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又见“萤火虫节”,监管岂能如此麻木

又见“萤火虫节”,监管岂能如此麻木

2018-08-18 13:21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石家庄一公园举办“萤火虫节” 虫卵来源遭疑又见“萤火虫节”,监管岂能如此麻木

  光明网评论员:据媒体报道,河北石家庄栾城萤火虫主题公园在七夕节举办“首届萤火虫节”,并宣布活动结束后萤火虫会被全部放生。有网友发文质疑萤火虫来源,养殖者称萤火虫是从云南带回来的虫卵养殖而成。对此,石家庄市林业局方面表示,萤火虫不属于保护动物,因此,该活动无需报备审批,也不存在监管问题。石家庄市政府新闻办官博还称,萤火虫是“浪漫”的代名词,更是童年的美好回忆。

  浪漫七夕,“萤火虫节”,人山人海呼啸而来,寻找童年“驿动的心”,感受星星点点的浪漫。这听起来,似乎还不错。如果再翻翻书、动动手指,或许还能找出几句诗:“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只是,这些“人造的浪漫”并不真实,也不让人踏实,而是对生态、对环境、对动物的粗暴侵害。

  这些“参展”的萤火虫,要么直接来自遥远的南方,要么是由南来的虫卵养殖而成,但无论来源为何,等待它们的都是有意无意的猎杀。离开原生地,在光、水、化学等各种污染等影响下,萤火虫很难成活,即便放飞,也很难改变这一结果。更不要说,因为种群、迁徙等原因,萤火虫无法实现发光求偶交配,也基本等于生态链被中断。

  萤火虫为什么在城市里难以存活?华中农业大学教授付新华解释道,萤火虫生存在水源干净、湿润阴凉的地方,是公认的生态环境指示物种。城市光污染释放出大量紫外线、红外线,“强光破坏了它们在夜间的正常生长繁殖,甚至有些会被高温强光烧死。”萤火虫是环境是否良好的自然指标,也是自然系统中的重要一环,其数量的多少能反映出生态环境的好坏。当前,我国萤火虫种群总体数量下降很快,个别种类已经濒临灭绝。

  由此可见,“萤火虫节”的浪漫,只是主办方的单向诱导、你的诗意想象。对于习惯在幽暗中生活、安静绽放的萤火虫而言,节日围观种种,无异于一场浩劫。

  令人玩味的还有当地政府部门的态度。不管是石家庄市林业局,还是河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均笃定地认为,萤火虫不属于保护动物,相应的,也就不值得保护。

  这未免大谬不然。首先需要厘清的是,林业、动物保护部门的职责在于但不限于“保护名录”。之所以特别强调重点野生动物保护,是因为这些动物的数量、种群等已经处于濒危状态,需要格外关注。对重点的保护并不意味着对其他动物的忽视,更不意味着无视生态环境的劣化。毕竟,环境是一个相互关联的有机体系,监管部门有责任维护大自然的生态平衡。基于这一考量,理应介入干预“萤火虫节”。

  此外,从国内其他地方的实践看,监管部门也应更有作为。据报道,去年5月,海南省海口市一家酒店计划举办“首届萤火虫文化节”,声称将聚集“数万只萤火虫点亮海口”,引发当地环保组织的抵制。随后海口市林业局叫停了该活动。

  近年来,多地曝出举办“萤火虫节”的新闻,而据媒体调查,出售活体萤火虫、组织放飞活动早就形成一条隐秘而完整的产业链,在淘宝等一些网购平台上可以轻松买到萤火虫。这种现象应当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

  生态文明不仅仅指向若干物种、几个地区,而应该包括整个生态系统。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而应该多一些敏锐,少一些麻木;多一些尽责,少一些放任;多一些作为,少一些懈怠。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西安烟头是大事,为何城管一扔就化小又见“萤火虫节”,监管岂能如此麻木

又见“萤火虫节”,监管岂能如此麻木

[ 位置: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网评论员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现在人们舒了一口气,焦虑化解了。许多人依然为赵宇感到后怕,认为没有舆论的强烈呼声,后果如何呢?也就是说,公众更期待的情形是,此类见义勇为和违法犯罪处于模糊状态的案情发生后,当地公安机关在排查清楚后,无须舆论介入即有结局,才是法治应有的状态。
2019-02-21 15:05
无风不起浪,既然这个话题广受关注,倒不妨甄别民意、听懂民声,既不要在考试中让孩子在个别读音上钻牛角尖,更要在尊重传统文化的共识下审慎为古音“纠偏”。
2019-02-21 11:14
所谓的强迫究竟该如何界定呢?要知道,并不是只有直接的暴力威胁、人身强制才算强迫,在特定情况下,以言语刺激、道德攻击对特定对象施加影响,也是一种强迫。
2019-02-21 11:13
撤销质量奖称号是对同仁堂的诚信问责,唯有如此方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长期沉浸于荣誉的幻觉而麻痹,出现偶然的波折和挫折亦属常理。
2019-02-21 11:12
奉劝社会公众特别是处于竞争前端的学生们,不要为了追求短期效果而“嗑药”犯险。一旦成了瘾君子,一切正常的人生节奏都将被打破。你会面临的,只能是中途退场。
2019-02-20 13:45
字词到底如何发音,本质上说属于社会文化协议范畴。随着现代语文课程在教学过程中确立标准读音,某些读音就变成了“唯一正确”。这正是如今“改音”事大的根本原因。
2019-02-20 11:12
黑车现象就是出租车计划管理下的市场化反映,如果不改变出租车管理模式,不增加资源供给,黑车问题的解决,显然远远超出一个交通局长、一个部门的能力。
2019-02-20 11:11
即便最后法院支持了消委会的诉讼请求,但若无后续的立法保障,则诉讼也就仅具孤本价值而无普适意义。顺应民意吁求迅速落实立法愿景,才是最终的治本之策。
2019-02-20 11:10
穿山甲种群现在危在旦夕。近几年,穿山甲的非法交易数量已经跃居大象和犀牛之上,居全球之首。而救护不当造成的人为死亡事件,更加速了穿山甲的消亡。
2019-02-19 16:13
“包餐制”,更像是学校决策者滥用支配地位以及内部管理权,胁迫学生就范的结果。终究,它包不住赤裸裸的算计之心,而谁导演了这一切?总该有个交待。
2019-02-19 13:18
希望能尽快在法治修订完善的前提下,依据青少年身高发展实际,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免票权”保障方案,然后全国统一执行,不至于出现一地一标准和“多轨制并存”的混乱。
2019-02-19 13:16
一个顺理成章的思维是:拯救地球,阻遏全球变暖,需要控制人类的各种消费需求和生产活动,也意味着必须控制经济发展,通俗地说,就是人类不能太贪婪。
2019-02-19 13:15
即虽然取钱本身是合法的,但此时的“取钱”已沦为行为人扰乱单位生产、营业秩序的手段。权利是有边界的,任何权利的行使都不能逾越边界而扰乱公共秩序。
2019-02-19 13:17
医疗纠纷的责任如何准确划分,如何让双方心悦诚服地接受调解结果,是医疗纠纷人民调解致力的目标。推进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制度建设,需要更完善的政策和制度保障。
2019-02-18 11:43
一方面要将“进校权”上移,由教育部门统一扎口,谁审批谁担责;另一方面在校园范围内清理已经进校的各色App,对收费项目或诱导内容的一票否决,并严肃追究校方领导责任。
2019-02-18 11:39
每位公民实际上每天都在纳税,除了应该享受仍然可以开具纳税记录,还应当有一个比零纳税或零申报更准确的称谓,以体现所有公民都是纳税人的这一实际情况。
2019-02-18 11:38
教育是最基本的公平,教育也是乡村振兴的基石。而要实现乡村教育的振兴,就要让大批乡村教师真正扎根基层,用心、用情地努力教书育人,为乡村学子提供最好的教育服务。
2019-02-18 11:45
地方教育资源不足,只好做大教育资源蛋糕,在民办中学做大做强后,又可能构成对公办教育资源的虹吸,更多家长被迫也只能选择民办,这无疑为民办学校的择校费埋下了伏笔。
2019-02-15 17:41
当水族馆沦为非法动物的销赃地,当水族馆盲目发展,造成水生动物捕捉、交易的泛滥,当水族馆的发展初衷已背离动物保育这一最根本目的,那么,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水族馆吗?
2019-02-15 17:38
孩子是受赠人,赠与人给压岁钱都是自愿且无偿的,而孩子作为受赠人也是愿意接受的。从这个角度说,压岁钱是孩子获得的,是属于孩子的财产,应归孩子个人所有。
2019-02-15 17:3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