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甭管有无“鄙视链”,只做不被鄙视的好作品

  近读上海某报的一则文化新闻,让孤陋寡闻的我读到一个新名词:“看英剧的鄙视美剧,看美剧的瞧不上日剧,看日剧的嘲笑国产剧……”据说这样一条“看剧鄙视链”是前几年在网上流传,而随着近年国产剧的走俏,“鄙视链”又出现新状况。以豆瓣评分为例,国产老剧较新剧往往具有压倒性优势。《红楼梦》《西游记》《大宅门》《潜伏》《亮剑》等经典之作自不必说,以总体数量粗略估计,五年乃至于十年、二十年以前的作品往往更多地获得好评;而近年新剧,尤其是偶像、仙侠等题材,则明显垫底,成了鄙视链的最末端。

  该则文化新闻有其本身的观点,认为一边倒地“褒旧贬新”并不好。不过也同时承认,“平心而论,许多新剧之所以被群嘲、被置于鄙视链的最末端,是部分影视公司‘作’出来的。一类题材火了,便群起而上,还总爱把粗制滥造说成诚意之作,演员演技和剧情设置全都上不了台面。”这段话道出了为何“被置于鄙视链最末端”的原因:不是“老剧成了衡量当下影视剧的标尺”,而是“新剧”自己不争气。

  文章问:永远沉醉在老剧的“时代滤镜”里,粗暴地批评新剧或是某类题材,真的好吗?对于这个诘问,可能需要“掰开来说”。首先是沉醉老剧无可厚非,尤其是经典老剧,已然成为民族文化财产的一部分,常看常新,无可非议。其次是“以老剧观新剧”实属常情,优劣之分必有参照体系,新剧越不经看,就必然越怀念老剧。至于批评是否“粗暴”,跟“老剧”完全不搭界,那是一种批评态度和水准,说不到点子上,有无老剧参照,都会粗暴。

  因此在我看来,所谓的“鄙视链”其实是个伪命题,有些国产新剧,不但没有置身于“鄙视链最末端”,而且广受欢迎,像《一仆二主》《咱们结婚吧》等新剧,口碑和收视均佳,在前不久北京卫视直播的《不忘初心,面向未来——中国电视剧导演年度榜样》表彰晚会上,颁到2014年度时,前五名的优秀电视剧,几乎都是新剧,其中就有《一仆二主》和《咱们结婚吧》。没有谁用老剧去衡量新剧,新剧做得好,照样褒奖;老剧做得不好,同样贬斥。

  至于说到“鄙视链”还延伸到“名演员滤镜”“名导演滤镜”等情形,也不必过虑。虽然有人“看到某些导演、编剧的名字就必称良心,看到某类题材必穷夸精品”,但这样的“捧杀”,无益于出产精品,名导名编名演并不是质量的保证,或许因其“珍惜名誉”,相对而言,不肯轻易染指烂剧,但也难说他们就一定能够远离烂剧。就以大名鼎鼎的张艺谋为例,观众并不让他“名导演滤镜”,一旦拍出烂片,照样毫不留情地批评,甚至对他的要求比别人更高。

  所以对于文艺批评而言,所有的“言必称”都是轻率和不负责任的,必须就具体作品作出实事求是的评判。而影视剧的制作者,甭管有无“鄙视链”存在,“只做不被鄙视的好作品”才是唯一的正道。鄙视不鄙视,观众心里自有一杆秤,任何水军之类的炒作归根结底都是无济于事的,好作品总是能够在战无不胜的口碑中水落石出。眼下热播的《大秦帝国之崛起》就是在“零炒作”“零宣传”的情形下收视率一路攀升,此前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亦如是。

  “鄙视”也是一种文艺批评,只要鄙视得有理和到位,不妨乐见。至于“链不链”的,那是易碎的玩意,若隐若现,不堪一击。当“链”上的某一环节异军突起、佳作迭曝时,链条立马崩断,排列重新组合。我们还是戮力推动现实剧、历史剧以及其他一切形式这剧那剧的良性发展吧,创造才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有“鄙视”与否的评判。(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