台推荐我参加春节后的一个座谈会,主要研讨上海荧屏“过度娱乐化”的课题。我与电视台向无关系,想必因了我的那篇文章,他们觉得我也算此事上的“意见领袖”吧?或许,还可以贡献一点真知灼见?呵呵,卑之无甚高论,我哪里敢去乱言?

  好了,说了这三则“批评成果”,倒不是想唱赞歌——赞美不是我强项,批评才是。我是想说,无论你身处左还是右的环境里,也不管最近吹的是什么方向的风,你就做你自己,尽量做一个合格的公民。说了有用,最好;说了没用,也还是要说。一个社会是否在进步,就看这“有用”的比例是否在增多。假如公权力重视和善待公民的议论,这个社会就有希望,反之则危矣。

  我总是这样自我激励:你有希望,社会就有希望,国家就有希望。所谓星火燎原:只要遍地都是良知者,谁想走回头路,也不是那么容易。最可怕的是人人放弃自己,一有风吹草动,就算没有危险,也先自保为上,立马自我噤声乃至自我阉割,脑袋不再长在自己脖子上,还振振有词地自我开解和自我开脱。你放弃自己的公民角色,这个社会的公民土壤就越发贫瘠。你的退缩和自私,使得专制变得更加容易。

  其实并非满眼黑暗,你在争取光明,光明就会多出一分。社会的弹性或许就是这样形成:公民多了,野蛮就会少一些;刁民和愚民多了,野蛮就会多一些。所以,“批评”并非一无所用,也并非一概惹祸上身,只要你自己葆有纯洁的灵魂和动机,无私无畏,无欲则刚,你又何必畏惧?也许,在现代文明的熏陶之下,形形色色的“批评成果”会层出不穷呢!

  虽然不敢过于乐观,但也不必过于悲观。做一个“有关”和“无关”的大国公民,就有正气藏焉。亲们,共勉如何?你们悬着的心是否也可放松一点?(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