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人们操心的其实并不是“消费降级”

2018-09-10 14:00:23

民众讨论消费升降级,调侃也好,吐槽也罢,其实并不是为了争出子丑寅卯,而是在操心着被各种附加成本折腾的小日子。我们实在没必要花力气讨论当下的消费究竟有没有降级,而应该慎思于,究竟哪些因素有可能让我们的消费结构和消费水平,出现被降级的隐患。

  今年来,数据显示榨菜、方便面、二锅头等商品的销量上升。不少人感慨国内的消费水平降级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在9月6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消费降级”的说法失之偏颇。当前市场出现部分大众化商品销售较好的情况,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消费升级的新趋势。

  “榨菜泡面二锅头,骑着摩拜遛一遛,购物只选9块9……”拥有3.4亿用户的低价竞卖平台,一年的销售额达到2000多亿元;酿造二锅头和制作榨菜的上市公司,半年净利润同比大增了70%以上。在这个夏天,“消费降级”在网上网下成了爆款新词。

  降级的说法流言四起,弄得民众莫衷一是。商务部出来审慎辟谣,这固然有利于止歇纷争,不过,消费升降级之争即便空穴来风,恐怕也应看到其背后的真问题。

  民众讨论消费升降级,调侃也好,吐槽也罢,其实并不是为了争出子丑寅卯,而是在操心着被各种附加成本折腾的小日子。再直白点说,就是担心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美好生活,会不会被闻风而动的各种集群支出给“降级”了。

  有人举证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18万亿元,同比增长了9.4%。尽管增速处于15年来的低水平,但考虑其庞大的基数,这个增长水平还是很可观的。不过,最简单的一个反问是:消费升级的概念,什么时候庸俗化地变成了“花更多的钱买更多的东西”?至于消费者理性消费,是有钱了之后的“自觉理性”还是没钱了之后的“被逼理性”,也远不是一个概念。方便面或榨菜的火爆,更不能成为降级的佐证。消费升降级是个慢态的概念,三两个月的数据怎能成为言之凿凿的定论。

  所以,我们实在没必要花力气讨论当下的消费究竟有没有降级,而应该慎思于,究竟哪些因素有可能让我们的消费结构和消费水平,出现被降级的隐患。比如这些年,“房价较高致个人债务增长快,影响个人消费”的说法一直盛行,其被视为消费升级迟滞的重要原因。这样的说法,并非一纸荒唐言。“一房毁所有”,这话固然偏激,但在大城市房租暴涨的当下,房地产市场对消费生态的影响,显然深刻而复杂得多。

  那么,即便“消费降级”是个伪概念,民众对“被降级”的担心,可能也对应着“被房子掏空”的忧虑?居民杠杆率、居民新增贷款数、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之比……这些数字,都与消费有着关系。

  “消费降级”,不若看成是“消费焦虑”的另一种说法。个税征收机制的调整、社保基金未来的转身,都关切着民众的消费层级和水平。关注民生、保障就业,以及增加居民收入水平,开源节流地提升消费者购买力和市场获得感,这才是“消费降级”舆情汹涌背后的真民意。

  当我们在“实用型日子”里幸福徜徉,不是更贴近消费质态上的“诗与远方”了吗?“消费降级”“康师傅”“牛栏山”等,不过是公共舆论场的话题道具。唯一肯定的是:民众惟有更有钱、更敢花钱,“消费降级”的判断才会不攻自破。(邓海建)

责任编辑:刘朝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