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宗明

年内取消漫游费:善政之惠,民心所向

  漫游费终于要全部“退出江湖”了。李克强总理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甫一曝出,就成为了舆论焦点,很多人大感快慰。而据报告起草组负责人称,此举是最后时刻写入报告的措施之一。

  取消漫游费,早就是民心所向:在国内漫游成本已逐渐可忽略不计,人们跨地域流动又频密的当下,漫游费这笔通信领域的“化石费用”,已越来越不得人心。在此语境中,国务院层面明确将其取缔的时间表,并将其作为提速降费的“硬招”,写入极具分量的政府工作报告,这顺应了民众期许,也是对运营商们的强力敦促:取消国内漫游费,不能再慢悠悠了,必须摁下“快进键”了,在放弃这块蛋糕以让利于民众面前,它们已没有回旋空间与推拖余地。

  国务院自上而下地推动漫游费取消,无疑是有的放矢:在“信息高速公路”轮廓浮现的当下,通信网络作为国家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该用降费来降低企业和个人的通信费用,为其切实减负。而虑及漫游费连接的民生痛点、寄生的央企通信垄断格局,若不去抽打取消漫游费这颗“陀螺”,恐怕它很难自己转下去。

  毕竟,取消漫游费对运营商而言也是“割肉”:去年有媒体曾报道,我国移动漫游费一年上百亿元,在国内移动通信收入中的占比,基本稳定在8%至10%。这笔躺着就能赚了的钱,含进嘴里后就再难自己松口吐出来了。

  但“松口”是必须的:漫游费本就是运营商区域分割、各地分公司独立核算的产物,那时漫游得通过2G网络和HLR、VLR体系。但在4G已普及5G也已到来的情况下,电信领域基础服务在拓殖,现在数字网早已取代当初的模拟网,三大运营商已基本实现全集团整体核算成本,取消漫游费的技术壁垒已渐次消失。在很多地方,运营商手机用户数据信息交换已完成,漫游通话时无需进行额外的数据传输。就算还有企业间复杂的网间结算成本等,以往收取的高额漫游费已起到抵偿作用。再去维持漫游费,只会成为公众用户体验层面的“心梗”。

  像很多搞一体化的区域,民众本来“圈内流动”是常态,可漫游费又甩不掉,这难免掣肘人才流动,影响协同发展大局。2015年8月,三大运营商相继宣布,京津冀三地区域内漫游通话费都将按照本地通话处理。

  而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去年7月还宣布,中国电信将会在2016年逐步取消长途漫游费,并将先于另外两大运营商在国内推行“全流量计费”。将打电话、发短信全部折合为流量统一计费,而非以话费计费,在漫游费导致长途电话业务被OTT(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鲸吞大量市场份额的背景下,也算是顺势而为。

  如今政府工作报告为取消漫游费下了最后通牒,这也是给运营商们的警醒:不能再依赖吃垄断红利的老本了,在市场日益开放、互联网渐次改变用户通信习惯的当下,运营商们多些用户思维、多开拓有竞争力的业务是正道。

  市场和民意,是施政应有的面向,也是通信业无法回避的发展影响因素。可以想见,推动漫游费取消这类具有普惠性的善政红利是长远的,也必然被民众敞怀拥抱。(佘宗明)

[责任编辑:罗旭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