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鄙视链,中产怎么活

2017-07-27 10:48:55

鄙视链是足够分化的,中产阶级内部,也会形成相互踩踏。这恰恰意味着中产的脆弱,这个群体连共同的价值观都没有,他们只有在财富或者房产的占有这条鄙视链上,共享同样的位置。

  榨干中产阶级这个话题IP后,鄙视链成为又一个媒体喜欢的热词。无论是成都小区里的那次中产阶级内部踩踏,还是春游、赏樱及中产阶级焦虑,又或者公园相亲角的明码标价,我们会发现,相较于地图炮,鄙视链的存在,在歧视和鄙夷之外,渗透着更为深刻的阶层意义。

  鄙视链的流行,伴随着中产群体的崛起。中产家庭不让孩子和没英文名、看喜羊羊的孩子同读没外教的幼儿园,这是一种生活和审美上的隔离。它说明,这个群体正在努力培养符合自己身份的审美趣味和习惯,形成辨识度,将自己和那些粗鄙的下层人区分开来。

  所以,鄙视链看似是朝下的,其实恰恰相反。基于阶层下滑的焦虑,它是上升流动的一种心理战略。就好像公园相亲鄙视链上,北京户口的本地人,瞧不起外地人,家长往往会希望子女攀高枝,而非下嫁贱娶他人。鄙视背后,是守住本阶层的愿景,以及继续攀登的希冀。相亲鄙视链越物质越赤裸,这种畏惧下滑的焦虑越强,以至于需要不断标榜自己在财富和社会地位上处于更高的位置,才能够寻得安全感。

  只有有阶层位置和流动的自我意识,才会有所谓的鄙视链。你拿着鄙视链三个字,去穷苦的农村社会询问,他们一定会莫名其妙。所以,准确地讲,鄙视链是体面人的专利,它属于那些解决了经济困扰,财务相对宽裕,有富裕时间思考审美和社交的有闲阶级,尤其以中产阶级为甚。穷人眼里无所谓鄙视链,中产看到了底层之苦,担忧下滑,才会急切的切割。

  从观感上讲,鄙视链当然粗鄙不堪,处处充斥着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刚过上中产的生活,就让子女与没有英文名的玩伴划清界限,这种假装的体面,甚至比大金链子斜挎包的暴发户都要显得虚伪。但某种意义上来讲,没有鄙视链,焦虑的人们,又该如何生活?

  从没有那个时代像如今,财富如此剧烈变动,同时阶层板结化,上升困难,沉降容易,一场大病或者股市上的一次失败投资,可以将不堪一击的体面人打回原形。从泥坑里爬出来的中产们,看着随时都摇摇欲坠的阶层地位,心理上的不安全感前所未有。只有通过对下层群体的鄙视,他们才能建立起精神层面的护城河,通过这样来提醒自己,还体面地生活在竞争的上游,拥有着更加品质化的生活习惯和审美趣味。

  这种发轫于焦虑,最终以自负和傲慢的方式显现出来的鄙视链,很难说它有多猥琐,它更多的是一种惧怕的心理症候群。只有对生活没有底气的人,才会通过鄙视他人来抬高自己。所以我们批评它的不堪,更得意识到,鄙视链制造的优雅和体面的虚妄想象,也在提供安全感。

  当然,讽刺的地方在于,鄙视链是足够分化的。中产阶级内部,也会形成相互踩踏。这恰恰意味着中产的脆弱,这个群体连共同的价值观都没有,他们只有在财富或者房产的占有这条鄙视链上,共享同样的位置。这是个面目模糊、无法识别的群体,以至于这么多年了,中产没有准确的社会画像,我们只知道,在鄙视并切割下层人这件事上,他们达成了高度一致。(余寒)

责任编辑:李贝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