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毒贩何以穿越13年之久

2017-03-31 16:32:50

执法部门身上出现的许多大错,正是因为小错不当回事累积起来的。大错当纠,小错当改。与公正公平直接相关的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小事,都是大事。执法部门千万不要以为弄错了人命,才算有“影响”来当回事办。往往这时候,这个影响已经收不回来了。

  即便住再低档的旅馆,河南人赵伟刚都习惯了等警察找上门来盘问、把警察送走之后才能睡得踏实。原因是,他的身份证信息,与2004年被执行死刑的一名毒贩完全一致。毒贩是他的妹夫,叫做冀魁星,当年使用的是一张冒用赵伟刚信息的假身份证。

  尽管真毒贩执行死刑之前,他的父亲几次跟办案警方解释,儿子确实冒用了赵伟刚的身份,但“没人采信”。可见当年这名罪犯临刑时,并没有走真正意义上的“验明正身”程序。而且执行死刑后,冀魁星真实身份的相关证言也曾被列入同案犯判决书,但赵伟刚走到哪还是被查到哪,可见一个案子了结之后,一些该撤的程序还没撤,警方和赵伟刚本人,都还处在没完没了的折腾之中。

  2013年赵伟刚开始在湖南做生意,因为与公安部门内网一直没撤的死刑毒贩身份一致,麻烦不断,于是要求襄城县公安局为他出具了一份与死刑犯“赵伟刚”无关的特殊证明,证明如此表述:2004年冀魁星冒用赵伟刚的身份证,在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贩卖毒品被抓获,已枪毙。现赵伟刚涉嫌贩毒信息正在更正中。此后赵伟刚怀里揣着这份证明,走到哪带到哪,接受随时找上门来的警察验明正身。

  毒贩被枪毙14年了,赵伟刚的身份信息却没更正;证明开了3年了,系统却还在“更正中”。云南永胜县公安局缉毒大队一名负责人给出一个类似于新官不理旧账的解释:当年这起案件的主办人现在已因脑梗休假,具体原因须查阅卷宗。而该局一名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干脆表示,只要被枪毙的是真正的毒贩,就不影响。

  赵伟刚走到哪全国的警察就闻风而动查到哪儿,这叫“不影响”?赵伟刚年年春节从湖南乘高铁回家过年,刚下车就被民警拿着他的照片守在出站口,经过盘问、抽血、检查行李,反复核查后才把他放行,这也叫“不影响”?

  警察布下天罗地网查案,办案作风令人敬佩。但是,一个执行死刑将近14年的姓名“错案”,法院不验明正身,公安不事后更正,连撒出去的网也不愿去收回,你不心疼无辜的平头百姓,不心公共资源的无端耗费,难道连同行战友一次次徒劳无获的精力体力也不动容?从这个无辜的赵伟刚背着死刑毒贩黑锅四处碰壁的遭遇可以看出,云南丽江当地执法部门不仅仅是“擦屁股”的动作非常缓慢,更大的问题在于办案作风的傲慢。

  从真正的毒贩冀魁星开出冒名赵伟刚的身份证、使用身份证,再到被捕之后冀父多次说明毒贩的儿子身份证有假、同案犯证明冀魁星身份造假,进而到毒贩被枪毙没被验明正身,真正的赵伟刚13年多来寸步难行……此间只要任何一个执法机关认真一点,这13年来警察的奔命追逐和赵伟刚到哪都等着警察来抓来查的习惯性无奈就不会一次次出现。

  赵伟刚背的是“毒贩”“枪毙”的无辜黑锅,执法部门背的却是13年粗糙办案留下来的旧账。这本账,是欠给纳税人供奉的公共资源的,是欠给赵伟刚的,更是欠给执法队伍和法治中国整体形象的。执法部门身上出现的许多大错,正是因为小错不当回事累积起来的。大错当纠,小错当改。与公正公平直接相关的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小事,都是大事。执法部门千万不要以为弄错了人命,才算有“影响”来当回事办。往往这时候,这个影响已经收不回来了。(刘雪松)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