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致敬六小龄童:情怀可嘉,真经未必

  “辨识度最高的孙悟空”扮演者六小龄童,日前发布新闻,说要学习孙悟空“历经艰辛,九九八十一难,终成正果”的顽强精神,重走玄奘路。

  这个新闻不被关注是不可能的——“西游师徒”将重走玄奘路,这个创意本身就是吸引眼球的。六小龄童此行,是跟“唐僧”汪粤、“猪八戒”马德华、“沙僧”刘大刚共赴印度,拍摄8到10集的纪录片。谈起初衷,他阐释道,“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对玄奘大师有距离感。通过我们的关注和介绍,让观众有兴趣去看,是我们的初衷。这次师徒四人能一起同行,希望取得人生的‘真经’。”

                    致敬六小龄童:情怀可嘉,真经未必

  听起来很有情怀,所以首先表示敬意。不管怎么说,从“饰演”到“寻根”,至少显示了一种文化自觉。至于究竟能取到什么真经,那要节目做起来再说。说到底,彼时的“真经”和此时的“真经”还未必是一本经,制作方和西游师徒如何将历史和现实串联得饶有情趣而意味深长,才是他们的功课和难题。

  听听六小龄童的这段话:“前段时间,我看了部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非常好,我很喜欢。但你看到演员的付出了吗?我们的年轻人首先要踏踏实实静下心来,不要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把我们真正前辈的猴戏艺术学到手以后,有了这个基础就可以变化,各种站姿和坐姿,没有基础就会手足无措,就不鲜活生动。”——这段“意思杂糅”的话,其实暗示了“取经”的杂糅风格。玄奘取经的印度和《摔跤吧爸爸》出产的印度,完全不是一码事,但“重走玄奘路”可能把两码事弄成一码事,在“印度符号”中加以发挥,提炼出有益的主题。

  所以说,此番“取真经”,更重形而上的精神意义,而非形而下的操作意义。要说艺术借鉴,印度艺术对六小龄童饰演的孙悟空,还真不能直接拿来。《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借一本正经,扬民族艺术。六小龄童明确说,他的成功要归功于国粹戏曲艺术,“孙悟空在戏曲舞台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是独特的。”这种独特性,是国粹的精华所在,这才是六小龄童的艺术真经。

  我之所以要“致敬情怀”,是因为这支年龄加起来260岁的团队,个个不服老,他们的艺术之树长青,心态极其年轻,这是难能可贵的。提起“一生一部戏”的影响,六小龄童难掩感慨和伤怀:“我去幼儿园里,问现在的孩子们:看过西游记吗?看过。知道我在剧里演什么角色吗?孙悟空。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六小龄童。”有小朋友踮着脚尖,举起牌子给他看,上面写着:“我未长大,不许你老”。那一瞬间,六小龄童无比动容:“一个演员30多年,观众还在记住你。一个演员,连老的权利都没有。我想,这是大家对我最大的尊重吧。”

  说得多好:“连老的权利都没有”。这不仅是观众的最高褒奖,也是艺术家自我激励的极大动力。我所接触的电影艺术家秦怡老师,就是典型的“连老的权利都没有”的榜样:她整天忙忙碌碌,忙得充实,忙得快乐,哪天不忙,反而有一种空落落的寂寞。有些人不懂,以为这是“老艺术家无可奈何的心酸”,其实他们可受用这种“忙碌”呢。说到底,一个艺术家,假如老了老了,还有观众惦记,还有戏可演,还有节目可做,那是他的福分啊。

  从这个角度说,今天人们还能记住六小龄童,还有投资方愿意出资让“西游师徒”重走玄奘路,本身就证明了其价值,说得直率一点就是证明了其市场价值。一个艺术家对社会的引领作用和责任意识,往往正是通过这种“市场价值”,变现为“精神价值”——当更多的受众愿意听你看你接受你,你的价值观才能有效传达。

  因此,我非常期待这次师徒远行能够有所收获,无论这种收获将以什么方式表达。由于现代化的便利,此行“吃苦”肯定是大打折扣的,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更是绝无可能,不过假如能够把功课做得深一点,把文化琢磨得透一点,把姿态放得低一点,把学习劲憋得足一点,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总是能从异域文化中受到启迪的。

  所以就用这八个字祝福他们吧:情怀可嘉,真经未必。再加上四个字:一路走好。(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