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这个中学生的回答让人看到民族希望

  据说这是最近上海七宝中学的考试题目——请你谈谈对《愚公移山》这篇文章的看法,你是否同意将它从中学课本移出?

  然后呢,就有了这篇雄文。这是著名导演和作家彭小莲转发我的,文档的题目是“15岁孩子的思考”。她说,这是她的一个学生的孩子去参加七宝中学考试,刚刚写就的。彭小莲的眼光何其之高,被她看上眼的人与文实在不多,她能够把一个孩子的文章推荐于我,想必非同一般。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阅读起来——

  甚矣,汝之不惠!

  牛瑞骐

  相信很多同学读完《愚公移山》后,一定和我一样有个疑惑:愚公为什么不搬家呢?不过我知道,中考命题组一定认为此文赞扬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勤劳,我们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就来谈谈我的真实想法。

  第一,愚公有了想法就坚定不移地去实行,真的是一件值得赞美的事吗?当年法国世博会征集建筑方案时有这么一个提议:用石头建造一个三百米高的石塔,因为石材美观,同时石料作为一种传统建材也体现了法国悠久的历史。但如果法国当时真的采纳了这个建议,著名的埃菲尔铁塔便不会被建造,当年的世博会也会因此而成为永远的笑话。因为稍加计算便可知,石料达到几十米,底层便会开始碎裂,想要造一个三百米的石塔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样,把山从家门口移开与建造石塔一样是个诱人的想法,但愚公稍微动动脑筋便会发现(古人是会乘法的),他那一家人要把山挖完,一千年都不止啊!这样也许他就会放弃这个念头。由此观之,周密的计划比坚定的信念更为重要!

  第二,我认为此文部分反映了为何工业革命后我国会远远落后于西方的原因。当面对巨大的工程,愚公想到的是多生孩子,而不是改善工具(愚公仍然是“箕畚运于渤海”),否则中国很可能会是挖掘机的发明国。其实类似的思想还存在于大多数国人的头脑里:当我们为GDP世界第二而欢呼时,却忘了我们的邻国日本,GDP仅次于我们,位列世界第三,人口却不到我们的十分之一;当我们的农民仍然手工为农作物施肥、喷撒农药时,德国的农药无人机呼啸而过,工作效率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感动中国”中那位航天工人冒着生命危险为固体火箭发动机燃料手工塑形(因为机器塑形会带来火花,造成极大的危险)的时候,美国的机器人操着不会起火花的铜铍合金工具自如地为燃料塑形……我们有太多繁荣是靠着人海战术和有着不可思议坚忍心的人民的血肉换来的。这是一个用“人均数”来竞争的时代,这也是一个科学技术空前发展的时代,如果我们还在用《愚公移山》这样的课文来教导下一代,认为依靠着“人多”以及“坚定的信念”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这将是我们最大的悲哀。

  所以,我支持从课本中移出《愚公移山》一文。

  好吧,说说我的“读后感”。我得承认,我是完完全全被这个15岁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逻辑思辨能力所慑服。文中所说的“周密的计划比坚定的信念更为重要”以及“为何工业革命后我国会远远落后于西方的原因”的思考,是切中肯綮、一针见血的。尤其可喜的是,其论证的文字流畅而严密,俨然可以拿到正规媒体发表。

  假如我们的孩子,都具有这样的思考能力,都具备这样的现代观念,那是非常值得欣悦的。如今的一些学校,包括大学,有时存在着一个误区,认为培养孩子就是要把孩子们的头脑简单化,“灌输”多于“启智”,长此以往,孩子们在惯性下,就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又何谈陈寅恪先生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是非常危险的。

  我的欣慰还在于,这所中学能够出这样的题目,不但技高一筹,而且思想解放。选用什么样的文章做课文,确乎是一件慎之又慎的事,关乎下一代价值观、世界观的型塑。以往的课本,有些地方存在“意识形态思维”的痕迹,囿于简单的“政治正确”,而忽略了对学生现代观念的培养和树立。随着社会的进步和观念的更新,有些课文需要作出调整,这是不可绕过的题中之义。

  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名人和权威,哪些文章合适入课文,还是可以讨论和论证的,这与简单的“肯定”或“反对”完全无涉。很多好作家的文章,并不适合做课文,但绝不意味着其文学价值不高。这个浅显的道理,不应有“异议”吧?

  就《愚公移山》而言,作为一则寓言,它有其启迪意义。寓言的特性往往是“究其一点不及其余”,让人们在某个点上得到启示,我们当然承认它的价值。但是当“寓言”所承载的“寓义”与现代观念抵御时,我们何妨让它留在历史中,发挥其历史认识价值即可。即便它有部分“现实意义”,但如果有可能负面超过正面,也不妨指出它的局限性。

  一所中学的质量如何,从这样的考题中,就能看到它的品性。而如果考生中蛰伏着无数牛瑞骐们,我将充满希望:一个现代大国要成为真正的强国,需要多少胸怀广阔的生力军啊!“民族希望”之谓不是空洞之言,它是由踏踏实实的未来人才铺就的。少年强则中国强,我在这篇中考作文里,看到了耀眼的曙光……(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