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你的问题就是“想得太多”

  你的问题就是“想得太多”——观“许知远对话蔡澜”

  友人一再要我点开这个视频——《十三邀》8:许知远对话蔡澜,并死活让我“谈谈看法”。我遵命。看后大抵明白,友人一定是骨鲠在喉,想找个“同道”分享感受。那好,我就不揣冒昧说说“观感”。

  有文字如是介绍“十三邀”节目——寻找13位具有模板作用的个人,向他们发出邀请。请求观察他们的行为,请求他们分享个人的经验和心得。提供正在发生的样本,探求中国发展的切片。这个节目,是许知远对时代做的思考。

  哦,原来是“许知远对时代做的思考”!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期节目做成了“鸡同鸭讲”!无论是在大排档还是饭店,或是在早茶席上,许知远不断逼问着“严肃问题”,非得要把话题往“对时代做的思考”上引。几次都“引不成”,就和制片人商量,如何下次见面时攻陷。

    你的问题就是“想得太多”

  然后蔡澜老先生被许知远的“问题”弄得一脸愣逼,不得不哼哼哈哈打过门,一会儿叫店小二添把勺子,一会儿介绍食物的美味,不接他的茬。好不容易接到一个,蔡澜老先生赶忙善解人意地侃侃而谈,比如邵逸夫对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的认识局限啦……这是唯一“符合许知远聊天主题”的部分了。

  那就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好好谈呗!可是许知远又在那儿做深思状,话题一下子跳到别的地方去了。他好像肩负着重大使命,始终想引发对方做“对时代的思考”,几乎弄到“不会好好说话”的地步,气氛多次出现尴尬。老先生从一开始的“热情欢迎”,开始转为“赶紧结束”的表情。

  由于气场严重不合,在被逼问到无可回答时,老先生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对小阿弟说,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呵呵,老先生实在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你老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抛出貌似高深的问题,叫人怎么作答?

    你的问题就是“想得太多”

  整个过程中,感觉是“大陆民工型公知”和“香港老克勒”的一场“鸡同鸭讲”。你的吃相坐相谈相,和老先生的儒雅违和得很呢。人家早就得道成仙了,你还试图居高临下地“诱导”他往你的“深刻”里引,你的“深刻”很深刻吗?

  这个所谓的“许知远对时代做的思考”,怎么思考到香港去了?整个就是不搭调无厘头。尤其是和蔡澜这样的老克勒对话,能不能弄点通达的主题?你看人家风流倜傥得很哩——老先生随口教你们这帮小伙子“把妹”的诀窍,你们自叹不如了吧?

  偶尔,也看到了许知远害羞或天真的笑,那是被老先生感染到的一刹那。但这个瞬间转瞬即逝,许知远立马不忘神圣职责,恢复到装逼本色。一装逼,就突如其来抛出一个浑身不搭界的傻逼问题,逼老先生就范,好像不从老先生嘴里蹦出几个“责任”“情怀”“使命”“时代”“反抗”等字眼,他就无法交差。

  真是可惜了一场原本可以很精彩的对话。对话双方彼此还事先做了功课:许知远读了很多关于蔡澜的书,蔡澜也读了许知远的。那就共同关心的话题好好聊呗,哪怕在没话找话中绕到“共同关心的话题”呗!可是这个许知远太痴迷于他的“时代思考” 了,到了“言必称”的发痴地步,所以“一跑题”,他就魂不守舍,状态就很猥琐。

  现在做好的视频完全是包装的策略,硬生生弄出个“主题”——“享乐是对现实的反抗还是逃避?”好像许知远到香港拜访蔡澜,就是为了寻求这么一个答案:享乐主义者的存在方式是什么?其实蔡澜老先生已经用话语和行动告诉你了呀,他的一切就是“享乐主义者的存在方式”!

  至于“是反抗还是逃避”,不要怪我骂你一句丫的,人家老克勒一遍遍告诉你了——反抗个屁啊,逃避个屁啊!俺蔡澜就是享乐主义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也劝你们这帮傻逼兼穷逼学学享乐主义,不要老是貌似深刻地想一些不着边际的大问题。

  可笑的是,许知远还想引诱蔡澜,让他“回望有理想的岁月”,最好深情回忆父辈的“五四激情”,说出一番“现实堕落”的话语来。可惜老先生又让他失望了,他略一沉吟就非常坚定地说道:还是现在的生活最好!

  以前不太了解许知远,只知道此人名气挺响,有过一些好文章。可是通过这段视频,我突然觉得,“公知”其实应该分分档次的,或有“克勒型”和“民工型”之分。这个对话,换了是陈丹青、梁文道、许子东或窦文涛,那就会很精彩。大家的生活质量和背景相差无几,容易沟通,至少不会鸡同鸭讲。

  唉,眼下看他们吃着火锅,喝着小酒,东一搭西一搭地开聊,老是不能聚焦,真是急死人。哪里有什么“酣畅喝酒,淋漓大笑”?我看是喝得腻歪,笑得尴尬呢。

  突然想到一句箴言: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许知远太爱思索了,结果就被蔡澜一语中的——你想得太多了!我的理解,其实不是指许知远真的“想得太多”,而是指他“想入非非”,想的话题全都不接地气,不和蔡先生接轨,而且任何时候都要引到“对现实不满”或“对现实反思”上去,执著到像个“孱头” 了。

  要说这个视频有什么看点,我说还是有的:尽管蔡澜先生被许知远逼迫到经常王顾左右而言他,还要时不时捣捣浆糊,可是其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还是流露出性情中人的风采。他不经意地说:“我相信我活得比一般人精彩一点,所以我不怕。”——这个,大概是这个视频的唯一亮点。

  不要怪我从此患上成见——假如“十三邀”中还有什么“精彩对话”,我是不看好的。我对“民工型公知”似有一种天然抗拒,他们雅痞不像雅痞,儒士不像儒士,学问做得东倒西歪,话语体系混搭到毫无章法。看许知远和蔡澜把酒聊天,就觉得是在浪费蔡澜的生命。不严肃的说一句,我去聊,也比你聊得好啊!(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