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光明时评:破除“唯论文”不代表论文不重要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谈 > 正文

光明时评:破除“唯论文”不代表论文不重要

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2020-02-24 17:0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导、研究生院副院长 任孟山

  近日,有媒体从科技部网站获悉,科技部于2月17日印发《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明确科技评价中要实施分类考核评价,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矫正在科技评价中过度看重论文数量多少、影响因子高低,忽视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等“唯论文”不良导向。

  2月18日,教育部、科技部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要求扭转当前科研评价中存在的SCI论文相关指标片面、过度、扭曲使用等现象,规范各类评价工作中SCI论文相关指标的使用,引导评价工作突出科学精神、创新质量、服务贡献。

  这两个文件,侧重点虽略有不同,但目标指向的相同之处非常明确,剑指“唯论文”及其流弊。前一个文件指向的是在科技评价中要破除“唯论文”,后一个文件指向的是在科研评价中要破除“唯SCI论文”。这两个文件都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破五唯”的讲话精神,都在逐步解决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所提到的问题,即“人才评价制度不合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仍然严重”。

  多年以来,不管是在科技评价体系中,还是在科研评价体系中,“唯论文”现象严重。论文数量、被引次数、高被引论文、影响因子等,在项目评审、科技奖励、人才评价、职称评定、绩效考核、学科评估、资源配置、学校排名等诸多方面均已成为核心指标。这种“唯论文”导向,在科技评价中没有做到分类评价、注重实效,在科研评价中没有做到定性与定量结合、综合评价。

  实事求是地讲,论文的重要性非常高,在全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科技界、教育界、学术界没有不重视论文的。论文在世界各国都是衡量科技创新、学术成就、科研成果的重要指标,也是在人才评价、职称评定、学校排名等方面的核心指标。西方学术界有谚“Publish or Perish”(要么发表,要么死亡),可见其重要性。

  但我们的问题是,一个“唯”字,意味着论文至少是决定性的指标,间接意味着除论文以外的其他工作,即使不是可有可无,也肯定不是那么重要。更要命的问题是,由于论文成了命根子,围绕论文发表出现了无数怪象。早就有学者和媒体测算过,论文买卖的生意在中国每年早就超过了10亿元。在这个灰色产业链上,既有代写论文的枪手,也有代发论文的中介,还有收费的期刊,名目多样,渠道灰色,成为了学术界乱象。不仅国内期刊如此,不少鱼目混珠的国际期刊也是如此。

  “唯论文”的评价指挥棒,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以论文发表为根本目标的异化现象,造成了师生抄袭、同门抄袭、同事抄袭、抢先发表等匪夷所思乱象,乃至产生了不顾基本社会伦理和生命伦理的发表情况。这些不正常现象,显然败坏了学术风气,扭曲了正常评价,背离了学术初心。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评价、评定、评审和奖励机制,在某种意义上正是这些问题频生的发动机。因此,要改变“唯论文”的科技评价和科研评价机制,更多发挥代表作、同行评议、分类评价等作用。

  但是,也必须要指出的是,破除“唯论文”不代表论文不重要了,论文是学术界的“通用货币”,是国际科技竞争和科研竞争的必须要素。正如教育部科技司负责人所表示的,扭转当前科研评价中存在的SCI论文相关指标片面、过度、扭曲使用等现象,破除的是论文“SCI至上”,不是否定SCI,更不是反对发表论文。不发表论文的学术界是不存在的,不发表论文就不可能在国际学术界有中国声音。矫正“唯论文”及其流弊,要谨防产生与国际学术界脱钩的问题,而是依然要继续鼓励发表高水平、高质量,有创新价值,体现服务贡献的学术论文。我们需要在破除“唯论文”中寻找更有效的评价机制,以便能更好地服务于科技评价、科研评价、人才评价等对国家发展至关重要的事项。(任孟山)

[ 责编:王欣夷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技术失误”

  • 天价咨询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2020-04-05 09:23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2020-01-01 17:06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2019-10-14 16:23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2019-10-09 17:05
70年来,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2019-09-30 16:09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2019-09-19 14:19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2019-09-11 18:27
加载更多