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元拍出的作品也是电影人的追梦方向

2017-06-06 17:06:51

有人感叹,拍摄《中邪》的故事本身就是一部电影,并且电影之外的故事,更具一定的价值。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电影业处在一片茫然混沌、出路看不清的状况下,《中邪》剧组没有“中邪”,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捍卫了电影的“梦想”本质,找回了电影的“创作”尊严。

  一部电影拍摄出来需要多少钱?大家的联想可能是这样:大制作要过亿,中小成本要四五千万,低投入最起码也得两三百万吧。但最近一部由横店走向戛纳的电影,颠覆了人们对电影制作的想象,这部名为《中邪》的电影,投资仅仅为五万元。

  《中邪》的拍摄过程,讲述出来像是电影业的一个传奇:整个剧组包含主演在内工作人员只有十一人,拍摄时间仅为半个度多月,六名主演都是非专业演员,制片人的本职工作是电焊工。获得戛纳展映资格之后,剧组所有人都没出过国,除导演和制片人之外,其余主创都被拒签了。

  有人感叹,拍摄《中邪》的故事本身就是一部电影,并且电影之外的故事,更具一定的价值。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电影业处在一片茫然混沌、出路看不清的状况下,《中邪》剧组没有“中邪”,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捍卫了电影的“梦想”本质,找回了电影的“创作”尊严。他们拍摄电影的故事,证实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对于电影的热爱,会改变电影的命运。也告诉了那些因为投资问题对电影心怀畏惧的创作者:不要怕,勇敢扛起你的摄影机,只要有好故事,幸运之门就会打开。

  《中邪》电影极少有人看到过,具体质量如何没法评价。但能够进入戛纳展映,足以表明它是烂片的概率会低许多。花大钱、拍烂片,是当下中国电影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想要挣钱就拍烂片,也是一些电影创作者的“价值观”。《中邪》剧组一没资金,二没资源,根本没法和电影业资本大鳄比拼,但他们另辟蹊径,寻找到了追求电影梦的另外一种方式,而且这种方式更贴近人们发明电影、享受电影的初衷。

  无论国内外,小成本电影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媒体与观众的注意。国外最近的例子是一部名为《逃出绝命镇》的电影,它的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9%,几乎满分,它的投资仅为450万美元,却在全球获得了近2亿美元的票房。就投资回报比看,《逃出绝命镇》要比绝大多数商业大片的盈利性更好。这个成功的例子,有望引领好莱坞把视线由系列大片转向原创小成本电影,当然决定是否投资的重要因素是人,是创作者的创意能力与实现能力。在电影技术发展到天花板的时候,创作与创意的价值最终会成为核心竞争力。

  与国外不同的是,中国小成本电影的异军突起多集中于文艺片,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例子是《路边野餐》,这部启动资金只有两万、最终投资不过一百万元的电影,成为去年最受关注的国产片之一。不过该片导演在作品获得成功后,很快接到了投资千万以上的拍片任务,就个人才华的展现来说,这固然是好事,但在资本注入之后,导演是否还能够坚持创作的纯粹性,成为新的疑虑。对于野生野长的导演来说,太过顺利、成功得太快未必是好事。

  之所以小成本电影集中于文艺片,是因为商业片拍摄除了要受资金困扰外,还要受到题材困扰。因为投资少,小成本商业片就要在题材与类型上寻找突破点,比如拍恐怖片。《中邪》就是一部恐怖电影。国产恐怖片起点低、烂片多,一旦创意优势介入,很容易诞生佳作。但风险也比较大,因为类似电影拍摄完后难以公开上映,会对创作者的热情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中邪》的运气似乎比较好,不少电影公司向它抛来橄榄枝,要增资补拍一些镜头,要把制作往精良化的方向改进,要帮助它进入院线让更多的观众所看到。对于《中邪》的关心和爱护,其实就是对国产片未来发展的一种呵护,国产电影不能在一个概念、一条道路的状况下走到黑,除了多探索、多给空间,电影业可以追求大投资、大制作,但也要把五万元拍出的作品当成追梦的方向,否则实现电影梦的繁荣只会停留在空话阶段。(韩浩月)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