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不该成真相迷宫

“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不该成真相迷宫

2018-11-05 17:44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杨于泽

  作为一家总资产高达1200多亿元的国企,陕西西安高新控股近日任命一名“80后”担任公司法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两名刚大学毕业的“90后”新晋公司董事。此事引发对这一人事任命合理性、合规性的广泛争议。

“90后任千亿国企高管”不该成真相迷宫

  作为对此事的最新回应,西安高新区管委会今日(11月5日)凌晨通过其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经研究决定免去作为西安高新控股主管单位的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局长王进杰的局长职务。看起来,王进杰是在为此事承担责任。但免职只是一种职务调整的正常程序,并非《公务员法》意义上的处分,所以王进杰职务被免也并不具备问责的意义。

  任命两名“90后”担任资产过千亿元国企的高管,此事给人们的普遍印象就是荒诞。公司董事会是管企业重大决策的,西安高新控股虽然是政策性公司,但其董事会成员还是需要决策能力的。而两名“90后”董事一名1993年生、2016年大学毕业,一名1995年生、2017年大学毕业,不仅没有管理经验,甚至连起码的工作经验皆无。那名“80后”董事长兼总经理也难言有管理经验。

  分析荒诞产生的根源,存在几种可能性:一是三位年轻高管是否有着特殊的社会关系;二是西安高新区财政局是否把国企管理、国企高管任命当儿戏。但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几位年轻国企高管被别人当成傀儡,而隐身操纵的人想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虽然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及其财政局多轮出面回应,但三种可能性都未被排除。就如今天凌晨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回应称李某等三人“并无特殊家庭背景”,但管委会本身就是涉事一方,其声明更像是自说自话。

  目前看来,西安高新控股三名年轻高管的任命并不合规。根据《西安市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担任国企领导人员应“具有在大中型企业中层及其以上管理岗位任职的经历,或具有在相应层次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中层及其以上岗位任职的经历。”李某等三人明显不条例规定。

  但为什么要违规?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在此前的回应中提到,西安有规定要求企事分离、事业单位员工不得在企业兼职,似乎是在暗示三名年轻高管属于排名任职,但毕竟只是暗示,而非实话实说。

  背后真相是什么,随着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及其财政局多轮回应,公众不仅没有弄清楚,反而陷入一个更大的迷宫。11月4日西安高新区财政局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正在对事件展开调查,一旦发现问题将严肃处理,但翌日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即宣布将该局局长王进杰免除职务。到底是发现了王进杰的什么问题,还是把他当成了此番舆情的替罪羊?

  西安高新区管委会的声明还显示,区财政局违反有关规定,“擅自变更企业法人代表及董事”。但据9月14日西安高新控股发布的《关于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及董事变更的公告》,此一人事变更是公司股东会“按照股东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安排”召开并作出决议的。到底孰是孰非?

  这样看来,西安高新控股三名年轻高管的选举任命固然荒诞,公众在质疑中被有关方面拖入一个真相的迷宫,真是咄咄怪事。这件咄咄怪事比三名年轻人当千亿国企高管更荒诞。有人担责,但如果没有真相,一个主体的担责有可能只是另一个主体的卸责。西安高新区管委会作为当事方,由它负责事件的调查,真相能够如期到来吗?

  尤其需要警惕的是,此事可能暴露出一种推卸责任的机制安排:如果三名年轻高管真如西安高新区财政局暗示的那样,属于挂名任职,这样一来公司高管固然满足了“企事分离”的要求,但挂名任职,那谁来承担相关职务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呢?如果工作中出现重大失误,三个挂名任职的“黄口小儿”岂不是要在名义上成为替罪羊,而应当担责的真正责任人反而逍遥于问责之外。

  明明是高新区管委会安排的企业高管变更,现在变成了区财政局的擅自违规,这会不会也是一种卸责安排?一旦无人担责,公权力与治理岂不是要乱套?(杨于泽)

[责编:王营]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并非所有作品都应当与名著等同视之,但该作者的小说究竟是文学、艺术作品还是淫秽书籍,关系公民的“罪”与“非罪”,鉴定过程必须慎之又慎。
2018-11-19 16:58
“妇女能顶半边天”,可没说“妇女能顶整片天”,国家的强大必定是全社会一起努力的结果,何必把这么沉重的赞誉都压到女性身上?过度赞誉与无故归咎一样,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2018-11-19 16:58
对司机的沉默应对,公交公司不能止于鼓励“委屈”,应从基本硬件上完善监控技术,还应从规章制度出发,明确驾驶员的处理之道,包括“控制事态”“停车报警”“固着证据”等。
2018-11-19 16:58
须知,网游衍生出的各种问题要得到根本化解,不能局限于利与弊的二元化思维之中,从产业的视角思考如何让其规范、健康发展,才是关键。
2018-11-19 16:58
很多人说某种病“难治”,可能并非是指医学意义上的,而实际是指疾病对应的巨大的、不确定性、超出可承受范围的治疗成本。它更能摧毁一个人或整个家庭对于治疗的信心。
2018-11-16 15:52
湖北荆州中华鲟的死亡事件,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一个中华鲟养殖场的搬迁问题。如何完善保护中华鲟的投入机制,给中华鲟找一个安全可靠的家,这更值得相关部门正视。
2018-11-16 15:40
为了适应差别化的报销比例,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沈阳这样的骗保情况,是否应该有差别化地区分医保核算流程,以更严厉的医保资金监管制度,堵住医保报销的漏洞。
2018-11-16 11:35
直接按照要求去网上购买,对孩子来说,是浪费了一次有益的动手锻炼机会,而家长热衷于走捷径,也制约了孩子的自觉动脑习惯。看似小事,实则不利于孩子规则意识的培养。
2018-11-16 11:32
大学校园更是新事物活跃之地,如何利用新技术,和社会和市场保持互动,为师生提供好服务,而不是以简单化思路“一禁了之”,是值得每所高校关注的课题。
2018-11-15 17:33
从消费者角度出发,他们未必关心所购买的汽车是否环保,更关心的必然是汽车是否称心实用。而现实是,新能源车在使用及配套服务上依旧表现不佳。
2018-11-15 17:33
谁监督、怎样监督?谁执罚、何以执罚?问到最后,真正的问题就两个:一是行规的层级太低,执行率如纸上画饼;二是低阶的规矩和混乱的现实是两层皮,监管几乎处于真空状态。
2018-11-15 13:11
在患者信息泄露的整个环节中,买方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如果不能对买方做出有威慑力的惩戒,挖掘患者信息的犯罪活动就不会停止。不加大对他们的惩治,无疑等于养虎为患。
2018-11-15 13:11
越是在最后的扶贫冲刺阶段,越得把好质量关,避免为了应付考核而“萝卜快了不洗泥”,衍生种种形式主义风险。扶贫不能欠帐,也不能等扶贫“完成”后再来处理烂摊子。
2018-11-14 16:01
权力与利益相错交织,公权私化沦为了利益的工具,形成了一条黑色链条,所呈现出来的便是狡兔三窟的现实丑态。这也折射出了对非法采石的处罚力度和现实整治还存在现实缺位。
2018-11-14 11:25
市场竞争激烈,这家餐馆有最低消费,那么消费者大可向彼处去,捍卫自身“舌尖上的选择权”,主动抵制最低消费现象。只有“用脚投票”,才能倒逼商家主动整改。
2018-11-14 11:27
有些学校对待校园欺凌事件“重热轻冷”,对拳打脚踢、敲诈等伤害事件较为重视,而忽略了给同学取侮辱性外号等语言软暴力。可是,软暴力对孩子的自尊心和性格,伤害更大。
2018-11-14 11:26
随着别墅的轰然倒下,类似“望重成均”这样的自我期许,或许更像是一个笑话了。但真正值得思考的是,透过这种种细节,该如何约束权力?如何避免公权力成为私人蝇营狗苟的工具?
2018-11-13 16:36
面对网约车的新生事物,尤需精准施策、对症下药,当如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间”,才能有效疏解新旧发展之间的冲突,实现新旧动能切换的平滑过渡。
2018-11-13 11:27
国内数量众多的伪养生群体其实一直处于“唤不醒”的状态。确实,鉴于整体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诉求已经从吃饱穿暖转向了养生健康,以保证自身免受疾病困扰。
2018-11-13 11:27
让惩罚性赔偿的制度工具最大程度兑现价值,立法之初的工作是决定性的——以专业主义的预见性和洞察力,来给出最完整、最缜密的法律方案,这是对民众对有效的定心丸。
2018-11-13 11:2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