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为何处理模式都是严阵以待

  今日,四川泸县学生之死事件继续发酵。刚才看到实名认证为媒体人的微博账号@黎勇01,发文讲述了一个武警战士讲述他在泸县的维稳经历。他说:清早,在政府大楼门口,我和战友们排开人墙手挽手,面对几千老百姓的冲击,一直对峙到中午。老百姓为了让前排的人吃饭,让小孩在大人的肩头上爬着递包子递瓶装水,但没一个给武警。那一刻我流泪了,不是因为饥饿,而是很痛楚,感觉人民已经不当自己是子弟兵了。

  多好的战士啊!此时此刻,他想到的是“大我”!一个基层士兵,能有这样的反思能力,令人欣慰。虽然他受命于上级,不得不“执行任务”,但是他的内心不麻木,他的“痛楚”之感,会让他在关键时刻,容易作出“不伤害人民”的抉择。

  我最担心的是,当地政府的懒政思维和路径依赖,会继续沿着“断路、断网、断访”等惯性滑下去。滑下去会滑到哪里,结果谁都难以预料。昨天新华社记者的文章可谓“打蛇打到了七寸”,该文题目一针见血:“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 ——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

  哪三问呢?一问:孩子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二问:究竟有没有霸凌现象?三问:当地到底在紧张什么?这三问,问问都在点上。可是面对新华社记者的诘问,当地的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县教育局长、太伏中学校长(新华社记者有名有姓地写了他们)似乎都语焉不详,他们只是咬定“网上谣言,不予回应”,其他好像并无高招。

  我就纳了闷了:即便是“网上谣言”,一则“谣而有因”,二则“真相至而谣言止”,你们都应该把“公布真相”当作首要之急啊!怎么你们忙来忙去,都忙的是“维稳”啊?稳不稳的,都是有因由的,只有解决了因由,才稳得了局面,你们舍本逐末地瞎救火,不解决火源问题,不是在瞎忙吗?

  幸亏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都“急切回应”了人民的关切,显示出一个权威媒体应有的态度。此前我还见到以著名作家陆天明名义发表的一篇雄文,是不是他亲撰不好说(有些好文为了流传,经常假借名人之名),但由于不是像人民日报或新华社这样的官媒所发,立马就被删除殆尽。也许文中有些敏感之语,但其基本分析,与新华社记者的文章并无二致。

  我很佩服新华社记者的笔走龙蛇,他先是提出诘问:“网上谣言不予回应?不予回应的,是不是都是谣言呢?”然后高屋建瓴地祭出习总书记“2·19”讲话——“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这首先就是要让事实说话,让细节说话,让群众信任。”

  然后文章评点说,“而在该案中这统统被无视了。是不是当地官员认为,‘2·19讲话’是说给媒体人听的,和自己无关?期待当地尽快端正认识,主动配合记者了解真实情况。唯有让事实说话,才能让汹涌的舆情平息。”

  简单的维稳思维害死人,这是“下级绑架上级”的不二法宝。不管发生什么事,下级先把“个体责任”打扮成“集体责任”,然后那个“集体”就被绑架,站出来为个体洗地和清污,一旦洗不清,更高一级的集体就不得不站出来“揩屁股”——个别坏人拆下的烂污,要由背后很大的公权力去为他背书,而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和司法部门,常常不惜心甘情愿沦为“被绑架者”。

  呜呼!如果神州大地,遍布这样的“治理者”,哪一方土地能够安宁啊?“治理”先要“治吏”,这是一点不错的。凡是将个案弄成群案的,将普通案件弄成政治事件的,不管他有什么背景,上级部门应该在第一时间问罪于当地官员——为官的水平低劣,祸害一方啊!如果一个中学生之死都要弄成群体事件和政治事件,都要大量糟蹋纳税人的血汗钱,那堂堂大中国,有多少泸县啊!

  人民日报文章说,有一些问题值得人们思考:为什么这一原本可能并不复杂的突发事件,会逐渐发酵升温、引发舆情,最终演变成公共事件?对于当地政府部门发布的权威信息,为什么不少人并不信服,反而各种传言乱飞?

  面对突发问题,管制大于引导、被动多于主动、对立多于对话、回避多于回应的情况还所在多有。一封堵,将良性沟通的渠道先堵上了,再张口,信的人就少了,以致最终出现四个盖子盖五个水壶的手忙脚乱,演变成“千斤撬四两”的大动干戈。

  这是清醒之言,出自人民日报,值得鼓励。我在最后再追问一句:为何处理模式都是严阵以待?都是紧张对峙?都是维稳模式?都是舍本逐末?你们的政治良心和政治智慧呢?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