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网约车已死

2017-04-11 14:57:37

这意味着共享经济闲置车辆座位的盘活,对道路资源的减压,不复存在。一部分则只能重回出租车市场,但问题在于,铁板一块的出租车行业,怎么可能提供尽善尽美的服务呢?

  4月10日,滴滴出行宣布,从即日起北京滴滴快车业务将引入“分时计价”模式和新计费标准,起步价从此前的10元涨至13元,里程费下调0.2元/公里。滴滴出行方面称,计费方式“一升一降”,北京用户在平峰时期用车仍旧便宜,但高峰时段车费有所上涨。

  新的计费规则,实际上整体给网约车提价了,基本和出租车的价格持平。而在滴滴之外,易到、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其定位一开始就是高端出行,它们以专车的服务,把受众锁定在更高消费能力的群体。所以纵观当下的网约车格局,廉价网约车已彻底成为历史。

  廉价快车的退场,当然有市场的因素。今日的网约车市场,份额基本划定,尤其是滴滴优步宣布合并之后,前期的那种烧钱战术,早就无法维系。以前甚至不花钱,就可以完成一次定制化的出行,彼时的成本,实际上转嫁给了网约车投资方。不过在商言商,站在企业盈利的角度,在市场份额化圈定后,企业不仅不会补贴,还得收回原先投入的补贴成本,网约车贵起来在意料之中。

  如果只谈市场,也是无视网约车的困境所在。滴滴连续几次调价,其背景都是网约车司机数量的大量萎缩。尤其在新政出台后,网约车运营资格与户籍和本地牌照捆绑,排量和车轴距被严格限制,如此前滴滴的回应所言,在上海这样的地方,基本上清理了九成的司机。司机减少,对应的是供应减少,被价格战刺激起来的出行需求,一下子找不到出口了。

  所以,今年年初,一篇控诉滴滴打车难的文章,能迅速引起共鸣。而且,网约车为了避免用户流失,继续保持低价,结果导致乘客端打不到车,等待时间常常高达十分钟;司机端则因为利润减少而纷纷退场,最终形成恶性循环。以至于滴滴将重心,也向专车和顺风车转移。

  对于习惯了用网约车,而非出租或者公交来短途出行的消费者而言,基本等于被网约车行业给彻底抛弃了。这种抛弃,未必是因为商业挖潜的空间小,而是政策和市场等种种因素,锁死了发展的可能。其后果也显而易见,被刺激起来的需求,一部分得回归公共交通领域,这意味着共享经济闲置车辆座位的盘活,对道路资源的减压,不复存在。一部分则只能重回出租车市场,但问题在于,在失去了强大的竞争对手后,铁板一块的出租车行业,怎么可能提供尽善尽美的服务呢?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实在的倒退。

  还有一部分出行需求,将会转移到黑车领域。所以,你现在走在北京的街头,可以看到,那种在一些没有交警的路口三五停靠的黑车,或者在晚上挂着山寨红灯的巡游黑车,明显又多了起来。这些都是廉价网约车破灭后可想而知的结果,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黑车会比有信息登记的网约车更安全吗?当然不会。

  对乘客而言,廉价网约车已死,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了。愤懑之处在于,被共享经济撩拨起来的出行需求,本来可以滋养一个行业,一个司机群体,以及一群乘客,但它还是被各种因素给打压下去了。被强撩了一次,然后倒退两步,没有什么比这更讽刺了吧。(熊 志)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