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吃喝白条论斤称,这个镇官员有胆量

吃喝白条论斤称,这个镇官员有胆量

2018-11-06 13:06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重庆彭水大同镇“白条书记”冉宇航涉嫌贪污受贿被公诉吃喝白条论斤称,这个镇官员有胆量

  光明网评论员:昨天(11月5日)重庆市检察院在网络社交平台公布说,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大同镇原党委书记冉宇航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一案,日前由重庆市彭水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今年7月27日,有媒体报道了重庆市彭水县大同镇政府欠该镇鑫悦阁酒楼老板赵昌飞14万余餐费未支付一事。报道称,这家距离镇政府步行只要5分钟的鑫悦阁酒楼餐馆平时生意不错,2015年底冉宇航调到大同镇当镇长之前,偶尔也有镇政府的人来这里吃饭,“都是给的现钱,从没有打过白条”。赵昌飞说,冉宇航来后,政府工作人员经常到他的餐馆吃饭,绝大部分都没有付钱,而是打白条。赵昌飞指称,大同镇政府镇长冉宇航自2016年起多次到鑫悦阁酒楼搞公务接待,2016年全年,以镇政府名义在他那里签的白条总共有20多万元,后来政府工作人员过来结过一次账,给了10多万元,还剩14万余元未支付,记录这些欠款的白条就足足有2斤重。此后赵昌飞多次找到已升任大同镇党委书记的冉宇航要账,一直未能将餐费要回,镇政府再也未支付剩下的餐费。赵昌飞说,去年7月底,他拒绝镇政府的人再来打白条吃饭,“欠的钱太多,开不下去了”。

  上述消息中,有两个节点值得注意。一是2015年底冉宇航调到大同镇当镇长;二是冉宇航任大同镇镇长期间欠下一屁股债反而“升任”大同镇党委书记。2015年是什么年?2015年是中央颁布的“八项规定”实施的第3年,冉宇航调到大同镇任镇长的2015年12月,恰是“八项规定”实施满3年的月份。并且,按照鑫悦阁酒楼老板赵昌飞的说法,冉宇航没到大同镇时,虽偶尔也有镇政府的人来这里吃饭,但并未打过白条。可见,打白条的坏风气,是在“八项规定”实施了3年之后,被新任镇长带过来的。不仅如此,就是这个镇长,在反腐败行动轰轰烈烈的2015年里,既没有收敛,也没有收手,更没有收嘴,在带坏了一镇政府的风气之后,却又被再次提拔。

  当然,上述报道还给了公众更多的节点:赵昌飞是在去年(2017年)通过彭水县政府公开信箱反映大同镇政府公款吃喝打白条一事的。去年9月,彭水县政府回复称:“2017年9月1日,大同镇纪委收到彭水县纪委函询,大同镇已于2017年9月15日书面回复县纪委,现由彭水县纪委调查处理。待县纪委调查结束,以他们的处理结果为准。”回复过后,此事再无下文,“赵昌飞始终没能要回餐款”,“冉宇航也一直正常工作”。直至将近1年后的今年7月,在媒体报道此事后,彭水县纪委、彭水县监委于当天便回应称该县已成立调查组,对报道中提到的问题线索进行调查核实,并采取委领导包案的方式,会同相关单位,督促大同镇政府立即兑付所欠餐费。

  这样几个时间节点串在一起,人们便可勾勒出一个地方政风的全景图。如此一个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基层小吏,便能在短时间内敞开大嘴吃出2斤重的白条,肚量不可谓不大,胆量可谓不小。但是,惟其如此,人们也不禁要问,这个大同镇所在地的官吏的提拔标准究竟是什么?是看一个官吏的吃喝肚量,还是看其违纪的胆量,抑或是看其欠下吃喝款白条的重量?因此,重庆市彭水县人民检察院对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大同镇原党委书记冉宇航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一案依法提起公诉,虽为那些依然故我、我行我素的官员指定了下场,但其实也并没有回答上述全部疑问。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重审典型案例为民营企业家南门立木吃喝白条论斤称,这个镇官员有胆量

吃喝白条论斤称,这个镇官员有胆量

[责编:王营]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美国加州山火对世界各个地区类似地形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在中国,一些地方也热衷于在森林边缘和森林中建造别墅,而这些都可能成为灾难的诱因。我们亟需未雨绸缪,加强防范。
2018-11-20 12:34
民办幼儿园不仅是单纯的经济产业,同时也是具有公共性的社会事业,公共事业的逻辑与资本市场的逻辑从来不同。一家企业的盈利能力和资产估值,是它在资本市场上的全部价值。
2018-11-20 12:33
人人网上聚集着老朋友,所以上人人网会有回家感觉的用户,现在连这唯一的慰藉也不复存在了,用户粘性受到极大的冲击。没有了用户基础,包括直播在内的各种业务,也便成了无源之水了。
2018-11-20 12:32
并非所有作品都应当与名著等同视之,但该作者的小说究竟是文学、艺术作品还是淫秽书籍,关系公民的“罪”与“非罪”,鉴定过程必须慎之又慎。
2018-11-19 16:58
“妇女能顶半边天”,可没说“妇女能顶整片天”,国家的强大必定是全社会一起努力的结果,何必把这么沉重的赞誉都压到女性身上?过度赞誉与无故归咎一样,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2018-11-19 16:58
对司机的沉默应对,公交公司不能止于鼓励“委屈”,应从基本硬件上完善监控技术,还应从规章制度出发,明确驾驶员的处理之道,包括“控制事态”“停车报警”“固着证据”等。
2018-11-19 16:58
须知,网游衍生出的各种问题要得到根本化解,不能局限于利与弊的二元化思维之中,从产业的视角思考如何让其规范、健康发展,才是关键。
2018-11-19 16:58
很多人说某种病“难治”,可能并非是指医学意义上的,而实际是指疾病对应的巨大的、不确定性、超出可承受范围的治疗成本。它更能摧毁一个人或整个家庭对于治疗的信心。
2018-11-16 15:52
湖北荆州中华鲟的死亡事件,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一个中华鲟养殖场的搬迁问题。如何完善保护中华鲟的投入机制,给中华鲟找一个安全可靠的家,这更值得相关部门正视。
2018-11-16 15:40
为了适应差别化的报销比例,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沈阳这样的骗保情况,是否应该有差别化地区分医保核算流程,以更严厉的医保资金监管制度,堵住医保报销的漏洞。
2018-11-16 11:35
直接按照要求去网上购买,对孩子来说,是浪费了一次有益的动手锻炼机会,而家长热衷于走捷径,也制约了孩子的自觉动脑习惯。看似小事,实则不利于孩子规则意识的培养。
2018-11-16 11:32
大学校园更是新事物活跃之地,如何利用新技术,和社会和市场保持互动,为师生提供好服务,而不是以简单化思路“一禁了之”,是值得每所高校关注的课题。
2018-11-15 17:33
从消费者角度出发,他们未必关心所购买的汽车是否环保,更关心的必然是汽车是否称心实用。而现实是,新能源车在使用及配套服务上依旧表现不佳。
2018-11-15 17:33
谁监督、怎样监督?谁执罚、何以执罚?问到最后,真正的问题就两个:一是行规的层级太低,执行率如纸上画饼;二是低阶的规矩和混乱的现实是两层皮,监管几乎处于真空状态。
2018-11-15 13:11
在患者信息泄露的整个环节中,买方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如果不能对买方做出有威慑力的惩戒,挖掘患者信息的犯罪活动就不会停止。不加大对他们的惩治,无疑等于养虎为患。
2018-11-15 13:11
越是在最后的扶贫冲刺阶段,越得把好质量关,避免为了应付考核而“萝卜快了不洗泥”,衍生种种形式主义风险。扶贫不能欠帐,也不能等扶贫“完成”后再来处理烂摊子。
2018-11-14 16:01
权力与利益相错交织,公权私化沦为了利益的工具,形成了一条黑色链条,所呈现出来的便是狡兔三窟的现实丑态。这也折射出了对非法采石的处罚力度和现实整治还存在现实缺位。
2018-11-14 11:25
市场竞争激烈,这家餐馆有最低消费,那么消费者大可向彼处去,捍卫自身“舌尖上的选择权”,主动抵制最低消费现象。只有“用脚投票”,才能倒逼商家主动整改。
2018-11-14 11:27
有些学校对待校园欺凌事件“重热轻冷”,对拳打脚踢、敲诈等伤害事件较为重视,而忽略了给同学取侮辱性外号等语言软暴力。可是,软暴力对孩子的自尊心和性格,伤害更大。
2018-11-14 11:26
随着别墅的轰然倒下,类似“望重成均”这样的自我期许,或许更像是一个笑话了。但真正值得思考的是,透过这种种细节,该如何约束权力?如何避免公权力成为私人蝇营狗苟的工具?
2018-11-13 16:3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