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严把毕业关,高校不妨从“课程脱水”开始

2018-09-06 17:26:04

老师坚守底线,学生不高兴,期末的教师评价就很难获得高分;抬手放水,则底线难坚守、职业无道德。有人喟叹,“一个老师放水问题不大,可是我们都这样放水,那就成了冲垮教育的洪水了,蔓延出去就是冲毁这个社会的海啸。

  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对加强本科教育再次“加码”。《通知》要求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淘汰“水课”,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高校里,总有一门课是上课不常点名、考试容易通关、学分拿到手软的“水课”。对于学生来说,这些“水课”简直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的福利之地。浪费学费、浪费教育资源的“水课”,目前主要泛滥于通识课领域,在本科教育中见怪不怪。

  为什么高校里都有“一篮子水课”?原因无非有三:一是通识教育成了筐、什么都往里面装。既不看师资力量、也不谈专业匹配,大而全的通识教育,自然会萝卜快了不洗泥。二是课程改革没有退出机制,课程越开越多,学校管不过来,少数教师不注水才怪。三是高校评价机制扭曲,让科任老师不得不去“放水”。老师坚守底线,学生不高兴,期末的教师评价就很难获得高分;抬手放水,则底线难坚守、职业无道德。

  此前,湖南科技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教授彭美勋在博文《大学教学之两难:把关还是放水!》中提到,77份试卷,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学生卷面成绩达到了55分的及格线,相当一部分学生只拿到了二三十分,还有不少只拿了十几分的同学。在各路求情的人情攻略之下,有多少老师能坚持学术良心?“水课”可让彼此轻松,所以就有了现在供需两旺的局面。

  有人喟叹,“一个老师放水问题不大,可是我们都这样放水,那就成了冲垮教育的洪水了,蔓延出去就是冲毁这个社会的海啸。”今年6月,教育部在四川省召开了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教育部首次召开的专门研究部署本科教育的会议。“本科不牢、地动山摇”再次被提及,而扭转“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成为共识,大学生合理“增负”成为必由之路。怎么“增负”?粗放的办法就是加量加作业,真正集约化的思路,其实不妨从“课程脱水”开始。

  青灯黄卷,皓首穷经。“课程脱水”是个利益攸关的硬骨头,既让混日子的学生有痛感,也让不上心的老师没退路。但既然认准了病灶,还是要刮骨疗毒。

  具体方式,要建立更为科学规范的课程评价体系,不能让学生评价权一支独大;要宽容那些不受学生欢迎的“严老师”,真正让“水课”无立锥之地;要量体裁衣,根据师资和校情安排通识课程,严肃课程退出机制;要营造刻苦求学的高等教育大氛围,严惩各种涉及师生的学术不端。惟其如此,或能真正让高校成为有学术信仰与精神图腾的地方。(邓海建)

责任编辑:刘朝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