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郑渊洁炮轰进校售书:别只看到“个人恩怨”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网评论员 > 正文

郑渊洁炮轰进校售书:别只看到“个人恩怨”

来源:光明网2019-04-21 13:4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揭秘“校园卖书”套路:学校是书店重要的销售终端?

  光明网评论员:4月19日,“童话大王”郑渊洁因被问为何“童书作家榜”榜上无名,发文质疑榜上部分童书作家销量存在“猫腻”,即通过进校园推销获得高版税收入,认为这种“进校园推销”的行为不妥。该文章发布后,引发网友热议。郑渊洁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曾被出版社邀请以卖书为目的做校园演讲,他认为这种做法剥夺了孩子自由选择书籍的权利。另外,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被郑渊洁指出的一名知名童书作者确实存在进校园售书的情况。

  “童话大王”对自己“未进童书作家榜”的回应,充满了“写实主义”,而因为对另一位知名童书作者点名道姓的批评,使事件的公共关注度骤升。与此同时,也不乏有声音指出,郑渊洁与其所批评的童书作者之间有着个人恩怨,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名人的故事,尤其是名人与名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自然让人好奇。但在此事中,公共关注的焦点还宜放在“童话大王”所批评的现象是否真实存在,社会又该如何防范之上。

  抛开郑渊洁在回应中所提供的“证据”,媒体的调查亦显示,通过进入校园演讲来达到销售书籍的方式,确实早已成为部分图书从业者宣传的“套路”。比如,2013年江苏某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市场策划负责人曾发文介绍该公司所策划的校园图书营销活动,其中对此类营销活动“优势”的总结让人印象深刻:“该活动因为在校园内通过学校通知召集,所以没有信息告知的成本;因为给学校带来了名家课外辅导的贡献,所以没有公关的成本;因为有名家讲座提升了图书的附加值,所以没有打折促销或优惠促销。此外,如果在一地连续组织几场,仅有的交通成本与收益相比,也显得无足轻重。”

  童书作家参与营销,其实在商言商,并无不可。不过问题在于,将营销活动搬进了中小学校园,尽管“效益”非常可观,却值得商榷。一来,中小学生是未成年人,对于童书质量以及买与不买,并没有多少辨别能力和选择空间;二来,营销活动公然在校园上演,校方和老师总难脱干系,甚至一些学校还给学生下达购书指标,这就成了变相摊派。

  事实上,禁止商业推广入校,是被义务教育法所明确规定的,童书营销也是营销,不应该因为名人、作家的参与而享有“特权”;再者,作家直接进校推广,让童书销售实际上成了“搞定学校”即可而非对读者负责,这种“回报”机制,也不利于童书创作生态的良性发展。在这个意义上,针对郑渊洁所批评的现象,教育部门还需展开必要的调查,并重申相关行为的边界。

  这些年,商业力量以各种方式涌进校园的现象,并不少见。从红领巾、学生奖状上植入广告,到各种机构、商家进校推销,都有被媒体报道过。去年10月,教育部也发文要求全国各地教育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坚决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广告、商业活动进入中小学和幼儿园,措辞不可谓不严厉。然而就现实而言,总有一些或直接或间接的商业力量对学生市场这块大蛋糕“蠢蠢欲动”,从而把“卖场”直接开进了学校。郑渊洁炮轰童书的“进校推广”模式,再次提醒,相关监管要擦亮眼。

  现代社会没有人可以完全脱离商业,包括小学生,商业推广本身也并没有原罪。但之于中小学生群体的特点,校园不应该被各种商业活动所侵扰,这是商业社会应该有的“有所为有所不为”,也是必须守住的一道底线。我们期待更多的童书作者能够有这方面的社会担当,作出积极表率,更呼吁学校和教育部门,能够绷紧责任之绳,共同守护好校园这片净土。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哭诉维权”后续:我们能否接受不完美维权者

郑渊洁炮轰进校售书:别只看到“个人恩怨”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为何会出现敬老院不敬老反虐老?当地民政局人员称,多数乡镇敬老院都存在人员配备不够的情况,该敬老院就采用所谓老人照顾老人的方式,很难确保那些兼职护理人员能尽心尽力。
2019-05-22 18:01
医生举报自己拿回扣,说明医生内部对回扣问题也有不同的看法,相关部门应该以此为突破口,广开言路,鼓励更多的医生站到抵制回扣的道路上来,让医疗行为更加规范与纯洁。
2019-05-22 14:04
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在于它有两种价值——直接使用价值和间接使用价值,直接价值是为人类提供了绝大部分生活、生产原料,间接价值是它提供了重要的生态功能。
2019-05-22 13:59
力争最大程度减少缺失,完善制度,让捐献者更有意愿,让其家人更有慰藉感,也让器官捐献这一事业更有人性化、充满人情味,这是职能部门的责任。
2019-05-22 13:56
“周口男婴失踪”事件中,行为人最大的恶在于,其不仅极大浪费原本就紧张的警力资源和公共资源,更严重伤害人们救助、帮助弱者、求助者的朴素善良感情,加剧社会冷漠和不信任感。
2019-05-21 14:26
现在,中国在生产青蒿素的产能上有突破,下一步就是深入进行疟原虫对青蒿素的耐药性研究。在新的药物和疫苗尚未获得之前,珍惜和善用青蒿素是全球最为重要的抗御疟疾的方式。
2019-05-21 14:26
如何放开这些“明星小药”的合理使用途径值得探讨,比如让药厂对这些制剂进行评估和收购,合理定价,制定规范的使用适应症,让这些“明星小药”成功名正言顺的药品。
2019-05-20 17:21
生活中,这些用语不论在线下店面还是网络平台,都非常泛滥。实际上,既然近视不可治愈是事实,那任何鼓吹可以治疗近视的,都涉及虚假宣传,原先就有可引用惩戒的法律。
2019-05-20 16:09
孩子的世界又是一张白纸,经不住来自父母家长的任性涂鸦。孩子在家里“懂得察言观色、明白三思而行”,固然显得少年老成,但这种扼杀孩子活泼天性的方式,本身就是种危害。
2019-05-20 16:08
尽管在气候变化上有不同的观点,但是二氧化碳是数百万年前人类出现后的第一新高这一事实,也足以让所有人警觉。在生产和运输上减排,倡导和坚持绿色生活,应当是所有人的首选。
2019-05-17 16:31
一个航班共超售了多少张机票,航空公司对外“无可奉告”,如果信息公示也可以稀里糊涂,超售机票成了航空公司一方的游戏,乘客权益如何保障?
2019-05-17 16:31
闹剧背后包含着残酷的职场现实:很多员工不得不接受不合理的要求。强制员工秀恩爱事件之所以在舆论场激起一片涟漪,恰恰是因为此事刺痛了网友们在类似情境中的敏感神经。
2019-05-17 16:31
伪科学与短视频的一拍即合,一发不可收地制造了一堆谣言、偏见和现代迷信。明显不靠谱的“护眼小视频”,居然能收割一波网友,这说来不可思议其实也不难理解。
2019-05-17 16:30
这种投机取巧的偷跑不仅没有被纠偏过来、反而成为监管阙如之下的新式产业链:地方颜面有光、经济打了鸡血,却让正态的教育版图出现“逆淘汰”的危机。
2019-05-16 16:57
运营商通过提高网络质量、提升客户服务开展正当竞争,自然受消费者欢迎,但是采用给消费者“挖坑”等小伎俩来留住用户,则于情不许、于理不合、于法不容,理应受到惩罚。
2019-05-16 16:58
根据行程表的临时变动,在对应的时间段安排退改签事宜,可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电影院也可防范故意退改签、粉丝锁场退票行为,以保障基本放映收益,让电影排片更为合理化。
2019-05-16 16:53
从某种意义上说,“鼓励医师开办诊所”,也是丰富医疗市场供给、推进分级诊疗的必然选择。随着一批优质诊所的建立和完善,民众都往大医院挤的情况,有望得到缓解。
2019-05-16 16:56
盯梢记者,暴露的是基层治理当中的一种“鸵鸟”心态。面对这个问题,地方政府需要的不只是正确看待媒体采访和监督的重要性,更要意识到基层治理当中的某种理念偏差。
2019-05-15 15:07
实现了供给的提档升位,才能带来消费需求的升级。消费能级提升需要前期较大的支出,所承担的成本压力较大,对各参与者的积极性有较大的影响。
2019-05-15 15:07
一些平台一再表明,自己与骑手并非“雇佣关系”。但实际上,骑手所有的过错,最终都会归为平台的“罪与罚”。在“健康证”上心存侥幸、玩小聪明,平台方最终必将得不偿失。
2019-05-15 15:0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