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赴京,网行

  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大会特邀在下作为嘉宾出席,恰好有空,遂欣然接受。心想,订机票,订酒店,迎送往来,够他们忙的。殊不料,话音刚落,短信微信便频频袭来,先是发来设计别致的电子邀请函——

    赴京,网行

  俄顷,又发来一连串有关来回机票、住宿酒店、接机送机的信息,如此迅疾就统统搞定,让我初步领教“互联网+”的神力。

  轻装简行。由于我在网上提前值机,便长驱直入过关奔登机口。到得首都机场,会务组预订的网约专车早已恭候,平台短信告知我,司机已在10号门外等候。白衣蓝裤小伙热情迎候,开门叮嘱如仪,宾至如归。上了崭新的黑色帕萨特,车内整洁舒适,温度调得合宜,饮用水卫生纸随手取用,一路上与司机小伙聊互联网经济,谈笑风生。

  不知不觉间已到崇文门饭店,往前台递上身份证,立马拿到房卡。电梯也是智能,住几楼,必须先在电梯按钮旁刷卡,才能摁亮所属楼层,甚为科学与安全。要用餐,只需到酒店某层的餐厅,二层西餐厅,五层中餐厅,一层还有小火锅,自由选择,丰俭随意,签单即可,有人“暗中”统一买单,退房时一并结算。

  一切都是有序进行,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悄悄操作,我只需留意微信和短信,便无丝毫后顾之忧。不用面对具体的人,少了寒暄客套,我顿感舒适轻松。为对方计,倘若按传统套路,由单位安排车接送,一司机,一工作人员,从远方出发,经过无数堵车地段,方到得机场,举牌、认人、寒暄、找话、回程,“成本”甚高也。

  第二天大会开幕,这时才见到承办方光明网的熟悉编辑,所谓熟悉,只是不断网上互动,稿子飞传,他们为我服务多年却缘铿一面,此番相见自然亲切。彼此只叙友情,无关吃住行之杂务,轻松自如。

    赴京,网行

  大会现场,设有采访区域,就在会场门外。我在一排端坐,正在座位上聆听各位高层致词,手机上出现陌生记者短信,问我能否出得边门,接受录像采访。按示循去,有美女记者迎来。以大会LOGO做背景,我在镜头前回答记者提问,侃侃而谈,神态自若,迅速搞定,复回座位。召唤、离席、复位,均发生于无声无息中,手机指挥着一切,表面不露痕迹。

  开幕式论坛结束,参观展区,但见阿里巴巴、爱奇艺、网易、豆瓣等一干著名网络品牌,悉数亮相,一网打尽。打开赠送的小礼品,也是各类数码产品,“网盲”恐会一头雾水。想我一花甲之人厕身其间,身形与心理均不违和,跟得上趟,略感欣慰。

    赴京,网行

  转眼到了回程时,一切如前:网约专车准时来到饭店,早早送到首都机场,自助打完登机牌通过安检,以为可以静候闸门开启,鱼贯登机。然而不幸的是,手机上传来迟飞的消息。迟飞就迟飞呗,吃点喝点,慢慢等呗。然而——又是然而,过一会又有短信告知,继续推迟,推到晚上九点。从下午推到晚上,时间够长的。看来得瞌睡一场,打发时间。

  然而——再次然而,短信又来,告知今日航班取消,让我自己在APP或公众微信号上改签或退票。无奈,只好将此不幸消息告知主办方。对方立即安慰我不用着急,然后又一番“网上行动”:订车,订房,订票,不一会,网约专车就恭候在机场大门外。一样谦恭的小伙,一样整洁的车况,预订的酒店式公寓就在离机场不远处,几支烟功夫就到了。

  心想,要是换了从前,我的一个“不幸消息”,要牵动多少东道主工作人员?已然下班的司机必须从家里赶到单位,接上相关接待人员,一路风风火火赶到机场,接上我后还要联系住宿,同时安排明天如何送我去机场……有了“互联网+”的社会化服务,一键搞定,道路资源、人力资源、能源等等,全都节省了。信息时代的生活方式真是大改变啊,我的内心不由得翻江倒海。

  今晚的寄宿地叫“北京XX里8号服务式公寓”,估计他们也是网上巡梭的结果。车子来到一个高档小区,往纵深开去,一路绿荫婆裟,然后赫然出现标识。下车后推门进入,此建筑巨大的体量让我一怔,却不见一人。前台有一服务员,递上身份证,即拿到房卡,然后轻言叮嘱我暂交押金500。我本能地掏出现金,但转念一想,此行不是“无现金旅行”么?能否支付宝?答曰然,遂刷之。幸亏这一“转念”啊,否则给自己添不少麻烦——容后再叙。

  这是一个巨大的酒店式公寓,但它自称“服务式公寓”,似乎更加名副其实。没有小卖部商务部等任何附加设施,只有客房。坐电梯进得自己房门,但见开放式厨房明亮宽敞,电冰箱电磁灶微波炉一应俱全,杯碗筷匙尽皆备齐,撩拨起“过小日子”的遐想。一夜无话,关灯将息。第二天一早,一份“乐享早餐”送到,品种丰富,甚为可口——

    赴京,网行

  刚吃完,网约车专车已到,立马下楼,交了房卡就上车。钻进车子,离开公寓,忽有“恍然如梦”之感:一切悄无声息,仿佛在幽暗和幽静中潜行,两个面目模糊的女子,一个是前台服务员,一个是送早餐服务员,照面不超过一分钟,对话没超过两句,然后便悄然隐去。这就是我呆过的京城公寓吗?心里似未留下一丝痕迹,宛如南柯一梦。

  下车,打票,安检。正在这时,手机有动静,一条短信赫然在目:支付宝退款!咦?退款?看到500数字,方才恍然大悟:刚才怕司机多等,下楼丢下房卡,便急于上车,竟然忘记押金一事。要是现金,此番不知对方如何退我?赶回去拿,成本太高,还会误机;回上海后交涉,会不会现金支付与网上支付两条线,人家操作麻烦?如今多好,店家见我走人,只要按照我的支付路径,一个点击,钱款立马落袋为安。赞啊,一路“网行”,何其安泰舒心!

  登机还早,我就在手机上开始打字,写下“赴京,网行”一文。想到人的“网行”和文的“网行”都是这般“无人驾驶”般潜行,心下感慨不知不觉中换了人间。鄙人虽廉颇老矣,好在尚能饭,弄微信开公号写网文不亦乐乎,一些微文动辄10万+,初尝“疑似网红大咖”之甜头。遂发现,能否与时俱进,与年龄并无必然干系,观念更新,心态年轻,不怵时尚,“网”者,雕虫小技也。在“内容为王”的前提下,哪有轻言OUT的道理?

  想到这篇“手机短文”将于悄然中赫然刊出,内心满溢欢喜——欧耶!(刘巽达)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