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宋丹丹高满堂两会曝料是对文艺事业的担忧

宋丹丹高满堂在两会的曝料,是对文艺事业发展的担忧  

  一直饱受争议的“小鲜肉”,在两会会场又掀波澜。

  3月6日的政协文艺界别小组讨论上,在谈到《政府工作报告》对文化产业论述的部分时,全国政协委员宋丹丹和高满堂分别就影视剧制作中的“小鲜肉”等影视行业乱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更曝出许多“猛料”。

  例如,宋丹丹在拍戏时遇到“小鲜肉”攀比化妆师和助理人数,还有“两个小鲜肉一起拍戏,早到的在停车场等着,非要别人先进去,好像后进去的人显得腕比较大”;“当我们在后台候场的时候,真切看到了小鲜肉们保镖的阵势,比普京、特朗普的阵容还大”。

  宋丹丹的话很客气,只是表达了痛心疾首。她对“小鲜肉”的攀比等表现如鲠在喉,认为很多一夜成名的青年演员缺乏老师引导如何做人。但问题是,早早地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体和丰厚的物质基础,当灵魂和私欲已然膨胀时,哪里还会认什么“老师引导”呢。

  那些被奉上“神坛”的小鲜肉们若是演艺超群、敬业勤勉或天生明星范,倒也罢了。可很多小鲜肉拿着天价片酬却用替身拍戏、不背台词全靠后期配音,还任由保镖像黄金荣杜月笙时代那样,摆出一副黑社会的架势。恐怕导演看了寒心,也只能由其任性——谁叫买单的制片人权比导演大呢?老板默认,谁敢异议?

  面对一众“被宠坏”的小鲜肉,背后买单的制片人也是为虎作伥的祸首。并不是所有小鲜肉都会步步高升,有的可能还会步步坠落。粉丝不会永远为其买单,如果塑造不好角色,再大的腕也早晚会玩完。艺术精进从来离不开人格长进,攀比摆谱的小鲜肉断断成不了什么艺术家。

  著名编剧高满堂还说到,上周在上海参加一个颁奖盛典,那里简直成了“国内最鲜的肉区”。知名演员李雪健走上台颁奖时,主持人问其能不能给年轻演员说几句话,李雪健连连说,“不敢,不敢”。高满堂认为那是“一种无声的批评”,我看却未必,他可能觉得在小鲜肉的“主场”自己还是识相为宜,弄不好粉丝把他轰下台都说不定。

  据高满堂描述,这场晚会持续了三个小时,小鲜肉们在颁奖过程中就开始互相联络,拿完奖就全走了,可李雪健还一直坐到晚会结束。当时杨澜问了一句,“李老师你怎么还在?”他说,“观众没走啊”。记者写这些的时候,大抵是想通过对比,让人感受李雪健的德艺双馨。但其实,这是起码的做人道理。作为晚会的主角,晚会未结束就扬长而去,如何对得起那些冲你们而来的观众?

  甚至还有更惊人的内幕。高满堂提到,现在拍摄一部1亿成本的电视剧,要请到这些当红鲜肉,片酬基本在7000-8000万之间,只有两三千万留给导演、编剧、团队和后期制作。“这不是什么新鲜事,造成了我们作品中巨大的垃圾出现,因为没有钱做后续。这已经变成了新常态。”

  “新常态”其实更是一种“病态”。小鲜肉的片酬压缩了大部分制作成本,该用钱的地方反而瞎对付,这样还如何产生精品力作?如何保证艺术产品的质量?

  更可气的是,某些拿走高片酬的小鲜肉丝毫没有敬业可言。高满堂描述道,“有一场戏我跟导演说,怎么能这样对待观众?镜头中几个小鲜肉在台阶聊天,聊了15分钟机位没动。我说,导演你不能这么办。导演说,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不愿意站起来,就愿意这么趴着”“还有一场戏,是两个人边吃饭边谈恋爱,一个很当红的小鲜肉,一边说话一边却一口饭不吃,只是装作吃进去,观众都看出来了,他在不停地咀嚼,嘴里一点东西没有。导演说,我也提过。但演员告诉我,吃进饭粒很不舒服,不想吃”。

  在被资本追捧的小鲜肉面前,导演不仅谈不上“调教”,甚至显得如此弱势,而这也越发“惯坏”了小鲜肉们。高满堂说,“青春是有限的,但这些孩子把青春如此挥霍,无价地挥霍,我们觉得心疼”。他和“国立这一代人”每次谈起这个问题,就真的想大哭一场。

  然而,大哭一场无用。高满堂和“国立这一代人”,在话语体系中依然是“主流”,既然还参加着两会,赶紧立法立规才是正道。小鲜肉并不需要所谓的“心疼”,与其“心疼”,还不如让他们“肉疼”,狠狠地打几板子,让他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说到底,还是“观众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艺术品”的问题。如果小鲜肉的作品不被市场认可和接受,他们自然也就没了底气;如果社会达成的共识是,只有脸蛋没有演技的小鲜肉没人理睬,不敬业的小鲜肉被嗤之以鼻,他们自然也就没了“大雇保镖”的声势。不说别的,对于“保镖比赛”——这种带有黑社会色彩的乱象,今后再在片场看到,连同允许这样做的制片人一起,一块杖伐,责令纠正。明知故犯的,该叫停的叫停,该限播的限播,总之,不能让他们“神智无知”。

  高满堂举例“老戏骨的敬业”时说,他正在筹备新戏《老中医》,之前见到陈宝国就说了一句“你胖了” ,于是陈宝国春节期间减了12斤,还说开机前再减12斤,现在天天在家看医书。会演戏的老演员依然用虔诚的心态对待艺术创造,这在当下浮躁的演艺圈里尤显可敬。

  最后,用高满堂的话做结:“我想这样的艺术要管理。这不仅是我们每个电视艺术工作者的事儿,也是国家的事儿。”对啊,这也是国家的事儿啊。一个国家的影视剧代表了这个国家文化的高度,因其受众极其广大,可能直接关碍民族文化人格的塑造。假如小鲜肉成了“主流”,国家的文化质地恐怕也要堪忧了。(刘巽达)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