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小学生寒风中跪地考试,教育不能如此不知“冷暖”

2018-01-17 14:10:54

由此现象衍生开来,其实不光是孩子的挨冻、被晒,幼儿园孩子遭遇猥亵性侵,校园欺凌现象高发等等加之于孩子的伤害,某种程度上,都可以找到共同的因果链条。

  1月11日,河南南阳官庄镇第一中心小学上百名学生寒风中跪在操场考试。该校校长称因考试学生多,教室内坐不下。13日,当地教育部门表示将通知各学校停止户外考试。

小学生寒风中跪地考试,教育不能如此不知“冷暖”

  特意查了下南阳最近的天气,最低温度0℃,最高也不过10℃左右,另外,空气质量为中度污染。如此温度下,即便是成年人在外面待久了都会感到明显不适,何况是还要考试答题的小学生,更何况是以跪着的方式。空气中度污染,正常情况下,也是建议人要尽量减少在户外的时间。这种常识,校方应该不至于不知情。而对于该校的孩子而言,冬天挨冻,或还并不是最坏的状况。有该校学生就反映,“夏天的时候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还会中暑”。

  冬挨冻,夏被晒。学校做出种种违反常识的操作,理由仅仅只是因为,“考试学生多,教室内坐不下”。这是理由吗,或许确实是。我们当然愿意相信,如果学校的硬件条件再“宽裕”一点,校方会尽可能避免这种状况的出现。但即便在现有条件下,要解决学生在室内考试“坐得下”的问题,目前的方式显然并非唯一选择。比如,让各年级“错峰”考试,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这种操作不涉及多少额外成本,也不难协调。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是校方想不到吗?恐怕更为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孩子的“冷暖”抑或说是权益,或许从来就被置于某种可以轻易被“牺牲”的境地。

  能够佐证上述结论的是,小学生寒风中考试,类似的新闻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甚至可以说,它成了季节性的重复问题。比如说,此前有学校同样安排学生在寒冷的室外考试,理由是“防止作弊”;还有学生冒严寒列队欢迎领导;前不久亦有学校学生只能通过绕圈跑步来取暖……从中不难看出,几乎任何一个理由,都可以将孩子置于严寒或暴晒之下,它与学校的硬件条件如何并无必然联系,更多还是校方乃至整个“社会系统”的态度。

  由此现象衍生开来,其实不光是孩子的挨冻、被晒,幼儿园孩子遭遇猥亵性侵,校园欺凌现象高发等等加之于孩子的伤害,某种程度上,都可以找到共同的因果链条。这类事件的具体诱发因素与后果当然不能笼统“合并同类项”,但是,它们却都共同指向一种事实:孩子的安全和权益保护状况,与社会的正常期待,发生了偏离。按照胡适先生把“社会怎么对待孩子的”列为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指标之首的标准,也可以说,至少在如何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我们离文明社会的要求尚有不小距离。

  就个案来看,事件在舆论介入后,当地教育部门回应称,将通知各学校停止户外考试。舆论的围观能够发挥作用,固然让人欣慰。只是,这种解决问题的路径依赖,似乎显得太奢侈了——不是每一个挨冻的孩子都能够被舆论关注到,也不是每一个“冰花男孩”都能“幸运”走红。无论如何,别让孩子冒着严寒跪着考试,不应该只能由“旁观者”指出后才能实现。我们的教育不能如此不知“冷暖”,之于孩子的权益呵护,我们的社会神经不能如此“迟钝”。(朱昌俊)

责任编辑:陈城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