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火、深夜“抢孩子”,家政业还会闹什么幺蛾子

2017-07-05 14:03:38

谁都不希望看到,家政业野蛮生长之下,“保姆”群体因个别害群之马而集体背锅,家政行业也因极端个案而遭受重创。但“毒保姆”掐死老人、纵火、深夜“抢孩子”等殷鉴就摆在那,是放任乱象自流,还是行业性洗心革面,取乎一念,却关系整个家政行业“旧病会否复发”的长远。

  杭州保姆纵火案引发的讨论经久难息。该案中,涉事保姆到底有没有某些人怀疑的赌博障碍病症,不好说。但保姆被曝出有精神疾病的情况,还真不少。

  “吓人!深圳一雇主家中请来怪保姆,半夜‘抢’孩子、还诡异地笑”……日前媒体的一则报道,乍听可以秒杀《故事会》里的很多“怪诞录”。报道说,住在深圳南山区的梁先生从某母婴护理平台请来保姆后,该保姆精神上总是很亢奋,6月29日夜里,还发生跟其妻子“抢”孩子的怪谲行为。他大声问保姆“要干嘛”,保姆就对着他“诡异”地笑。

  这让很多人脑补起《唐人街探案》里张子枫扮演的小姑娘那诡异的一笑,直让人后脊发冷。但这事结局没这么惊悚:该保姆有精神病。当事家政公司对此表示很“冤枉”,称签订合同时,公司按照程序给她进行了完整体检,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体检中不包括精神类疾病检测。

  类似事件此前也有发生:2014年南京市中院就曾审理由保姆持刀砍人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该案起于保姆半夜精神分裂症发作狂砍雇主,其中老太太被砍成九级伤残。媒体报道此案时,引语就是“本想雇个住家保姆,不想雇来个‘女杀手’”。而保姆中途被查出有精神疾病的案例也很多,2015年义乌就有保姆在雇主家多次想跳楼自杀,最后一查是精神病的情况。

  不检测有无精神疾病,“过往病史”全凭从业者自己填写,家政市场在进入门槛环节的乱,由此可见一斑。

  雇主请保姆,要的是“保”,此处的“保”既是保护也是保险,而非潜在祸患乃至夺命隐患。有精神疾病在身者显然不适合从事家政服务,江苏等地方就出台家政服务行业管理规定对此进行了明确,可在当下,未将精神类疾病筛查纳入家政从业人员资质审核的家政公司,多不胜数。

  不筛查精神类疾病,缺乏从业档案征信系统,甚至就连有无暴力犯罪前科等基础性背景资料都不核查……家政行业的乱象,总在极端个案发生时进入舆论“射程”,却又在案件舆情热度降温后迅速退出公共视野。到头来,问题迭出,但症结依旧。

  “疾在腠理,不知将恐深”,有病就得尽早吃药。特别是在我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已达到两万亿元,保姆纵火案又诱发家政行业信用危机的背景下,对着症不下药,只会留痈贻患。

  就进入门槛而言,家政行业无疑该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明确哪些人该禁入;就前置性的健康情况把关而言,家政公司有必要增加心理健康检查项目,以免有人带病上岗,而该行业也该建立精神疾病诊疗记录的可查询信息系统,做好保密措施,并跟“应收尽收”的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管治制度接合;而就家政公司责任而言,家政公司跟雇主该建立家政服务合同关系还是居间关系,是否该提供“尽职调查”服务,也亟待明确。

  今年4月,全国妇联原副主席甄砚就呼吁,尽快启动家政法律法规立法程序,通过立法或司法解释的形式,明确政府、非政府组织、家政企业、雇主和家政服务员的法律地位和责任义务;对群众反映问题较多的行业准入、劳动管理、社会保障、市场规范等内容进行法律界定,研究推动《劳动法》在家庭服务劳动关系中的落实。如果说,这在此前仍是“悬浮呼吁”,那保姆纵火案发生后,家政行业监管与权责规范化是时候正视了。

  谁都不希望看到,家政业野蛮生长之下,“保姆”群体因个别害群之马而集体背锅,家政行业也因极端个案而遭受重创。但“毒保姆”掐死老人、纵火、深夜“抢孩子”等殷鉴就摆在那,是放任乱象自流,还是行业性洗心革面,取乎一念,却关系整个家政行业“旧病会否复发”的长远。(佘宗明)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