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艺术空间、商业空间、社区空间之无缝对接

2018-11-23 16:52:24

艺术进商场,艺术进社区,这是必由之路,其间并无档次高低之分。三个空间的“无缝对接”,既改善和创新了社区环境,提高了社区市民的生活品质,还让社区成为创新的源头,这是一举多得的思路和举措。

  作者:刘巽达

  新近以来,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值得引起关注,那就是:一些艺术工作者和社区管理者以及一些商家,他们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互相借力”的思路,于是慢慢接近,慢慢拥抱,将各自的空间打通,不再细分彼此,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气象。我将之概括为“艺术空间、商业空间、社区空间之无缝对接”,并对这个现象辐射的社会意义和艺术意义,予以高度评价。

  先来说说“社区空间”与“艺术空间”的关系。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社区”只是一个“居家”概念,衡量社区品质的标准,往往集中在“生活是否方便”的层面。很少有人意识到,它还可以成为艺术实践、社会实践的开放场所;大部分人认为,“高大上”的艺术与“烟火气”的社区,实乃风马牛不相及。然而近来人们渐渐发现,一些艺术活动开始在社区出现乃至生根,艺术不但改善和创新了社区环境,还提高了生活品质,甚至成为拉近居民距离的“破冰”之举。艺术在焕发社区活力的同时,还让社区成为创新的源头。

艺术空间、商业空间、社区空间之无缝对接

粟上海社区美术馆

  比如这个位于上海愚园路1088弄里的“愚园路公共市集”,其二层空间被设计成“粟上海社区美术馆”。这是一个带有烟火气的美术馆,是街坊邻居的共享空间。社区的市民们出门购物遛弯,一个转身就直接上二楼逛美术馆:泼墨廊道、台阶式书吧、可移动式书画展览、观影互动区、休闲沙龙区……在这样一个充满设计感的艺术空间内,喝喝茶,与邻居们聊聊天,陶冶性情,增加艺术修养,将变成社区市民的日常生活。建筑师为“粟上海社区美术馆”打造了富有层次、灵动渗透的空间形态,避开了传统展厅的弊端,意在于让展览更具艺术性、趣味性、互动性,并且结合社区文化,开展各类艺术教育课程,用大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普及艺术。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美术馆这种高大上的场所,岂能进入寻常百姓家?但是改变思路后就不一样了,社区美术馆的打造,不但让艺术跟生活亲近,而且绝不掉价,甚至可以别开生面别具一格。主创者们的思维非常先进,他们认识到,旧区改造中,限于各种现实因素,有些问题很难解决,那可不可以用轻质的方式,用艺术的手法,让生活在老城厢里的百姓觉得,生活中虽然有很多不便利、艰苦的地方,但还是有一些美好的事物与他们相关联?

  让城市社区秒变艺术场所,已然成为重要的社会课题。所谓文化民生,所谓艺术服务于人民,这些理念都是需要落地的。而最好最有效的落地,不是政府没完没了的配送,而是要让社会本身具有造血功能。可喜的是,在社会主体日益多元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大学、艺术场馆、艺术家意识到,无论自身如何的阳春白雪,都脱离不了社区这个下里巴人,只有融入社区,艺术才能接地气,才能赢得最广泛的呼应。何况,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可以雅俗共赏地和谐共振互为补益。一旦这种“社区公民”的责任感被调动和激发,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参与社区建设,而普通的社区居民也会被带动起来,渐渐发挥主导作用,积极开展实践探索,这就不但增添了社区活力,还开启了城市未来生活的N种可能。

艺术空间、商业空间、社区空间之无缝对接

展览现场:罗永进多媒体作品《竹屋》

  在一些发达国家,社区被视作重要的场域,很多高级别艺术团体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社区人群。他们没有这样的偏见:越是身居闹市就越显得高级,而是积极找到目标人群,决无自降身价的委屈感。比如美国一家名叫Theatre Row的剧院成立于1976年,几十年前这家剧院所在的区域治安相当不稳定,充斥着妓女、毒品和犯罪。后来相关决策者通过开发剧院、餐厅来推动街区的全面重建,最终把一个复杂的色情场所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一直以来,Theatre Row都非常重视社区服务,给周边居民提供免费的演出以及戏剧教育活动。在美国,很多剧场、博物馆都鲜明地表明自己是一个以社区为中心的艺术组织。可见,“以社区为中心”并不是“低档次”的代名词,而是极其正确的定位。其实说到底,所谓“社会”,无非就是社区的总和,服务好了社区居民,不就是服务好了人民?文化在社区建设中的作用,正在被渐渐认识,而且必将显示出它不可或缺的魅力和伟力。

  尤其值得引起重视的是,让“城市社区秒变艺术场所”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创新和创意开始在社区萌芽,社区成为原创的孵化器。以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与四平社区共建项目“四平空间创生行动”中的“电话亭美术馆”展览为例,通过共建,他们不但共创了66个微创新,改变了整个社区的面貌和调性,而且放大了人们对社区更新的想象空间。什么想象空间?比如,社区能否成为一个城市区域产业链和创新链的“前端”?美国硅谷曾经出现过最具创新的公司,像惠普、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并没有产生在CBD(大城市里主要商务活动进行的地区)或者工业区里,而是产生在住宅区的车库里。这显然说明,社区完全有可能孕育创新种子,社区完全有可能成为创新创业的主战场。当城市社区秒变为艺术场所,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场域时,无论是艺术家还是普通居民,乃至各路才俊,都会加入到这个社区建设的队伍中。由此,社区成为城市重要的创新源头,而在社区的居民,也成为社会重要的创新力量,这是何等鼓舞人心的前景!

  再来说说“商业空间”和“艺术空间”的关系。前几天,我参加了一个名为“商业空间里的艺术宣示”的专题论坛,在论坛开始前,我参观了在美轮美奂高档商厦里的艺术展示。与美术馆展览不同的是,这些艺术品,不是在专门的“美术空间”摆放,而是与高档商品参差杂混,在亲密无间中显示出极其和谐的“互助”:由于艺术品与高档家具具有一种相容的互补性,有的艺术品出现在某处,简直绝配,浑然天成!商场和策划人还把走廊或某个不起眼的空间,甚至是角角落落的边角料都利用起来,粉刷一新,地毯一铺,射灯一打,立马提升了空间品质,变成艺术画廊和艺术空间,到处充满艺术的气息。当然在这背后,凝成着策划人的匠心和心血。这也解开了我一开始的担忧和疑惑:在商业空间展览艺术品,会不会委屈了我们的艺术家?因为在常规经验里,艺术作品都是在美术馆展出的,而在商业空间里,观众其实就是顾客,他们只是不经意地偶遇一下艺术品,而不是专心致志地欣赏,所以我才会疑问,会不会委屈了我们的艺术家?然而一圈看下来,感觉是没有委屈,因为这高档的环境并不输给美术馆,而且由于策展人运用匠心,让艺术作品与商业环境和谐对话形成互补,产生了“互不委屈”的效果,商业环境没有委屈艺术家,艺术作品也没有委屈高档商品,它达成了一种和谐,仿佛本该如此。观众与顾客本来就是一体的,偶遇的惊喜也许胜过专程观赏的失望——由于心理期待不一样,一旦在商业环境看到眼前精湛的艺术品绝不亚于美术馆里的专门展出,反而会产生意外惊喜,就容易口口相传。我看了之后也有所感慨,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是一条可以普及的道路,可以作为一个模范样本。

  商业空间与艺术空间互为一体,细细想来早有前例。前一时期台湾导演赖声川在上海为剧场选址,虽然很多地方伸出橄榄枝,但他很快被徐家汇的美罗城吸引,于是在那儿建了“上剧场”,开张后果然客源滚滚。当然剧目精彩很重要,但地理位置和空间选择也很重要。闹市中心的商业大厦本来人气就足,如果加上顶级的文化设施,绝对是锦上添花的。台湾人的商业脑筋更灵活一点,他们早就懂得这个道理:把艺术空间和商业空间融为一体,才能够更好地聚集人气。去年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赌城里转来转去,发现所谓赌城,其实就是一个体量巨大的综合体,一楼赌场,二楼剧场,三楼商场,人流穿来穿去,谁分得清谁是赌客、顾客或观客?往往都是身兼数客。还有前年淮海路上的“上海K11”商厦搞了一个“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结果是人山人海。据K11统计,特展期间其日常营业额增长了20%。K11艺术基金会创办人称这个商业模式为“博物馆零售”,说这意味着零售品牌、公共空间以及艺术共融一体。而同样档次的艺术展放在浦东的中华艺术宫就很少人去,显得空荡荡的。不但心理空间遥远,而且仅仅只为单纯的目的,这就减少了很多犹豫不决的观众。在我看来,艺术家们首先不要有偏见,并不是说我的作品放在高大上的地方就牛叉,放在商业空间里就降格,我觉得并非如此。

  关于艺术空间、商业空间和社区空间之间的关系,我再举一个例子可资说明。去年我在洛杉矶待了几个月,有一个际遇给我比较大的触动:我亲戚空下来就会去淘宝,美国人有一项商业习惯,一到周末就会有一个淘宝日,开放某个空间,让顾客去淘二手货。我们在网上看到一个信息,就去淘宝去了。我跟大家描述一下参与的过程,我觉得很有意思——山庄上有一栋很高级的别墅,两夫妻都过世了,在别墅里面有很多东西都要卖掉。美国专门有这种经营二手货的公司,选择好的空间让大家来淘货,他们把其他的好东西也都放在这个别墅里面一起卖。周末早上我们去的时候比较早,通向山上别墅的这条路还比较清静,但不多久,车子就排到老远老远,大家都闻讯而来,到11点的时候,整个别墅包括游泳池边上都是人来人往,处处摆着各种用品,处处可以低头观赏。我仿佛产生一个幻觉,这不像是在购物,倒像是在看一次艺术博览。来的大抵都是夫妻,他们在其间穿梭,看着散放着的种种物品,凝神思考,微笑欣赏,窃窃私语,轻轻抚摸……远远望去,就像在开一场派对,宁静的豪宅显出生动的情趣。临近中午时分,一对对青年、中年、老年夫妻走了出来,我发现他们几乎均有斩获,有的夹着油画雕塑,有的肩着裘皮大衣,有的捧着玻璃器皿,有的托着精装图书。更有淘到大件物品的,急匆匆往自己的车走去,然后将空车开到豪宅里面,把物品装上车……12点钟我再进去一看,天,几乎搬空!这些物品,除了油画雕塑之类的纯艺术品,就连那些台灯、银盘、柜子等用品,都泛着历史包浆和艺术光泽,与其说它是商品,我更愿意视它为艺术品。人们打量它们时,肯定是艺术和商品考量同时进行的,这不是和我们看好电影一样么?好电影从来都是又艺术又商业的。老美的购买力真是惊人,虽然像蚂蚁搬山,但人流太大,转眼间就“瓜分”完毕。想象着这些美妙的物品流散到各家,就觉得这种物品流动的形式真是高效而完美。于是我写了一篇随笔发在报上,叫做《派对式瓜分》。我就想,这样的场合,分得清艺术空间、商业空间和社区空间吗?既像是一个商业空间大家在买卖,又像是一个艺术空间大家在看艺术展览,又像一个社区空间让周边的人们介入商业和艺术活动,这不是三个空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缝对接吗?我想,可能比较成熟的国家,对于艺术空间、商业空间、社区空间的关系,很可能早就了然相互间的依存关系,或早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在策划一桩艺术活动或商业活动时,都会很自觉地将三个空间融为一体,而不用刻意去“捏到一起”。当然,我们现在开始意识到不同空间的互为补益,已经是一个进步。

  那么多的艺术家,每天都在创作作品,如果大家华山一条道,只想着进美术馆,其他途径都视而不见,这是非常短视的。艺术进商场,艺术进社区,这是必由之路,其间并无档次高低之分。三个空间的“无缝对接”,既改善和创新了社区环境,提高了社区市民的生活品质,还让社区成为创新的源头,这是一举多得的思路和举措。而这一切,都是由艺术带来,由艺术启动,艺术家置身“三合一空间”,真是得其所哉,善莫大焉。(刘巽达)

责任编辑:刘冰雅
分享

更多锐评敬请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