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什么年代了,低保还搞大锅饭

2017-04-14 13:49:33

如果乡镇和县级部门的公共监督形容虚设,举报等维权机制又不畅通,还缺少自律,那村级权力在低保等利益问题上吃拿卡要,将是风险成本极低的事情。

  云南丽江市古城区因农村低保金被村干部平均分配给村民的违规事件,共清退了城乡低保及特困供养人员3669人。获得如此大规模的清退结果,源于去年年底丽江市委第一巡察组工作人员收到的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农村低保金可以平均分配吗?”这条短信,引起了巡察组的高度重视。

  被清退的低保和特困户,因为雨露均沾式的平均主义,而被财政给供养起来。国家发给低保户的钱被村干部要求集中起来平均分配给村民,低保金在下沉到基层“最后一公里”的过程中,成为一块人人可用、分而食之的蛋糕,其结果是,有低保户从自己的低保卡里取出1600多元买了药材种子,村干部却要他们把花掉的钱补回来;而原本自家每年9000多元的低保金,全村平均分配后只剩下了1000多元。

  低保搞大锅饭,救济底层的政策初衷被活活扭曲,发放程序之缺漏可见一斑。从监管的角度看,低保年审流程,除了核实低保户是否符合低保条件外,还应当调查低保存折是否发放到位、低保金是否符合规定标准等。但调查显示,当地很少对低保户进行抽查,公共监督并没有发挥效用。更甚的是,提出异议的低保人员还被威胁,“如果哪个反映就取消他的低保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村干部左右政策走向的能力不容小觑。原本需要村委会、乡镇、县级民政部门逐级审批的程序,实际变成村一级主导,低保发给谁,很大程度上也是村干部说了算。在政策的末梢,村干部手里在外人看来不能再小的权力,反而成了几千号低保户的主导者,这还真应了那句“别拿村官不当官”。

  低保审批的权限,被下放到村一级后,在村社这种熟人社会和人情关系网里,人情保和关系保的出现再所难免。而且,在乡村的权力结构中,不止在低保问题上,在养老社保等诸多领域,村干部也都掌握着主导权。所以均分低保,直接触犯了几千号低保户的实在利益,但它依然堂而皇之的上演,以至于尽管钱已经打到了村民的低保卡里,但他还是得取出来上交均分。

  媒体的报道没有交代低保均分背后,是否有着资金截流进个人腰包的情况,但在村干部说了算的监管环境下,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而且,那些已经被分掉的低保,又该如何处置?无论如何,不能再用政府财政,来为均分低保进行善后买单。

  低保被均分,很大程度上映射出一个村庄的治理困局。基层的权力结构下,村民的弱势者地位被放大,甚至成为可以被随意“雁过拔毛”的对象。而村干部,则作为行政权力在基层的延伸,掌握着低保等诸多政策福利的生杀大权。在此前提下,一旦上一级,即乡镇和县级部门的公共监督形容虚设,而诸如举报等维权机制又不畅通,如果再缺少足够的自律,村级权力在低保等利益问题上吃拿卡要,将是风险成本极低的事情。在这种格局下,别说均分低保,就是侵吞低保,也未必是一件多让人意外的事情。(熊志)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