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

对放错地方的标语不可一笑了之

  近日,有网友反映称,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一处户外宣传犯了低级错误,落款为神木县委宣传部、神木县文明办的文明标语上,第一句话竟然是“爱国爱家,爱我长沙”。27日,记者就此事电话联系了神木县文明办,工作人员称标语为当地住建局制作安装,住建局表示已经收到通知进行处理。

  神木对长沙如此“示爱”,难怪要让网友笑掉大牙。偌大的奇葩标语,落了地方宣传部和文明办的款,最后却卸责到安装的住建部门头上,把吃瓜群众雷得里焦外嫩。制作的商家怕是要丢了生意了,而文明标语高高竖立却无人管来无人看,请问这种“走财政不走心”的口号,又是写给谁来念的呢?标语下南来北往的权力部门和公权者,但凡抬头看看,但凡稍有关注,哪会错到如此“让人怀疑人生”?

  小细节,大作风。类似闹剧也不是头一遭的:就在今年初,媒体亦曾报道,说河南郑州金水区房管局大门口的“创全国文明城市知识宣传栏”上赫然印着“人文宝鸡,活力宝鸡,和谐宝鸡”等字样。相关工作人员称,该局宣传栏错将“郑州”印成了“宝鸡”,内容印错是印刷公司操作错误导致的。那么,什么样的“操作失误”会把宝鸡搬到郑州去呢?有个事实,可做注解。据说郑州正在创文,而宝鸡已于2015年获全国文明城市称号。神木的文明宣传,一不留意就号召大家“爱长沙”,如此神来之笔,恐怕也是深谙“天下公文一大抄”惹的祸。聪明过了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这事儿虽小,影响却极坏。头顶着这么一块“爱我长沙”宣传标语的神木人,对地方文明会秉持怎样鄙夷与侧目的姿态?地方公权部门的绩效与操守又会在民众中形成怎样的口碑?有两个问题,更值得深究:第一,这种霸气醒目的标语牌,造价也不小,非竖不可吗?连落款的部门都懒得看一眼,这算不算另一种形式主义?第二,如今东窗事发,也是网友火眼金睛,地方部门对这些眼皮子底下的硬件都没有纠错能力,软件建设会不会更成问题?2014年,在中纪委通报的违反“八项规定”典型案例里,因筹备会议资料抄袭网络文章而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亦有先例。那么,这块让国人惊诧的牌子,能蜻蜓点水地“一拆了事”?

  公文抄袭之弊,自有了互联网之后,恐怕就更是如鱼得水。不要以为只有IP剧身陷抄袭狂潮,最低调的公文里恐怕有着更凶猛的抄袭。一则,形式主义的公文还很有市场,文山会海难以禁绝、标语口号风生水起,以为都是假大空,不想人家已经本地化,结果抄出一只苍蝇来。二则,公文又没有类似“知网论文检测系统”这样的过滤器,抄了、印了、读了、鼓掌过了,也就万事大吉了。要不是好事者挑刺,好像都相安无事、谁也没有损失。长此以往,长沙的标语“搬家”到神木去,也就见怪不怪、一笑了之。

  也许,强化公文抄袭监督与问责,是止歇闹剧的不二法门。(邓海建)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