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

终于不用担心“人人争当网红去”了

  网络主播的实际收入与社会上炒作的所谓高收入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当主播就挣钱,可能只是个传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3月11日提供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最新调研显示,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过万元。(3月14日中国青年报)

  猪在互联网风口有没有飞起来不好说,吃饭睡觉打豆豆都能挣钱的网红们,确实分分钟激活了小伙伴们“全国人民给我刷一块钱”的财迷梦。

  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最近就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今年最终补缴了税款6000多万元。加之正与金星隔屏互撕的MC天佑被爆年入千万,平台外的少年们难免眼红红地浮想联翩。

  她在手机里貌美如花,你在手机下赚钱养她——大家万一把这个误会当真理,就难免出现全国政协委员宋丹丹所担心的,“那么多年轻人都想做网红,可谁来真正引领我们社会未来的中坚力量,这是我的担忧。”不过呢,价值担忧显然不如市场调节来得速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1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2000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5000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如此看来,显然大可不必担心“人人争当网红”了。千元以下的主播生活,估计连养活自己都费事儿,假以时日,自然不怕物竞天择。

  回头想想,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一来,新行当,多少有些新鲜感。一哄而上地炒,几乎是历史性的规律。当年的微博如此,如今的自媒体亦然。不过,大浪淘沙,迟早会有被淘汰的。在这个定律上,不要低估从业者的智商。二来,越是门槛低、回报高的行当,越是人潮汹涌。人力资源市场上,挤破脑袋去当“网红”,也是天性使然。其实呢,主播好玩,网红难当。若非如此,他们也就不会剑走偏锋、以身试法了。比如刚被媒体曝光的“打野直播”——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眼下来看,这被国家林业局盯上的疑似非法直播,迟早也会遭遇明晃晃的司法风险。至于脑袋发热的网红在乐天超市直播毁坏商品的,警察叔叔已经给了四字评语——非蠢即坏。这样一想,钱没挣到,身先难安,网红又岂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抢的饭?

  千千万万写言情小说的,也只有一个“预约美好告别”的琼瑶;万万千千的美食连锁里,敢拿扫把来洗锅的,也只有一个任性的“俏江南”。这些故事告诉我们,指望从事网络直播就一夜暴富,概率上其实和拿两块五博五百万一样不太靠谱。至于网红会不会带坏年轻人,只要监管不是稻草人,其实根本没什么值得担心的:早在去年初,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受访者对网红的评价都是“搏上位”、“骗子”、“庸俗”和“没有节操”等贬义字眼。一个新兴行臭成一锅粥,从业者的职业认同感就很艰难,年轻人也不傻,谁会始终在挣不到钱又长不了脸的地方恋栈?

  据说,监管者已经痛下决心:“对问题严重或无证经营的网络直播平台,坚决关停网站并下架App。”市场干净了,秩序澄明了,青少年争当网红的忧虑烟消云散,而网络主播这个行当在祛魅后,也才有可能企及严肃的“价值担当”。(邓海建)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